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09章 禁止肌肤之亲

第109章 禁止肌肤之亲

杉萝正想发怒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洞房花烛夜都被他们给破坏了,真是气死宝宝了。好在月和眼疾手快的把她的嘴。巴捂住,然后让她跪好!可是杉萝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不放,软绵绵的,好像喝醉了一样。

王母以及众仙都看不下去了,月和的未婚妻居然是这副德行,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做好月娘这个位置?

玉帝,太上老君和阎王爷、土地爷那些跟他比较熟的人都觉得好笑,这简直就是一物降一物。

“咳咳,月老赶紧管好你这个未婚妻。”玉帝看到王母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这样轻浮的女子是她最不喜欢的了,连连说道,但这也不能怪人家小姑娘啊,毕竟中了那种药,而她又只是个平凡人,有点药效是正常的。

太上老君乐呵呵的出来帮他一把,拿了颗药丸让她服下之后就好多了,人也慢慢地清醒过来了。看到这么多人在场,一时有些被吓到了,虽然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可是看到太上老君他们用脚趾头猜也猜得到了,只是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在客栈里头嘛……

“小萝,还不快快见过玉帝和王母娘娘。”月和在一旁教着她,杉萝照做,“杉萝拜见玉皇大帝,拜见王母娘娘。”

“月和,如果不是本宫及时地把你们召来,你就坏了天规了。”王母娘娘冷冷地开腔说道,其实已经坏了,前面杀了一个凡人天庭大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事出有因,那种凡人活着也是危害人间。

可是现在是他差点坏了他自己的规矩,一直以来他都遵守得好好的,可被这个人间来的丫头给搅乱了,真是好有本事,能让月和为了她乱了分寸??如果本宫还不做点什么的话,这个丫头就不会把天规放在眼里了。

杉萝低着头偷偷瞄了仙君一眼,完蛋了,害得仙君被带来兴师问罪了,连同她一起!!该不会是打算对我们做什么吧!!

“是微臣的错,请王母娘娘恕罪。”

杉萝也跟着磕了个头,总之都跟仙君做就行了,只不过这些神仙吃饱撑着没事干,天天偷窥他们!!连点隐私都没有了吗??

“你们两个天注定是会在一起的,所以本宫没有阻止你们,可是你们必须遵守天规以身作则才行。所以本宫已经和玉帝商量好了,拒绝你们在还未成亲的情况下再有任何的肌肤之亲。”

“什么?”杉萝没听错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必要做得这么绝情嘛!!可是她也忘记自己身在一个保守的古代世界里头,虽然会发生“有情。人在未成亲之前有了肌肤之亲”的状况,但那是别人,他们这一对一旦传了出去就是比较惹人注意的,且这样的状况是恒古以来头次发生的事,所以一定要注意再注意!!姻缘这一块可不是随便开玩笑,如果他们这一对没有做好榜样的话,三界那些痴男怨女们就会大乱,她的女儿们也会大胆地往人间跑,到时候这个责任他们担待得起吗?

月和觉得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传音给杉萝让她不要冲动,要是冲撞了玉帝王母可不好。

王母娘娘缓缓站起身来,朝他们俩一同施法,一道金色光芒从凌霄宝殿****了出来。杉萝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只是看到那金色光芒将她和月和笼罩在一起。

最后,消失不见了,完全不知道王母娘娘对他们做了什么!!

仙术施展完毕之后,王母便让他们回去。二人再次睁开眼睛时,依然摆着这样暧昧的姿势躺在**,只是不一样的是,他们的身体居然在互相排斥,滋滋滋。

杉萝的手掌攀在他的胸口上,肌肤之间居然在触电,连连把手收了回来,因为有些疼!!那种感觉就像是被电给触到了一样。

月和坐起身来把杉萝看着,这就是王母在他们身上施的法术吗?二人面面相觑了下,皆把手伸了出去,慢慢地十指相扣,结果还没合上就都被反弹了出去。

不会吧!!!王母娘娘居然这么狠,来这招!!!

“这电不会伤到你们自身,但疼是会有的。”王母的声音在他们耳畔响起,最后让他们好好遵守天规,这道仙术会在他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时解除的,所以不必担心。

杉萝觉得好惨啊,本以为嫁给月和不会有婆媳关系的问题,没想到没有婆婆倒有王母娘娘这么一个凶残的角色!!想到这里,直接难过的哭了起来,“月月,王母娘娘是不是看不惯我平时对你动手动脚的一直吃你豆腐占你便宜,所以才这么残忍的对我?”

月和略显无奈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宽慰,谁知才碰那么一下就被电到了,简直肉疼!!

“都怪我,没有听你的话,整天想着要怎么把你给扑倒,现在好了,呜呜呜……”不活了不活了,这是不是代表着以后她就不能抱他了?想到这里,哭得更加伤心了。

突然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给抱住,不禁一怔,看到仙君都把**在外的肌肤给用衣服遮住,然后把她抱住,“这样不就可以了。”只是让他们不能有肌肤之亲,隔着衣服手牵手,隔着衣服抱在一起还是可以的。看到这里,杉萝破涕为笑,有点傻的感觉。

与此同时,段生已经赶到了关押杉萝的现场,却不见她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什么,右手一翻摄魂镜在手中握住,咬破指头在镜面上画着东西,然后往面前这屋子一扫,看到了不少的孤魂野鬼,被他的镜光照得惨叫连连,四下窜逃。

唯独还有一个女鬼被吊在悬梁上,被那些野鬼欺负得都能再死一次了。动了恻隐之心将她放了下来,身体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坐起身来爬到墙角去蹲着,又长又黑的头发遮住一般脸颊,眸子里尽是恐惧。

看到她的脖子还缠着白绫,白绫还挂在悬梁上,直接一刀把那悬梁砍做两半,又将勒在她脖子上的白绫给割断,她就解脱了。

“你可以走了。”

“你……不收了我吗?”

“这次就先放过你。”

流星看到面前的少年郎一改往日那些收鬼道士们的做法,不但没有要收她的打算,还救她脱离苦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