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41章 原来是个惯犯

第141章 原来是个惯犯

为了不让她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凤生深呼吸了口气,转身扭扭捏捏的就过去帮忙了,凑近一看,才发现她身上有太多的疤痕了,新伤旧伤的疤痕不计其数啊,他都惊呆了,这还是一个女人的身体吗?

司紫像是注意到她的目光了,缓缓道:“我从小无父无母,是主子收留了我并教会我一身的武功,自然而然我也得为他做些事来报答他,所以受伤是难免的事,有时候事情危险起来,连命都会没了,受点伤算是幸运。”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好了,这个家又没了,从今往后我都不知道该去何处了。”说着,眼眶里闪着淡淡的泪花,却倔强的都没有流泪。

“笨,你可以找个地方嫁人啊,这是每一个女人所憧憬的,找一个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嫁人?”她从出生到现在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以为这一生都会活在萧清河的控制下,就算身心疲惫也依然要咬牙挺住。对啊!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她也自由了,不用再为谁卖命了,可以选择嫁人啊!

“不过……你空有一副好皮囊,但行为举止都不是任何一个公子哥所喜欢的,男人不喜欢比自己太强的女人,特别是在武力上。”凤生摸着下巴上下来回的打量着她道。

“那你可否教教我?”司紫觉得她也是时候放下血刀学做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没问题。”如何做一个男人喜欢的女人他非常擅长,毕竟他是个男人,所以男人非常了解男人,绝对能在短短的数月让她获得重生。

于是,凤生改变回去的主意,继续以女儿身留在司紫身边帮她好好改造一番。

“我叫司紫,你呢?”

“我……我叫小凤。”

n多天后,司紫没想到的是这学女人走路比跟人打一架还难啊,“非得这样一扭一扭的走吗?”

“这样才吸引得了人啊。”凤生说着还伸手捏了一把她的屁。股。

从走路到一颦一笑,凤生手把手的教,也顺带吃了她不少的豆腐,每天乐得不行不行的。

直到有一天,司紫学累了,便拉着他跑到湖边去洗个澡。看着她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脱了,凤生真的很想开口阻止啊,可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吞回肚子了。

“小凤,你不下来吗?”

“下下下,算了算了还是不要了。”

司紫看到她在岸上犹豫那么长时间便也不管了,自己洗自己的。凤生用余角的视线去瞥湖中那一抹丽影,经过他教她洗澡需要用各种料下去泡之后她的皮肤就变得白白的柔柔的滑滑的嫩。嫩的,摸起来很舒服,反正没有以后那么粗糙了。

在水中的司紫也越发的爱自己这副皮囊了,指尖划过又白又嫩的肌肤,开心的朝天洒着水。

“你还不下来吗?”司紫转过身去喊凤生,凤生一个不小心和她四目相对,那颗心咚的一声,直撞心房:不是吧,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身体,有必要紧张成这个样子吗?

司紫觉得她怪怪的,有什么好紧张的、有什么好害羞的,又没男人在。

正觉得凤生的行为举止怪怪时,司紫突然看到小凤的脸上发现了某种变化,不禁捂着嘴。巴,指着她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你你你……”

凤生还没察觉到自己的脸部变化,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他的心跳上了。

当她脸上出现了一个猪鼻子时,司紫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直到噗通一声两只猪耳朵跳出来之后,再也忍不住的失声尖叫了起来。

凤生还是被她的尖叫声给拉回现实中,下意识摸住自己的脸,然后摸到一个猪鼻子和一对猪耳朵,暗叫不好。

接下来就上演了司紫在林子里拿剑到处追砍凤生的一幕幕,凤生一直想解释,可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毕竟司紫的身体该看的都被他给看完了,所以她不但要剁了他的双手双脚还要把他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凤生觉得他这些日子手把手教她的内容从泡汤了,直接被打回原形了,有种在浪费时间的感觉,不过还是值得哈哈哈哈。

司紫看到他一边被自己追砍一边没心没肺的笑出来,一下子就更来气了。

凤生最后没有再到处躲她了,而是妥协了,反正都是他有错在先,男子汉大丈夫就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做错了更应该要用于承认。不过这些男子汉的行为都在司紫真要下手的那一刻打消了,握住她的手道:“姑奶奶你还真的下得了手啊?”

“哼,要不然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嘛?”

“那你想怎么样才解气?大不了我也给你看我的身体好了。”

“我要杀了你才能解气。”

“除了这个!我可以对你负责啊,就你现在这个姿态实在是没有男人敢娶你,我可以免为其然的把你给娶了。”

“让我嫁给你一个猪妖,我怕天打雷劈啊。”

司紫非常生气,要不是因为半路杀出了朝廷的人来追杀她,人数众多,她一人敌不过又被他给救了,否则还会继续要杀他的!想想还是算了,人家三番两次救了自己,也算是她的恩公了,虽然是个妖怪。

后来,司紫在凤生的提议下跟着他走了,说是一起去闯荡江湖,还可以接触到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事物,然后她就同意了。反正也没地方可去,又不用刻意去学如何做一个女人。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司紫说到这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天哪,我跟你一样,当时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扮成一只很可爱的小猪潜伏在我身边还跟我在**睡了,后来暴露了之后被我和月和一阵暴打,好不容易才变成人又被我俩打成猪头了。”

“啊~~原来是个惯犯啊!”司紫恍然大悟的把头点着。

杉萝看到她表面上一副不在意的表情,手里的刀却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要不然为什么要把切成块的肉剁成肉泥呢?

有戏有戏!!绝对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