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22章 丛林一战

第122章 丛林一战

一个个都御剑往茂密丛林的方向飞去了,身后穷追不舍的便是那些被黑雾控制的鬼群,而楚伦立于他们头顶之上尾随而来!!看到数量这么多的孤魂野鬼,头皮都发麻了,毕竟来者不善!!

大伙一口气冲进了茂密的丛林里头,御剑飞行在弯曲的河道湖泊,映入眼帘的是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木。按照约定,他们把孤魂野鬼引进来之后,这些树精便开始延伸出自己的树藤、藤条来捆住一只又一只被控制的鬼!!

回头一看,他们都挂在树上哀嚎着。楚伦见此,眉头不由得紧皱着,还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逃跑、躲避他们的追杀,没想到跟他来这一招!!楚伦正准备施法救出他的手下,不惜砍断树精们的藤条、树根,但树精们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条粗粗的树藤猛地向他的腰打去,叫他

飞得老远好不容易才稳住。

段生御剑冲天而起追了出去,现在就是一个单独对付他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

二人面对面而立,只听段生说道:“楚伦你嫌你生前做的恶事还不够多吗?死后竟然不乖乖下地府躲到这里来生事。”

楚伦就是因为知道他生前做了太多的坏事,一定会不得好死,会下十八层地狱,所以他不要!!说什么都不能让他在死的时候被阴差给抓了,唯一能为自己做的就是变得强大起来,有能力反抗。

“哼,就算你为自己做再多的事,也不会消除你在人世种下的恶果,各路神明是不会庇佑你这样的人,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打算伏法的话,那休怪我不客气!!”

“谁怕谁!”楚伦说着便冲了过来。虽然段生脚下御剑却丝毫不影响他发挥,将铜钱剑抛了出去,快速掐指,决了个口诀,铜钱剑刷刷刷满天飞,楚伦的视线压根就跟不上剑的速度,便施法,一掌又一掌地往四周打去,一团黑雾从手掌心冒出,就是打不掉那把碍人的剑。

段生利用铜钱剑拖延时间,将准备好的符纸一抓一撒,再决个口诀,符纸便自行朝楚伦的四周飞去围成一个圈,叫楚伦一阵狂笑道:“你是杀不了我的,除非我体内的生命先死光,否则我是死不了的,哈哈哈哈……”

杉萝等人则在地面上对付这些小鬼,一掌一掌地朝小鬼们打去,每个人的手上都有段生给他们画的血符,只要不模糊就可以一直用。只是它们倒地之后又会重新站起来,这些都是黑雾造成的,将黑雾从一只鬼身上逼出去还会逃窜到其他鬼身上,反反复复,无止无休,除非把楚伦给杀了,否则会没完没了的。

段生站在剑上,双手啪的一声用力合上,对面的符纸便齐齐将楚伦的身体贴去,砰!砰!砰!

伴随着符纸在他身体上一声又一声的炸开,他体内的那些鬼都在撕心裂肺的叫着。

万籁俱寂的大地,茂密丛林的上空一阵可怖的鬼哭狼嚎,在每个人的耳边萦绕着。

楚伦因此感到非常愤怒,咆哮一声,体内散发着无形的冲击力向段生冲去,叫他从剑上掉了下去。流星惊呼一声“恩公”便从他后背出鞘,飞了出去,撑开自己所附身的纸伞接住了段生。

段生稳稳地站在纸伞上,拜托流星送他上去。

流星“嗯”了一声,全力配合的往上飞去。

只见段生手持铜钱剑和楚伦打了起来,他往哪里跳,脚下就会有一把纸伞紧随着,叫他能够专心对付楚伦。

下一秒!楚伦双掌一出,一团厚厚的黑雾直向段生扑面而来,流星从他脚下跑到他面前的同时现了身!!一手抱住段生的腰对他歉意一笑,一手对着纸伞输送法力,叫纸伞不停地旋转着用以抵挡面前一大波的黑雾。

段生御剑到脚下,流星这才用上双手对纸伞输送法力,眉头紧皱着!嘶拉一声,纸伞已经有一角破了,暗叫不妙!

下一秒,整把伞面嘶嘶嘶全破了,“啊”了一声,二人皆被冲击力给撞了出去。

侯子华御剑来救他们!!段生准备接住他的铜钱剑时,有人抢先他一步,定睛一看是流星,只见她握住铜钱剑的手被灼伤了,却没有要松开的打算,不禁皱眉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恩公,为今之计只能那样做了。”

“你想干嘛?”

“楚伦的弱点在他的眉心,还请恩公助我一臂之力。”

“你有办法?”他试了很多法子都奈何不了他本人,见流星点头,“还需要借恩公的铜钱剑一用。”

“太鲁莽了。”段生微皱眉头,从衣摆撕下一块布来,拿过铜钱剑在剑柄上缠上,这样就不会灼伤她了。

然后和侯子华一起御剑去吸引楚伦的注意力,看到他们上去了,流星这才把剑柄上的布解了放在袖子里,很是珍惜。

“你们来再多人也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楚伦嚣张一笑,流星愤恨地瞪了他一眼道:“楚伦,我要杀了你为我自己报仇!”

“流星,你想干嘛?该不会是……”楚伦看到她的眼神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脑海中不知为何想起了当时的种种画面。只怪当时他劫杀一户人家的时候被她给看到,怕她会去官府告发才把人给带到小屋给吊死了,做成了自杀的现象。所以流星被杀害后又没人能为她讨回公道成了一介孤魂野鬼多年,直到今日终于有机会做个了结。

“我要和你同归于尽!”流星说着,双手握住铜钱剑,闭上双眼,只见她的身体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化为零星,零星都附在铜钱剑上了。

“流星,万万不可!!这样下去你会灰飞烟灭的!”段生呐喊一声,可是流星心意已决。最终和铜钱剑成为一体,一道光唰的一下,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从楚伦的眉心贯穿而过!!

楚伦不敢相信,这个死丫头是什么时候知道了他身体的秘密?!!伴随着一声咆哮,楚伦的身体砰的一声炸开了,无数道白色光速向四周射去,犹如一场流星雨降落在丛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