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72章 比赛第二

第172章 比赛第二

雪滟非常感激侯平,点了段生的穴位,这样一来他就不能反抗了,直接给她们省了好多事。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唤我主子?”段生非常不解地,封印又是怎么一回事?

“时间紧迫,赶紧动手不要废话。”看到人家问起,这个笨蛋妹妹还真想花时间给他解释一下时,直接阻止了,封印一解除,什么事都可以记起来了,还用得着浪费时间去解释吗?

“噢……”

雪滟话一说完,便开始对着他的身体施法!!没一会儿的时间,段生觉得脑袋轰鸣,快要炸开似的,可他又没有办法反抗!!只能痛苦的叫出声来,“啊——”额头上的青筋直凸起。

此时此刻,伴随着一声轰鸣,天边的乌云层中雷鸣电闪。杉萝猛地坐起身来,满头大汗,胸。脯一上一下的,内心深处很是不安!

正好月和偷偷下来看她,发现她脸色有些苍白,还有额头上渗出了不少的细珠,不禁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着,还拿出手帕为她擦拭着额头上的细珠,又帮她把了把脉,已经没什么事了,多亏了有左青在!

“月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安……”杉萝捂着胸口,不由得潸然泪下,她到底在伤心什么?

月和将她揽入怀中,兴许是受伤的缘故才会这么觉得,拍拍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的。”

杉萝直接躺到他怀中,月和把被子盖在她身上,略带着责怪的语气摸了摸她的脑袋道:“你啊,这比赛有这么重要吗?至于要这么拼命?”

“你都知道啦?”

“你说呢?”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杉萝不爽地怒了努嘴,“不过这个比赛也太恶心了,赢不过我就作弊,真不知道这活动是怎么持续到现在的。”

“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月和说着,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尖,叫杉萝害羞的往他怀里躲,不禁说道:“你这个色女人也会脸红?”

听到这话,杉萝不爽地将他给扑倒在床,坐在他身上,俯下身子吻了下他,乌黑长发垂落下来。月和的双手不自觉地攀在她的腰上,然后用力一翻身,变成了他在上她在下,却没有要继续的打算,而是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了个吻后便捏住她的鼻子,“修炼期间,这些不利修行的事少想。”

叫杉萝疼得啪掉他的手道:“混蛋,我现在可是伤者,你不能这样对我。”月和翻身到她旁边躺着,双手做枕就这样躺着,杉萝赶紧拿他一只手做枕,双手抱住他那结实的身躯,闭上双眼很是享受,缓缓道:“月和,等我睡了再走吧。”

“嗯。”

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阳光。

段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脑袋有些疼,不好居然在罚跪的时候给睡着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赶紧起身打开门往仙源楼的方向跑。躲在角落里盯着这一幕的双胞胎姐妹俩觉得不可能啊,“姐姐,按道理主子的记忆不是应该全都回想起来吗?”

“慢慢等吧,封印已经冲破了,全都记起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她最担心的是,就算记忆全都回想起来,这个身体的本性还会留着。

杉萝再次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而左青师姐正坐在床边把自己看着,看到自己醒来了,脸上的笑也绽放开来,“小萝,你感觉怎么样?”

“师姐,我又被你给救了。”杉萝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后脑勺道。

“不想让我救的话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傻的事了。”左青说着起身到桌子端来一碗药并让她全都喝下。

“遵命!”杉萝小尝了一口,苦得直吐舌。头,然后一口气全都喝完,听到金鼓连天的声音,不禁问道:“大家都去比赛了吗?”

“嗯,大师兄让你好好在这里休养,不用过去。”说到这里,又想到什么似的,继续补充道:“对了,昨天那场比赛你赢了。”

“真的?”杉萝不敢相信的捂住嘴。巴。

“真的!嘉陵那边坏了规矩,所以换成你晋级了。”

“这还差不多!!”杉萝也觉得这一场的胜者应该是她才对,脸上抑制不住的激动,仿佛原地复活了一样想要去现场看比赛,“师姐,今天比什么?”

“赛马,子华上的,你还是好好休息,等一结束他们都会过来看你的。”左青说着,便端着碗提着药箱出去了,还不忘撂下一句话道:“如果你不听话,我不介意在你身上扎几针。”

“遵命!!”

段生风风火火的跑到仙源楼时,差点把左青给撞了,还好来得及刹车,连连道歉着。然后蹬蹬蹬上楼去了,叫左青颇为无奈啊!!

杉萝正准备换衣服时,听到脚步声又打消了这个念头,率先过去把门打开,看到段生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道:“师兄,我就知道是你,听左青师姐说你昨晚被大师兄罚跪一。夜,正想过去看你,你倒先来了。”

“你没事吧?”

“瞧,什么事都没有。”杉萝直接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倒是师兄你怎么可以为了我动手打嘉陵那边的师兄呢?”万一他们要一码归一码的扯,那就有得算了,好在被大师兄给摆平了。

“哼,谁让他们胜之不武?简直把嘉陵的脸面都丢光了。”段生嗤之以鼻的抱着胸道。

“我也这么觉得!”杉萝把他拉到桌旁坐下来激动的说着她晋级了昨天那场比赛的事。一听到这件事,段生的脸都拉下来了,他可不为这种差点丢了性命赢来的比赛高兴。

杉萝见他生气了,便开始逗他笑,伸手戳他的肚子道:“好了吗师兄,别生气了,我保证下次不会这样了,生命第一,比赛第二。”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杉萝伸手跟他拉钩,突然想到昨晚那种不安的感觉,试探性的问道:“师兄,昨晚你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看到段生一脸茫然的样子,好像是真的没发生什么事,也对!如果有发生什么事的话怎么会出现在她面前,兴许是自己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