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64章 暗夜偷袭者

第164章 暗夜偷袭者

四人在御剑回嘉陵的路上,段生总觉得身后有人一直在盯着他们看,可是每次回头那道炙热的视线便消失不见了。侯子华认为他肯定是多虑了,有人跟着他们不可能没发现啊,除非对方的实力在他们之上!可是他们这一群三清观的弟子没理由被盯上啊!

就在他们身后,一对双胞胎姑娘正目送他们御剑渐行渐远。鸭蛋秀脸,俊眼修眉,黑发如瀑,目光冷情再配上高挑的身材,活脱脱就是古代的杀手!姐姐叫雪滟,妹妹叫雪凝,两个人都是来自闇云宫,只听姐姐雪滟道:“那位姑娘好像对主子意义不凡啊?”

“姐姐,你别开玩笑了好吗?主子现在是还没恢复记忆,一旦恢复记忆,怎么会瞧得上那个丫头?”妹妹雪凝双手抱胸,脸上略带玩味的笑意道。

“也是时候将主子的记忆唤醒,这样我们的计划才能够得以展开!雪凝,你且回去禀报护法,问问他的意见。”

“嗯!”站在右边雪凝把头点着,摇身一变消失不见了,她则继续跟着。

杉萝四人回去之后,便开始专心加入樊君荔的训练当中。虽然其他个人项目比赛的训练不会花费很长时间,可是团体比赛空中蹴鞠就很有难度了,师兄们都配合不好,要吗是没接到球,要吗就是球落地上,叫樊君荔很是无奈的摇头。

团体比赛要的就是团结,踢成这个样子,一上场准让人笑话。

杉萝很是期待,因为段生和张远他们也加入蹴鞠,所以只要他们练蹴鞠就在一旁看着,真的很有难度啊!!一不小心人也会从半空中掉下来落入水中!!现在就这样,还不知道跟人比赛的时候会是怎样?

到时候左青师姐也会跟着一起去,用脚趾头都猜想得到比赛时的残酷啊!!

在训练的过程中,杉萝也坚持的完成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修炼。所以预测之术已经成功一小步了,还需坚持不懈继续修炼下去才行!便试着掐指算算九月初一的赛事是赢还是输?放松身心,拼除杂念,双手合掌置于胸。前,先念三遍净身真言,再边诵“神仙传下掌中诀,灵通不用四柱力,恭请灵气循环转,天机周流无休歇”边掐指。

掐指时手臂、掌指都要放松,不计其数,直到手有热感,于心或于脑海中闪现出某些与欲预测的事有关的图像、印象、意识、想法、声音、文字等等,不一会儿,就有种种感应!手指发热,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或一种清凉爽朗的感觉时多为吉庆之事。

手指有阴冷、发凉感、发麻、像过电一样的感觉或欲打寒战,则多为不顺,有阻碍、凶险之事。

而她方才掐指一算,手指发热且停在大安,这代表着大吉。这么说一切都会顺利吧?!就算没有赢也不会输得太难看吧?!想到这里,杉萝暗暗松了口气,不过数月内准确率不一定很高,还得多加修炼说不定等嫁给月和之后就已经达到了有问必答,答则必准,料事如神的水平。

想想就很美好!

天空是浓烈的黑,几近是绝望的颜色,没有月光和星光,仿佛是乌云遮盖了天幕。杉萝从后山回来时,无意间看到有两道流光降落在隔壁男殿那里,四下环看,周围非常安静,静得能够听到呼噜声。便放弃进屋的念头,而是利落的翻墙过去男殿那儿!

看到段生所在的寝殿门是开着的,便上前一瞧,只见有两个人正在对段生施法,暗叫不好,右手一翻,立马提剑上去阻止她们,“你们是什么人?对段师兄做什么?”

雪凝见此被发现了,准备过去把碍事的杉萝给杀了时却被雪滟给拉住了,随后对段生的身体就是一掌,叫他口吐鲜血并且失去意识。

“师兄!!!”

雪滟强行拉着雪凝在杉萝提剑刺来的那一刻消失不见了,屋里瞬间变回原来的样子,而张远和其他师兄也因为杉萝的叫喊声而醒过来,纷纷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就这样身受重伤的段生被张远他们给送去了药堂,杉萝则被叫去三清殿问话。可是面对大师兄的问题,她一问三不知啊!!连是男是女她也不清楚,至始至终对方都没有出声过,且还背对着她,大晚上的连月光都没有,她更看不清楚了。

不过不难推断啊,男人和女人的身形本就不一样,对方虽然比她高很多,但一看那身形就知道是个女人,两个都是!就是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伤段生,是不是段生在出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惹到了什么人?做他们这一行的,很容易结仇家的!!

雪凝也不清楚雪滟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挨了雪滟一巴掌道:“知不知道你差点坏了大事?”

“我怎么坏事了?那个丫头看到我们除掉不是很正常吗?”雪凝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很是不解地问道。

“总之我们的身份还不能见光,一但见光,他们一定会想到这其中的关联,要是坏了大事看护法怎么收拾你!”雪滟那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脸,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的,叫雪凝一下子就被唬住了,赶紧挽住她的手臂撒娇道:“好姐姐,那你不要告诉护法好不好?”

“那你下次不要那么冲动。”

“是,那姐姐方才是故意伤主子的吗?”

“不然呢?只有这么做才不会让仙界那群人疑神疑鬼,好在有左青在,所以不必担心主子会有什么事。”

清晨的阳光在段生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段生迷迷糊糊地醒来,模糊的看到面前有一张放大的脸,待视线清晰之后,才被张远给吓到了,“你干嘛?”

“师兄你终于醒了!可把我们担心坏了。”

段生一脸茫然的样子,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在张远的告知下才恍然大悟,身体也已经无大碍了,全靠左青师姐。不过他更在意的是杉萝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