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42章 西海大公主

第142章 西海大公主

东海龙宫。

一辆龙车在海里飞快的行驶着,窗外的景物一闪而过,车前是两条龙在拉着车在水里奔跑着。车内坐着一位天仙般的女子,柳叶眉,杏花脸,玉笋手,细柳腰,金纱披身,莲花镶裙,舒腰好似嫦娥舞,起步赛过燕掠水。

此人便是西海龙王的掌上明珠,东海龙王的儿媳妇敖媚。

垂眸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马车两边有两排鲤鱼在跟着游,长长的如同细在敖媚臂上的飘带似的!直到抵达龙宫大门的时候,一个个才摇身一变成了美女,说出去这些都是敖媚的贴身婢女都不会有人敢相信。

“恭迎太子妃。”守在气势彷徨的龙宫大门的虾兵蟹将们,一个个单膝下跪抱拳道。

敖媚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大步入了宫门。还未入正殿便听到里边传来男人、女人的嬉笑声。

还不容守殿门的虾兵蟹将们通报一声,敖媚的婢女们一把将他们推开,上前为她们的主子推开门。

正殿之上歌舞升平而敖春正坐在龙椅上左拥右抱喝得正开心呢。

敖媚的婢女们上前将那些正在跳舞的女子都推开开路,奏乐一下子就停了,让敖春有些不满道:“怎么不继续啊?”听到没人回应他便把眼睛睁开来,这才看到敖媚站在底下正把他看着,立马推开他怀中的女子。

“妾身不在的这段时日,太子真是好生快活啊。”

敖春干咳了一声,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道:“你不是得明天才要回来吗?”

“如果妾身还不赶紧回来处理太子闯下的祸,那这龙宫就很有可能毁在太子手上了。”

“你在说什么?本太子不是很听得懂。”

“六爻勾交出来。”敖媚直接开门见山的伸手要道。

“这六爻勾没有在你身上吗……”话还没说完,敖媚一个施法将六爻勾从他搜了出来,这才让他乖乖的把嘴闭上,暗嘁了一声道:“那个臭月老玩不过我居然去给你通风报信了。”说着,还把腿放在龙椅上,坐没坐相的。

“你还敢说!快把月和仙君的灵珠交出来。”

“不给,就不给,你能拿本太子怎么样?”

敖媚怒皱眉头,右手一翻,一条龙骨鞭握在手中,二话不说的甩了过去,叫敖春想躲也躲不及,硬是挨了她一鞭,怒吼道:“你疯了?”现在他跟敖媚交手的话准死,谁使用了六爻勾,谁也会受到一定的伤害,仙力大损。

敖媚依旧没有说话,招招出狠鞭,叫下人们都躲得远远的,不敢插手他们夫妻之间的事。

敖春也拿出自己的武器龙狄剑跟她来认真的。

下一秒,正殿之上夫妻俩打得火。热。但敖春明显不是敖媚的对手,还没过个十招手中的龙狄剑就被龙骨鞭给勾走扔在一边,又在他身上落下三鞭,叫敖春疼得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道:“我恨你!敖媚,我恨你!”

听了这话,敖媚下意识握紧了龙骨鞭,准备再给他来几鞭时,东海龙王敖广和龙母及时的出现从敖媚的鞭子下救回了他们的儿子,看到他们儿子身上挨了这么多鞭子,龙母不禁呵斥道:“敖媚,你这是在干什么?”

“父王,母后。”敖媚收起鞭子向他们徐徐的施了一礼。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不可吗?”敖广和龙母也是有几分忌惮他们这位儿媳妇,谁让她爹在她出嫁的时候把六爻勾传给她了?不就是怕因为两家的关系而害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在这里吃苦嘛!

“你们自己问他做了什么。”

“小春,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们云游在外也是听到下人们的紧急召回才回来的。

“我……”

“你们的好儿子不但偷了我的六爻勾,还把月和仙君的灵珠给抢了。”既然他说不出口,那她就帮他说出口,叫敖春更恨她了,没有哪一刻比这个时候还恨她的,恨不得跟她一刀两断。

“什么?”二老不敢相信,龙母差点都晕过去了,好在有敖广扶住她,赶紧过来拼命的往他身上拍打,“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这个不孝子,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东海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啊啊啊疼啊母后……”

“那月和仙君此刻在何处?”敖广忍不住问道。

“在保生大帝那儿。”

于是,敖春就被他的父母以及妻子给绑到吴夲的小竹屋前,看到今儿个这么热闹,吴夲的脸都乐开花了,“哎呀东海龙王,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还以为今年新年很冷清呢。

“岂敢岂敢。敢问帝君月和仙君可在你这儿?”

“在,都进来吧。”

“打扰了。”

此时此刻,杉萝正在喝药,月和在一旁看着她喝药,清风明月已经回来了,所以已经知道他们会到这里来找他了,没想到一家人全到齐了。

这件事能私下解决是最好的,要是闹到玉帝面前去,真的会被他给害死的。想到这里,龙母赶紧让敖春跪下来赔礼道歉,可是他不愿意跪,真是打死都不下跪。

见此,敖媚朝他的后膝盖踢过去,叫他直接跪在月和面前。然后她自己也跟着跪下来,“仙君,敖春我带来了,想怎么处罚随便您,只要您别惊动了玉帝和王母娘娘。”并将装有灵珠的锦盒双手奉上。

清风上前接过,月和没有说话,而是将灵珠吞下,他便恢复了仙躯。

“哼,你问问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后果。”

“反正祸我已经闯下了,随便你想怎么样。”敖广看到他闯了祸还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真是活腻了,直接啪的一下往他后脑勺打去,疼得敖春都怒了,恼羞成怒的站起身来道:“父王、母后,儿臣又没有错,儿臣就是想教训他一顿,要不是他我就不用娶敖媚。我们东海跟他们西海一向是面和心不合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敖广看到他如此出言不逊,当即之下掌掴了他一个耳光子,让他不要再说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