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39章 火爆的月和

第139章 火爆的月和

杉萝便跟他说起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还让他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月和,免得给他添堵啊。呆会儿玉佩戴在身上就可以慢慢治好自己的伤了,所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三人围着还在昏迷不醒的月和看着,“居然是六爻勾,那个八太子也太乱来了吧,月和名声再怎么臭,行为再怎么让人不爽,可他终究还是仙庭重臣,是玉帝王母看中的人”

“我已经让清风明月去西海通知敖媚了,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私底下解决比较好,卖给龙族一个人情,免得月和和龙族的人彻底翻脸,本来关系已经很不好了”

“我看未必,就他那个火爆的脾气,我觉得他不会私底下解决的”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杉萝无奈叹了口气,随后又想到什么似的,指着凤生的鼻子说道:“虽然月和之前那样对你,但你现在可不要趁人之危噢,不然我会跟你拼命的。”

“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妖吗”凤生说着,还给一旁的司紫眨了下眼色,叫她一脸嫌弃的别开。

“我怎么知道,不过现在你自由了,爱咋地就可以咋地了。”

“是啊自由了。”凤生简直不敢相信啊,觉得这是在做梦一样,也不会再实行那什么狗屁约定帮他完成剩下的九件事了。可是他到头来还是会有求于他啊,还是不能得罪的好,就算自由了也得乖乖听话啊,要不然他以后怎么和宝贝司紫成亲呢肯定要打好关系啊说着,还坏坏的看着她一眼。

此妖多半有病司紫抱着剑,鉴定完毕,要不是走投无路,她还会跟着他走

杉萝也看了司紫一眼,她一眼就认出她是太子那边的人了,如今太子下岗了,她肯定也不会好过,而哼哼这段时间失踪不见就是去救她吧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宠。物,都是重色轻友的。

期间,在凤生和司紫去找吃的时候,月和醒来了。把杉萝给喜的,连连将他扶好坐起来,“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说着还摸上他的额头,已经不烫了。

月和拍掉她的手,自己站起来,一身白衣不染尘土,大步向前走,差点一口咬碎银牙低吼道:“该死的敖春”

“月和,你要去哪里”杉萝着急的跟上去。

“去讨回我的灵珠,你不要跟着我,在这里等我。”

“可是你现在”杉萝抓着他的手臂不让他去,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无情的甩开,“让开”

杉萝一个无力地瘫坐在地。正好回来的凤生看到这一幕,赶紧跑来看她,生气的朝他吼着,“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连我都打不过。”

月和没有说什么,而是蹲到杉萝面前,朝她的脸颊伸出手去,杉萝以后他在心疼自己,伸手想要握住他的手告诉他自己没事只是还没等她握到他的手时,他直接把挂在她脖子上的玉佩给抽走了,还撂下一句冰冷的话:“别跟着我”

泪水直在杉萝的眼眶里打转。凤生气得想要冲过去揍他一顿却被杉萝给拉住,“哼哼,你去把他带回来”

“你”

“快去啊。”

凤生只好让司紫帮忙照顾一下她,他则跟过去看看,他倒要看看凭着一个玉佩怎么下到海底。

结果看到月和被一群前来找他算账的妖怪们给包围住了,数量还不少,只见月和嗤之以鼻的睥睨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道:“都是一群手下败将。”

“嘿你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嚣张”一小妖叫嚣着,“兄弟们,我们上”

下一秒妖怪们蜂拥而上,月和抬脚踹飞一妖怪,夺了他手中的武器后,反手刺中了一个妖怪的肚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横手一扫又抹了几个小妖的脖子。

见周围妖怪多了起来,双手摁地,双脚飞速旋转起来,踹飞了一个个拿兵器要砍他的人

现场鲜血四溅,可他衣袂飘飘的衣服却没有被殃及到抓起手中的刀用力扔了出去,直接射中两个妖怪的身体,轰塌一声,倒地不起

“喂,够了”凤生出手扣住他的手腕,才从他手下救了最后一个还活着的小妖。见此,小妖连滚带爬的跑了。

“哼”月和冷冷的甩开他的手。

凤生发誓,他实在不想看到脾气如此爆的月和实在太可怕了,这次真被敖春给惹毛了,“你冷静一点好吗这次的确是敖春那家伙做得过份了,清风明月已经去西海找敖媚,如果他们不主动把灵珠送来赔罪的话,到时候我再陪你大闹东海行不行再说了你也有错在先啊”说到后面,凤生的声音已经细如蚊声了。

但还是被月和给听见了,“我没有错既然他不想要和敖媚在一起,我会成全他的”到时候就算哭死在月楼前他都不会再帮他了。

到头来,月和还是决定不这么冲动,冷静下来决定到他一位故友那等敖媚把敖春领赔罪,正好离东海不远

回去的路上,凤生施法把他的玉佩给抢过来,一来比较保险,二来可以让杉萝戴着。

杉萝二人坐在树下看到他们回来了,激动的迎上去,“月和,你改变主意不去啦”

“你脸色怎么那么差”月和没有回答她的话,这一冷静下来,才发现了他早该发现的事,直接握住她的手腕把起脉来,不禁皱眉问道:“什么时候受的伤”

“在龙宫,小伤而已。”杉萝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把头低下来。

凤生这才把玉佩扔还给他,他便把玉佩重新戴在她身上,“正好我们要去吴夲那一趟,让他顺便帮你治治伤。”说着,拉着她的手走到前方去了。

“月月,吴夲是谁”

“你没听说过吗你左青师姐的师父就是吴夲。”

“就是那位保生大帝吗”

“嗯。”

跟在他们身后的司紫忍不住向凤生吐槽道:“那位美男子的脾气也太糟糕了,真亏你朋友受得了他,换做是我估计早翻脸或打起来了。”

“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凤生的脸上堆满了嘚瑟。

“人家比你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