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52章 大喜之日1

第152章 大喜之日1

侯平坐在位置上陷入沉思了,规矩的确没有明确规定女子只能参加表演比赛啊!樊君荔说得没错,既然横竖都是输,男弟子都已经输得连士气都不在了,今年还没开始就已经垂头丧气,倒不如换女弟子上好了,输了还不会太丢面子。

“这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等你成亲之后再挑选一些自愿参加的女弟子,到时候拟一份名单给我。”

“大师兄,真的要让女弟子出马?”侯子华不敢相信他哥居然答应了。

“不然还咋地?你看看你往年带的队,人家的士气一次比一次高涨,就我们走下坡路。所以我决定了今年就由君荔带队,当然了有男弟子想要继续参加的可以去找君荔报名。”

侯子华都不想说了,大师兄明知道其他观的卑鄙狡猾,他们在比赛的过程中会搞偷袭,所以他们还得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想到这里侯子华就来气。

侯平当然知道,这些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虽然他好几次跟其他观的大师兄商议了这件事,可那些人一张张嘴脸都在说比赛不是他们在比,他们也没有办法阻止这样的事发生,还说既然别人耍得了狠,你们也可以啊。

“我要参加,有些比赛还是得由男弟子出赛比较好。”侯子华的态度非常坚决,顺便看了樊君荔一眼。樊君荔表示没有意见。

这事就这么定下了。一切等樊君荔的事办完再说!

于是杉萝开始着手准备樊君荔的婚礼,找了同寝殿的两位师姐帮忙,在后山修炼完之后就回去跟她们两个书写计划书,她来说,罗思雨来写。

光靠她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所以还让两位师姐帮忙去找人来帮忙,至于要做什么全都写在纸上了,只要照做就行了。

至于个别的活,杉萝自己做。

于是把山上的事交给罗思雨和解丹凤去做,她则抽空下山去订制一些所需品,选择去临泰县,县上的师傅手工好,想要什么款式的都能给你做出来,只要你想得到。

自从楚辛琪做了公主之后,她便回来把楚家人都接回嘉陵城去住了,而且还将廉坤的乌纱帽给摘了去并送去集市给砍了,这叫临泰县的子民们大快人心。

现在的县令姓何。

杉萝一个人穿着道服带着女冠到处走走看看,从一抹铜镜里发现有三个男子尾随她老半天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进了一家服装店。掌柜的正在柜台前啪嗒啪嗒的打着算盘,头也不抬的说道:“客观需要什么自己看。”

杉萝在铺子里走了一遍,把那些布料都摸了一遍,有好的也有差的。

“掌柜的,你们这里可以按照客人的洗好来定制衣服吗?”

“可以,只要客官出得起银子。”

“钱当然不是问题。”

“我要定做两件衣服,我来说你来画。”杉萝说着,直接放了一锭银子在他面前,这才叫他停止打算盘。

开始他还觉得一个道姑能有什么钱,便连招呼都懒得招呼了,直接让她自便,没想到人家出手这么大方,“鄙人姓王,敢问小道长贵姓?”

“我姓杉,你唤我杉姑娘就行了。”杉萝往圆桌坐下,回头看到王掌柜冲着后院喊着“喜儿,出来帮爹招待客人。”

“来了。”没多久走出来一位妙龄少女,手里端着茶盘,上前倒茶,顺便和杉萝聊上两句,“姑娘想做什么样的衣服?”

“这个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得让你们帮忙画出来才行。”

这位叫喜儿的少女明白的点了点头,往她身边一坐,王掌柜端来笔墨纸砚让她好好招待客人,可别黄了这一单生意。杉萝见此也不说什么,只要能画得出来,就算是三岁小孩坐在她面前都无所谓。

“姑娘是第一个没有质疑我的能力。”喜儿一边磨墨一边笑着说道,“说吧,想要什么款式的。”

“首先是要抹胸的,要给人隆重、高贵的感觉,上身是紧的能够把曲线勾勒出来,裙子需要蓬蓬的,裙摆要逶迤拖地,头戴薄纱,薄纱要够长……”杉萝把自己的要求说一遍,喜儿听完之后这才开始执笔把自己所理解的给画下来。杉萝也是惊呆了,她的要求才说一遍,她就给画出来了,不但如此还在画上结合了自己的想法在裙摆上做了很多点缀,好看极了。

“不得了啊姑娘,你太有想法了,这件太好看的,是作为什么场合穿的?”喜儿本人表示自己也被震惊到了,她之前画的款式几乎千篇一律没什么新鲜感,没想到让她遇到这样的人才。

“我师姐要结婚,这是我给她定做的喜服。”

“那位新娘子可真幸运,可穿上这么美丽的喜服,你快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吗?”

杉萝摇了摇头,她已经仔细看了很多遍了,相当符合她的要求,毕竟这个在古代要求不能太高。

于是又继续画第二幅,是她自己要穿的晚礼服,生日快到了,所以想让月和看到不一样的自己。

喜儿看了这两幅图之后立马就爱上了,“我决定了,免费给你做,只求你把这两幅画卖给我,我稍作修改再卖出去。”

“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给你,不过这钱我还是要给你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

“算是咱们气味相投的见面礼如何?”

“那就谢谢啦,我一定会用上等的布料给你做出来的。”

杉萝离开这家店铺时发现那三个男子还在,便拐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藏起来将他们逮个正着,“你们是什么人?鬼鬼祟祟跟了我半天了。”

“敢问姑娘可是杉庙祝?”

“正是。”杉萝不禁挑眉,还以为他们不是来劫财就是来劫色,正想痛扁一顿呢。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我有去过三清观见过她。”他旁边的胖子憨厚说道,一脸的骄傲劲儿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看着他们三人布衣蓝衫的,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儿子,倒像是穷人家的儿子,不过这又关她什么事?她只管姻缘这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