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65章 杉萝的脑洞

第165章 杉萝的脑洞

杉萝正坐在某个地方发呆,她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大师兄,她不想说!毕竟这只是自己的猜测,而且对段生不利!如果她当时没有看错的话,对方并没有要伤段生的打算,而是看到自己出现了才选择这样做,估计是想掩饰什么!如果自己没有出现的话她们又想对段生做什么?这是杉萝想知道的一件事,在还不清楚她们为什么盯上段生之前,这件事她是不会告诉第二个人,包括段生本人!

那日从嘉陵回来的途中段生说有人在跟着他们也应该就是她们了吧?!想到这里,杉萝的脑洞便越来越大,她还记得张远说过段生是被亲生父母给扔到阎王庙门口的,说是这么说的,可真相是不是如此就无从所知了。或许那两人知道段生的真实身份也说不定!

唏嘘间,有个影子在身旁坐了下来,回头一看,吓了一跳,连连问道:“师兄你怎么来了?伤好了吗?”

“什么感觉都没有,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那就好。”杉萝怕被段生看出来她有所隐瞒继续说道:“对不起啊师兄,都怪我太笨了,要是早点阻止你就不会受伤了。”

“这怎么能怪你,我还要感谢你才对。”

“师兄,你出门在外有跟什么人结仇吗?”

“没有,你也知道我只跟鬼魂打交道,并不记得有惹过什么活人。”对此,段生是非常肯定的!

“那就好!现在应该没事了,大师兄说会加强观里的安全,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他都有愧死了,哈哈。”

当天,侯平就请已然成仙的左青帮忙给观里弄个结界,这样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知道!!还要安排弟子轮流守夜,观里这么多弟子,四人一队轮流守夜,好在女弟子寝殿和男弟子寝殿就在隔壁,有什么动静也容易察觉得到。

隔天侯平就将这计划趁早练结束的时候说出来,每晚两名女弟子、两名男弟子,分别看守女殿和男殿。众弟子并没有什么意见,观里几百号人,光是三清殿的弟子就可以轮流好久了!所以按寝殿来排,刚好一个寝殿住四个人可以轮两天。

段生被偷袭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好在事情不是很严重。先是罗思雨和解丹凤遭到附身误伤了杉萝,后是段生被伤这事让侯平不得不开始重视观里的安全了!这些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屡次三番来犯三清观,是可忍孰不可忍!!有本事再来一次!!

天一黑,左青便打开结界,弟子们的轮流守夜巡察也就此展开,并且守夜的弟子第二天都能休息一天,还算安排的合理,不会惹众怒!

崔判官和黑白无常也听说了这件事,上来阳间看段生来着,看到他平安无事也就放心了,还非常感激杉萝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崔判官,对于师兄的事,仙界这边能查到什么吗?”杉萝试探性的问道。

“只知道对方应该是妖界那边的,至于有什么目的就无从所知了。”崔判官已经拜托土地爷查一查了,他那边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至于妖界的人是从左青口中得知的,因为她在帮段生治疗的时候发现他被妖术所伤。

妖术便是妖界所修之术!!

“孩子,这段时间自己多注意一些。”崔判官临走前还是有些担心,千叮咛万嘱咐他自己要小心一点,他这边也会多注意点妖界的动静,妖界近些年来过于风平浪静,说不清楚是好兆头还是不好的兆头。

毕竟仙妖两界的问题是恒古以来难以解决的问题,闇云宫那边至今都没点风吹草动,妖王更是很久没有露面了。对此也有一番关于妖王的谣言,说是成天在闇云宫里歌舞笙箫,无心过问妖界的事,只求有酒有肉有美人这等逍遥自在的生活。

虽然如此,在多年前仙界也没停止监视妖界。不过只得监视妖界结界外,妖界结界内就什么都不清楚了,也曾派几个卧底潜进去,但都被发现并除之!!而妖界并没有出面质问仙界的这些举动,依然当做什么事都没有,看似在隐忍又让人觉得是本届妖王过于昏君,不想和仙界有任何的冲突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样一个昏君的妖王自然叫仙界可以放心,所以近年来都不用继续监视,一个没有野心的妖王对仙界来说自然是件好事。

这也算是一把双利剑,不必担心妖王又出现说要统一三界,但也有些个别小妖会不服妖王的昏庸出来人界到处为非作歹!!一般情况下遇到这种不听话的小妖就只有口头教育一番,要不然就是收!!然而段生这件事什么缘由都有可能!!不能妄下猜测。

就这样,一直到九月来临之前都没有再发生什么事了。而明天他们就要代表清源三清观启程前往蓬莱岛参加三清观举办的大型赛事,最终人数有四十名弟子,比原先多增加十名!!

蓬莱岛位于西南-东北方向。遍布各地的三清观弟子们都会安排好路程时间启程前往蓬莱岛,而本观前往往蓬莱岛只需赶两个白天的路程,晚上不宜赶路便像往常一样找地方留宿,这么多人通常都是以天为被地为褥。

第三天,四十名弟子终于看到蓬莱岛的影子了,位于海上的一座仙岛。老远就可以看到那些建筑群分布在蓬莱城区西北的丹崖山上的蓬莱阁,由弥陀寺、龙王宫、天后宫、蓬莱阁、三清殿、吕祖殿六部分组成。

蓬莱阁下方有结构精美、造型奇特的仙人桥,那是传说中八仙过海的地方!阁内布局奇巧,浑然成体。层层迭迭,错落有致。各亭殿内楹联碑文琳琅满目。

蓬莱阁主阁是一座双层木结构建筑,丹窗朱户,飞檐列瓦,雕梁画栋,古朴壮观。登上主阁,凭栏四顾,轻纱般的云雾缠。绕阁下,亭楼殿阁在掩映中时映时现,使人超凡出世之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