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23章 男人的醋意

第123章 男人的醋意

楚伦就这样消失了!

那些被楚伦吞噬的孤魂野鬼都好好的站在地面!

那些被黑雾控制的孤魂野鬼也都恢复了自己的意识!

天空就这样恢复以往的宁静了!

流星却不见了!

侯子华和段生一道御剑落地,杉萝上前问道:“师兄,流星呢?”

段生没有说话只是摇头,这代表着什么?流星真的和楚伦一道消失了?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不好好了了尘事去投胎偏要相信有还阳之术,连鬼都不想做了吗?”段生突然朝着鬼群怒吼了一声,杉萝也被吓到了,认识他这么久,还没见过他情绪这么激动过。

小鬼们哪敢再多呆啊,纷纷消失不见了。

“那位姑娘在河边。”有一位老树精好心的告诉他们,顺便给他们指了一条路,虽然杉萝很想第一时间冲过去,不过还是把这个机会留给了段生,凭着女人的直觉,流星一定更想见他,虽然才相处短短的时间。

段生的双脚的确控制不住的往前迈,大家都自觉的不跟过去,留在原地稍作休息。

只见流星倒在河边,奄奄一息,下半身浸泡在水里,河水从她下半身流淌而过。段生过去将她抱到树底下坐着,施法给她灌入一丝真气,这才叫她转醒过来。

虽然不想面对事实,可她的身体坚持不了多久,身体已经处于若隐若现的状态。

“恩公……如果能早点认识你们那该有多好,至少我不会那么孤单了……”流星奄奄一息的说着,死了之后她活得很小心翼翼,可还是被一些恶鬼欺负,直到他出现将她保护,对此她是非常感激的。

“你在这人世间还有什么愿望未实现?”段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生离死别的事,对方还是女鬼,身份悬殊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有异样的情绪,可还是有些控制不住。

“我家就住在临泰县城北一区,请代我向我爹娘告别……”流星说到后面越说越小声,最后在他的怀中永远的睡去。身体慢慢消失不见之后,一块布条飘落在地,段生将它拾起,拧着眉头,紧握在手中。

杉萝走过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很是伤怀。段生起身让她不要难过,至少流星给自己报仇了。

一行人连夜赶到临泰县,原来流星也是临泰县的人,之前也不曾听她提起过。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流星的确有请他们帮自己的打算,只可惜她没有这个机会,不过最后能为自己报仇也是好的。

五人都在屋外候着,由段生进去和流星的爹娘说个清楚,她爹娘听了之后感叹道:“难怪这蜡烛能点着了。”以前点一支灭一支,现在好了,那个不为他们伸冤的廉坤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段生也同意这一天会来的,而且不久了!

拜别了流星的父母之后,一行人又继续赶路回到三清观向大师兄复命,一个个都筋疲力尽,侯平让他们回去好好洗漱一番然后休息,明天正常早练早课。

杉萝避开伤口慢慢地擦着身子,这件事是不是就这样结束了?是不是能睡个安稳觉了?她不知道有多久没睡好过,黑眼圈都出来了。

不过擦完身子之后,她第一件事不是回去睡觉,而是去了一趟月老殿上了炷香,把这件事从头到尾给他讲了一遍,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这几天都在忙什么?竟然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流星是你段师兄的一个情劫,是他必须经历的。”月和仙君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她身后,听到这声音时,杉萝别提有多开心了,有些不争气啊!猛地转过身,冲过去把他给抱住,结果被电得爽歪歪的,但还是傻笑着:“月月,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虽然我一直都没有出现,但事情的经过我还是知道的,你有没有好好反思一下这次的事件?因为你还不够努力,所以才会被解丹凤给伤到,如果不想再肉疼的话,还需要比别人更努力才行。”

杉萝不爽的努了努嘴,什么嘛,明知道我受伤了不是第一时间来关心我,而是让我反什么思啊?

“就这样?”出现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嗯。”

“行,我知道了,从明天开始我会加倍努力练剑的,仙君你慢走不送。”杉萝说着,转身就走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还没离开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走了。以前她总是痴痴地目送他回天,这次实在没这个心情,回上清宫的路上不停地喃喃自语着:“王母娘娘在我身上施的仙咒,他心里肯定很高兴。”这样就不会动不动就让她吃豆腐了,“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让一个不懂情的人来为天下人牵线?这不是存心添乱吗?”说来说去,她还是觉得这个位置让她来做比较适合,到时候世界一定和平的。

于是,杉萝开始比别人更加努力的训练自己,书法、练剑、解卦等缺一不可啊,再也没对月老像说过一句闲话了,也不管他爱不爱下来看她,天天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不懂的事学会去请教师兄师姐,压根就不会来问月和,这让他感到有些纳闷,虽然不想承认,但天天喝酒的举动已经将他给出卖了,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让她学着不过多的依赖自己,可是……

清风明月跪坐在一旁面面相觑了下,看样子仙君是后悔了那样做。

转眼已是八月,这段时间他故意都不下去看她,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无非就是每天对着观世珠喝酒,看到她从早忙到晚的样子,剑术配合心法精进了不少,书法也是,可这些的功劳都没有他的份。

七夕佳节跟段生他们过!中元节跟段生他们过!每天都笑得那么开心,还有闲情捉弄其他人。

他故意一直都不下去看她,她居然连点念想都没有?她以前那样主动的对他做这样那样的事,他都没放在心里,如今没了,心里头却觉得空落落的。不禁握紧了双拳,敢那样对他的是她,敢这样对她的又是她!!

这场比赛他终究还是输给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