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40章 神医吴先生

第140章 神医吴先生

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有一个竹屋,杉萝四人就在竹屋前徐徐落地。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个地方会是当地一个热闹小镇的一部分。保生大帝隐居于凡间的东北方位一个名叫狮岭镇的地方。

那里有一片竹林,穿过竹林便可看到一个竹屋了,就是他们面前所看到这个竹屋,看似挺普通的,跟凡人住的没什么两样!

竹屋外面看似普通,里面却深藏不露。月和迈着台阶走上去,一走进去就是一个会客的客厅,里面设施很简单,就进去左手边置高了一个榻榻米地台,地台上置放着两张坐席一张桌子,一杯用过的茶杯。

对着大门还有一扇无门的门,门上系着不知道是谁巧手制成的别致风铃垂帘,说不出的精致,为这平凡简单的小竹屋增添了不少美感。

突然有人掀开垂帘走了出来,垂帘发出清脆悦耳的风铃声儿。

让杉萝他们惊呆的是,这位保生大帝好生年轻啊!!而且长相俊朗、一派斯文,头上竖着玉冠,身上一袭布衣也难以抵挡他自身的光芒,看到他们四人,嘴角端着笑意,“月和?你怎么有闲情到我这儿来?”

“你们三个快拜见保生大帝。”

“拜见帝君。”杉萝行了个揖礼,身后的凤生和司紫也跟着行了个揖礼。

“不用客气,叫我吴先生就行了。”吴夲说完又觉得奇怪,上前给月和把了把脉,欲言又止道:“你这是……”

“灵珠被六爻勾给夺走了。”

“哈哈哈哈……”吴夲倒是没心没肺的笑了出声,“快进来吧,这么久才来一次就给我带了两个病人,你还真不客气啊。”

吴夲眼中的病人,一位是月和本人,一位是他旁边的女子杉萝。

杉萝又被他帅到了好嘛,果然帅哥只跟帅哥做朋友!!

跟着吴夲进去,让人惊呆的是,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屋里有屋。

一个呈四方形的廊道,廊道的中间是蓝色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波光粼粼,下雨天会更美!

竹屋是建在一个比天还要蓝的湖泊之上,微风拂面,平静的湖面掀动起一丝丝涟漪。

往里走时,有一道浓浓的中药味钻进鼻翼,吴夲已以为常。

他已经记不起他们有多久没见了,只知道那个时候他并不擅长和凡人、妖怪打交道,这次再见面竟然带了两个凡人女子,一个妖怪,真是奇闻啊!

“吴夲他生前是一个医术高明、医德高尚的民间大夫。同时,也是一个济世救人、心怀众生的修道之人。”过世后才成仙的。

他年少时曾受昆仑山西王母传授法术,后举科举,官任御史,精通天文地理,礼乐医术,后辞官修道,行医济世,曾于山林之中施法救起遭虎咬死的书僮,感动书僮主人知县江仙官与张师爷,追随吴夲修练道术,施药活人。

“吴先生可真厉害。”杉萝忍不住感叹了一句,“难怪喲,有这么厉害的师父可以教出像左青师姐那么厉害的徒弟。”

吴夲下意识地看了月和一眼,月和无奈道:“她和左青在一个三清观。”

“这样啊……”

嗯?她说错什么了嘛?怎么气氛突然变得这么怪异!

吴夲让杉萝躺下来,并不介意告诉她,左青已经和他断绝师徒关系了。惊得叫杉萝直接坐起身来,“什么,竟然有这回事。”她只听说左青师姐在多年前离开仙界,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杉萝准备开口问什么时,被月和一个眼神给杀住了,乖乖地躺下去让他治疗。

吴夲温和一笑,便开始施法疗伤。这样之后还得按时喝他开的药贴子。

经他这么一出手,杉萝就觉得好多了。

“还好来得及时,要不然伤及五脏六腑,任由这块玉佩可是治不好的。”吴夲说着,便配好药草去煎药。

月和坐下来审问她在龙宫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受伤,是不是敖春干的!

杉萝这才把事情委实道来,她不敢说是因为自己差点酿下大祸,又不想让他分心,所以就选择隐瞒!

没多久,吴夲端着一碗药过来让他们放心好了,既然来了肯定要健健康康的回去才行。

杉萝道了声谢谢,便小口小口的喝着药。后面三个男人坐在客厅里喝茶,杉萝则和司紫在厨房里忙碌着做菜,还不忘问她是怎么和凤生走在一起的?

司紫急着辩解道:“我跟他没什么的。”

看她这么着急的解释,杉萝脸上的坏笑就更明显了,掐指一算哼哼离开的时间有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应该都是跟她在一起的吧,孤男寡女的,按正常发展绝壁会擦出暧。昧的火花的。

“我的主子是萧清河,所以之前我是奉了他的命令到临泰县刺杀楚辛琪,也就是如今的平安公主高凤姝了。”失败之后,她便飞鸽传书给萧清河另做打算。

萧清河让她先回都城,他再另外派死士在路上劫杀他们。

本以为事情进展得不错,没想到还是让岳亦然把公主给接回都城了。接下来萧清河被抓,还承认了一切都是他所为,丞相府自然被封,而她们这些一直为萧清河效劳的人也受到追杀。

她先是跟同伴一起逃,逃了多日最后只剩下她还活着,但也是坚持不久的了。

然后凤生他就出现了,一如既往的以女子的面目和她接触,将她给救走了。

两人逃到一个废墟成功躲避了官兵的追杀之后,司紫暗暗地松了口气,像面前这位女子道了声谢谢。

凤生让她在这里先小坐一会儿,他出去观察观察。

司紫看到他出去了便开始脱衣服,身上有不少的刀伤需要上药包扎,但是目前没有药草给她敷伤口,也只能随意包扎了,先止血。

凤生回来之后,看到她上半身就剩下一件红肚兜了,连连转过身去。

“姑娘,我有些不方便,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一下?”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大家都是女子。”

凤生依旧背对着她,那叫一脸的尴尬,这不是他平时最想要遇到的艳。遇嘛,怎么如今遇到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