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71章 段生的心意

第171章 段生的心意

见此,那位师兄都被吓到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不要命的用自己的身体来护住水球!!赶紧浮出水面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慌手慌脚的打着水向终点游去。在众人的唏嘘声中,杉萝抱着完好无损的水球浮出水面,追赶着前面那个作弊的师兄!!

“杉萝加油!!杉萝加油!!”虽然看台上的人不知道水下那会儿发生了什么事,可杉萝还能让水球完好无损也是挺有本事的,毕竟对方是嘉陵这边的师兄,就算没赢了比赛,能做到这样也是很不错了。

比赛胜出一方不出所料的还是嘉陵!!杉萝第二,只可惜被淘汰了,否则以她的表现在其他轮可以晋级吧!!

杉萝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整个世界非常安静,静得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眼前一片模糊,看到段生拿着斗篷向她跑来,喉咙一甜,一口血吐在段生身上,将他的衣服给染红了,痛苦的呻吟了声,整个人直接倒地,不省人事。

看到杉萝都吐血了,段生都直接怔在原地了,张远赶紧从他手里拿过斗篷过去将她裹着,并且抱了起来,看台上也是一片喧哗!!

左青直接从看台上飞下来,让张远把人抱回仙源楼。

侯平兄弟见此,立马围住嘉陵那个师兄,方才他在水下和杉萝僵持了会儿,在那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不是他为了赢对杉萝动手,杉萝游个水至于吐血吗?!

那个人也慌了,没有隐瞒的说了出来,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弄破水球,没想到……叫他震惊的事,她都已经受伤了,居然还能坚持到终点!!

段生听了这事,上前就是一拳!不顾他是师弟,对方是师兄的身份!!侯平赶紧让侯子华把情绪有些失控的段生给拉走。

与此同时,清风明月也看到了这一幕,面面相觑了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然后选择石头剪刀布,谁输谁去向仙君禀报。结果是明月输了,畏畏缩缩地去了书房跪下来行了个揖礼道:“仙君。”

“嗯?”月和头抬也不抬的应了一声,精致如画的俊脸上,勾勒出美得惊心动魄的线条。

“月娘在比赛的过程中被嘉陵弟子给打伤了。”

“什么?”正在执笔写东西的他,手一顿,这才抬眸皱着眉头把明月看着。

明月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叫月和愤怒的扔掉毛笔,用力拍案道:“这么无聊的比赛早就该取消了。”居然办到现在,现在还让小萝受了伤,岂有此理!想到这里月和起身准备下去却被清风明月一人抱住一只大长腿道:“仙君,您千万别下去啊,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下去的话,那您跟月娘的事便会传开,到时候可就不妙啊……”毕竟杉萝她现在还是个凡人,还不适合公开两个人的关系,一旦公开,不仅杉萝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仙君说一不二的威严也会大打折扣,这样的话以后就不好管姻缘这块了。因为没有谁会信服一个坏了规矩爱上凡人的月老!!

“是啊还有左青仙子在,月娘一定不会有事的。”

“侯平也在向嘉陵那边讨个说法。”

“仙君您可以到晚上的时候再下去看月娘。”

清风明月一人一句的阻止着,叫月和慢慢冷静下来,想想还是耐心等到晚上的时候再下去。

情况紧急,以至于左青不得不用仙术直接帮杉萝治疗。樊君荔等人都在门外焦急的候着,段生因为一时冲动打了那位师兄一拳被大师兄给叫去痛骂一顿,还让他罚跪一个晚上不准起来。

段生不愿意,他想去看看杉萝!可是被侯平点住穴位动弹不得了,只能乖乖跪在这里思过。

侯平走的时候还遇到正往这里赶来的张远,知道他这是要去看段生,便让他不要擅自做主帮段生解穴,否则罪加一等!撂下这么一句话之后甩袖走人。

他便赶来段生所在的殿,看到他被点住穴位跪在这里于心不忍啊,可是大师兄的话又不能不听,“师兄。”

“师弟你来啦,师妹她怎么样了?”

“师兄,你不要担心,有左青师姐在,师妹她不会有事的。”张远直接在他面前席地而坐无奈道,“抱歉啊师兄,大师兄吩咐了所以我不能帮你解开穴位。”

“无碍。”

“师兄,难道你喜欢师妹?”张远试探性地问道,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他也喜欢杉师妹,可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喜欢,他原以为段师兄对杉师妹也是这样的感觉,可今天看到他情绪这么冲动,才这么觉得的。

段生一怔,没有说话。

“我就知道。”张远无奈地叹了下气,“可是师妹她喜欢的人是月和仙君,师兄你这样又是何必呢?”

“我知道,你也别跟她说,我不想破坏现在的关系。”段生沉默半晌之后,这才轻轻应了这么一句。

“你瞒得过杉师妹可未必能瞒得过月和仙君啊,希望不要让他发现才好。”张远有些担心。段生让他不要担心,他自有分寸,也决不是那种破坏人家感情的人,更不会做出一些让她为难的举动来,只有她开心他才开心,所以那些不该发生的事绝对不会发生的!

“好了,你回去吧,我明天再去看她。”

“嗯。”天色已晚,张远只能先回去。

只是他前脚刚带shang门离开,后脚身后的门又被人打开了,段生闭着眼睛问道:“又怎么了吗?”身后的沉寂以及关门的声音叫他不由得把头睁开,只听站在他身后的雪凝毕恭毕敬道:“主子,您现在喜欢那个丫头是因为您还没恢复记忆,等属下帮您解开封印之后,您就不会有这种不该有的感情了,因为您最排斥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听到这话,段生突然想起杉萝所说的,那晚偷袭她的是两名女子,莫非就是现在这两个?想到这里,眉头不由得紧锁,她们为何要唤自己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