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24章 用生命在吻

第124章 用生命在吻

此时此刻,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撒下皎洁的月光,好像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白雾。

静静地,一阵风打破了夜的寂静。杉萝耍出的剑气使后山上的菊花和桂花的花瓣凋落,发出淡淡的幽香。

杉萝收剑之后,心情舒畅了不少。这一个月来她的进步可算是很大了,不但能自己御剑还学了心法和剑术一起配合着用,略啊

突然一道刀光剑影从眼睛闪过,立马提剑挡下对方的攻击,定睛一看,居然是仙君正想开口发问的时候,人家二话不说举剑对自己就是一番攻击,杉萝只好认真的反抗起来。

如今的她不会在一味的躲避人家的攻击了,而是会看准嫌隙来反击但还是被月和给挑出了一大堆的缺点来,最后手腕被他的剑给打了下,剑都掉在地上了不禁生气地怒吼道:“月和,你到底想干嘛”

月和依旧不说话,视线仿佛要把她给生吞了活剥似的,步步将她逼退到一棵树下,发现背抵在树身上时转身准备走人,那把长剑直直地从她眼前插。进了树身上,吓得杉萝两眼瞪得老大了,他这是怎么了她又做了什么事让他如此生气嘛这些分明都是按照他的意思做,他有什么资格生气该生气的人是她吧

“你”杉萝一句话都还没说完,衣领就被月和不客气地揪了过去,脚尖都踮起来了,两张面孔离得非常近,叫她脑袋一片空白,把想说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脑袋就快要死机了,只听他终于说话了,“你这个女人,不可饶恕”

月和话一毕,便吻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杉萝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先是瞪大了双眼后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一切理所当然,就算他们二人的身体此时正是雷鸣电闪也阻挡不了这一份压抑许久想要宣泄的情

吻着吻着,月和突然松开她,咬牙切齿的对她低吼:“说,你不想我疏离你说,想我对你好说,你想依赖我快说杉萝你快说”

杉萝心里泛起层层的感动眼前这个骄傲的男人,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求我让他来爱我

杉萝什么话也没说主动亲上月和的唇,月和热切激烈的回应他,好不容易他们松开了一下彼此的唇,杉萝趁机气喘吁吁的对他说:“月和,我不要你疏离我我想你对我好,我想永远的依赖你,我不要再推开你了好疼越让自己不去想你就越是好疼”

月和很满意地将她揽入怀中,二人已然入了境界,完全没把他们之间的肢体摩擦而产出的电放在眼里。

“你嘴麻吗”杉萝把头埋在他结实的胸膛里,涨红了一张脸,愣是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话来

月和先是一怔,后是一点头,麻

二人赶紧放开彼此,真的是被电得爽歪歪啊,全身都快麻痹了,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这是在拿生命在吻啊可也看出了月和对自己的心意,不错不错。

经过昨晚在后山发生的事,杉萝又变回以前的样子了,有事没事就对着月老像发呆聊天,虽然是自言自语的,但还是很开心。这丫头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让那些师兄师姐一时有些适应不了,不过还是一样的活泼开朗。

月和回去喝了一杯自己酿的无味酒,变甜了,这段时间怎么喝怎么苦,哎,真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来酿这种酒。

清风明月入殿面面相觑了下,看到仙君多喝了几杯自己酿的酒,捂嘴偷笑,仙君终于动情了,昨晚那个画面简直就是少儿不宜啊他们都不好意思往下看了。

看到清风明月来了,又继续变得一本正经了,“怎么了”

“那个陆君甯已经被打入大牢判了死刑了。”

“我知道了,小萝在月老殿吗”

“在。”

“你们随我下去一趟。”

“是。”他们非常乐意,也好久没见到月娘了。

他差点把这件事给忘记了。这个陆君甯乃玄北镇国大将军陆文海的幺女,刁蛮少女贵千金,敢作敢为,具大丈夫气慨,而不失女性温柔,不理天高地厚,漠视世情,不怕权势,有点我行我数。

这样的一个女子却有不少人争着要娶,但全是相中了他爹手中的庞大兵权陆文海深得嘉明帝的信任,膝下一男一女,哥哥还未成家,妹妹已经先出嫁给了九王高琰。高琰的不争权也是陆文海所看中的,所以为了让他们陆家和夺权这个圈子离得远远的,不顾自己的女儿喜欢的人是七王高泓,擅自做主请皇上将她赐婚给了九王高琰

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嘉明帝看见他的衷心不二,其实他不用这么做他也不会怀疑他有异心的,毕竟他们俩就算没有君臣之别,也有一番战血沙场的兄弟情自打他二十三岁登基至今为止不知道并肩打了多少仗了,他身上有多少伤疤他都记在心里,所以不必如此。

但陆文海还是执意如此以表衷心,嘉明帝只能由着他了。主要是陆文海怕他的女儿被人给利用了去,谁知道那个七王高泓对她的情意是真还是假

陆君甯因为嫁不到自己所爱的人,经常把九王的府邸闹得鸡犬不宁,特别是对他的妃子们除了刁难还是刁难,高琰知道她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他休了她,可是他不同意,就让她自己闹去了,上房揭瓦都可以。

陆文海得知此事,大发雷霆啊,直接冲到九王的府邸去把陆君甯关起来痛打一顿,就算她再怎么不喜欢九王,这九王终究是个王爷,不得她这么放肆,让她做九王妃是皇上对陆家的恩典,别到时候成了阶下囚才来后悔。

然,当天晚上这个陆君甯在院子里练剑发泄时,一道雷把她给劈死了,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陆君甯了,身体已经易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