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51章 运动会?!

第151章 运动会?!

就像段生,他不但得学习三清观的剑法,还得学道术,就是摆坛请神、超度之类的术。.然后那个张道陵师兄他不但学了三清观的剑术还有在学收妖术,就是将一些作恶的妖怪收入法器之类的。

张远师兄除了学习三清观的剑法以外还选了炼术来学,就是炼丹或者炼化妖物的技能,他卦术也是得精通。

而她就是三清剑法跟卦术了。

三清观的课程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不过还有一个是阵术,得几人配合形成的一个阵法,段生有提议过他们三人来自己组成一个阵法,因为他们三人经常在一起,阵法肯定会派上用场的。

杉萝和张远完全没有意见,前提之下他们俩得把剑术给练好了,以免拖后腿哈哈哈哈。

侯子华收剑将气息匀了后这才向她走来,坐在石头上喝水,不忘用袖子擦擦额头上的细珠没有说话,好像是在等她先开口一样。

“师兄,樊师姐她要嫁人这事你是知道的吧?”

“嗯,之前我还会觉得亏欠了她,现在看到她幸福我也就安心了。”

“那就好……”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会后悔?”侯子华一边喝水一边给了她一记白眼,这样的话他会看不起自己的。

“没有没有。”杉萝连连摆手道。

“到时候得送她一份新婚礼物,你准备的时候记得帮我顺带准备一份。”侯子华起身摸了摸她的脑袋,头也不回的走了。

“好的,师兄慢走。”

猴子师兄走了之后,杉萝便开始盘腿修炼,开始一边念真言一边掐手指:“头戴三清,脚踏万兵,正调北斗,左调七星,招调五龙吐水,普洗清净,神兵火急如律令。”

三清指三尊,脚踏万兵指请天兵天将支援、加持。正调北斗代表北斗七星阵,左调七星指手持七星宝剑。五龙指金木水火土五行神龙,也代表了大地灵气及其属性,普洗清净是将秽气分散,最后是感召令。

杉萝双掌合十置于胸。前,面向北方,心神合一,摒除杂念,口诵净身真言七遍,接着,边掐指边念动真言:“神仙传下掌中决,灵通不用四柱力,恭请灵气循环转,天机周流无休歇。”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打坐修炼前解好二便,洗手、漱口、洗脸,饮食以七成饱为好。修百日后自会有成就。

午饭时间,杉萝便把挑好的良辰吉日告诉樊君荔,为了让她放心便说了是月和仙君最终敲定的节日。所以樊君荔表示感激,当场就将这个喜讯在膳食堂宣布了,赢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掌声以及欢呼声。

既然如此,侯平身为大师兄也该有所表示,三月初七那天就放假。

这话一出,叫兄弟姐妹们更加开心了,差点激动得要掀桌。

樊君荔想请杉萝来帮她操办这件事,因为是从张远和段生二人口中得知,她对于这方面很有想法,找她绝对没有错。所以晚上的时候把她私下约出来谈这件事,希望她能帮个忙。

“其实你们不说我也会说的。”她正有此意!

见此甚好!樊君荔直接给了她好几张百两银票,杉萝拿敢收这么多,就拿了三张,其他全退回去了,“包在我身上!”这三张当然是用来购置所需品和请人帮忙啦!

还有将近半个多月的时间可以准备这些事,完全没有问题的。

隔天,她又被大师兄给叫去三清殿了,殿上聚集了不少师兄师姐,连段生张远他们也在,像是在开什么会议。

“你们新来的有所不知,遍布各地的三清观除了修炼,还有一场大型的活动,观与观之间的比赛,当做放松,也是私底下的一场较量。”就是比赛吗,看哪个观比较优秀,除了表演,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体能活动。

听到这里,杉萝有那么一丢丢的疑惑,这是传说中的运动会吗?!

按照以往的规矩,体能活动一般由男弟子们出马,表演的一般由女弟子们出马,比来比去也就那些项目,有参加过的弟子都颇有感想,此处省略一万字!反正本观从未得到过第一名。

每次第一名的都被嘉陵城的三清观给拿走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在那的弟子自然比各地的三清观弟子厉害得多!!全是圆满级别的师兄,随便出来一个都是秒杀尔等!!所以大师兄侯平真的!非常!不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啊,每次派出去的战队都不战而败,光是对方的气场足以被秒杀!

“已经收到飞鸽传书了,时间定在九月份,地点定在蓬莱岛。”侯平说这话时感到相当的无力,坐在位置上狂灌着茶水喝,“蓬莱岛上很多美食又有很多好玩的,所以说今年有谁要参加?”

师兄师姐们皆向后退一步,叫杉萝、段生、张远、宁真儿四人站在最明显的地方。

侯平眉眼都乐开了道:“你们四个新来的很有自觉性,不错不错。但人还是不够啊,妈的!”

“……”四人皆无语地望着那些后退的师兄师姐们,不是应该老人带头吗?

“大师兄,要不我们集体装病吧。”

“这样的话,以后见到其他观的人一定会被笑掉大牙的。”

“还不都是一样,输了照样被人笑。”

“可至少还是有出席比赛的。”

“你们女弟子又不用参加,输掉被嘲笑的是我们男弟子又不是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去咯?”

这不说还好,一说女弟子们都快炸起来了,她们也不好受好吗?在一旁看到他们不争气的样子也是很气急败坏的说,“我相信我们女弟子出席比赛的话一定不会像你们男弟子一样逊的!”

这师兄师姐一人一句的,再不阻止都快打起来似的,可是看大师兄的表情好像没有要阻止的打算。

“行了,不要再吵了,既然横竖都是输,要不然今年由我们女弟子出马如何?”樊君荔不耐烦的出声制止他们,这都还没开始呢就出内讧了,“没有严明规定不允许女弟子出席比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