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88章 浸猪笼

第188章 浸猪笼

其实娴儿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其他人的与众不同了,那个时候的她完全接受不了自己,所以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跳海!也就是在那一次跳海,才被大春给救了,才和他一直认识到现在!被大春给救了之后,她便选择勇敢的活下去,兴许是老天爷想让她继续活着!

娴儿选择听杉萝的话向敖春坦白自己的秘密!一开始敖春是不相信的,一心认为是杉萝他们为了阻止他们两人在一起才逼她这么说的,“她们太恶毒了,居然让你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春哥,要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呢?”娴儿颇为无奈,她就知道他是不会相信的,可这次不相信也得相信,她可以对其他人隐瞒,唯独他不行!

“娴儿,你不要害怕,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敖春一脸认真的抓住她的双臂道。

娴儿挣开他的手道:“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告诉你我是不小心落海的吗?其实我是自杀的,因为我发现我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也没有人威胁我,如果我喜欢男人的话,我大可以嫁给你,可并不!”

敖春不敢相信地往后退一步,这一刻他选择相信她的话了,因为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名节来拒绝他的爱,你用什么借口、理由拒绝他都可以,可这个就……从未遇到过!

敖春并没有回娴儿家,而是直接去了凤生家,一回来就抓着杉萝问道:“你是不是知道娴儿她的秘密?”

“我知道,所以我劝她亲口告诉你。”

那一刻,敖春的脸上面如死灰般坐在位置上,沉默不语。敖媚已经知道娴儿的秘密了,她也是被震惊到了。可这又怎么样,她和敖春已经不可能了,只能默默的表示同情。

敖春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娴儿,想走又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他为了她不惜和敖媚断了关系,成了凡人,没想到她却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有些吃不消了,更没有脸再回东海去了,死了算了。

“这里的事算解决了吗?”凤生偷偷问道。

“嗯!”都已经这样了,敖春和娴儿是不可能的了,就是和敖媚还能否再续前缘就得看仙君的意思了,“明早我们就回清源。”

“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司紫突然说道。

“为什么?”杉萝不解地看着他们两人,虽然她才来一天,但还是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别扭,吵架了?

“一开始我跟在凤生身边只是为了学习如何做一个女人好嫁人,现在我已经学得差不多了,所以是时候离开了。”司紫强颜欢笑的说着。

“不后悔?”杉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二人,也不知道是在问谁。

“明早我就出发!”司紫说着,便进屋去。

他们之间的决定,杉萝也无权插手,多说无益,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吧!这样凤生可以继续留在清源帮她了。

敖媚表示同情,决定将敖春的灵珠还给他,但敖春不愿意要,拿了灵珠就得回东海,他实在不想回去!但这都不是问题,敖媚强行把灵珠塞入他口中,额头上一对龙角蹦了出来。

一行人就这样离开这个渔村了,除了敖春,其余都有和娴儿道别。

娴儿将他们送到村门口,目送他们离开之后,便独自回家去,只是还没到家的时候就被村民们给围住了,不由得一怔问道:“大家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个变。态,恶心的女人,居然喜欢女人,难怪一直不愿意嫁人!”为首一女子囔囔道,昨天她不小心听到她和大春之间的对话,知道她的秘密之后没有要隐瞒的打算,而是偷偷告诉村里人,谁让她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这个狐狸精呢?

村民们都知道娴儿的秘密之后,没有立刻来找她的麻烦,而是想等那些外来人先离开再说,否则他们一定会帮她的!所以那些人一走,娴儿的麻烦就来了!

“娴儿,原来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你有这个癖好啊……”昔日里的好姐妹们在这一刻听到娴儿的秘密之后,又想到平日里她对她们的好,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我……”娴儿曾无数次幻想过她这个秘密被公诸于世之后,这些平日里友善的邻里乡亲会如何看待她,如今看到他们一张张神情就已经心知肚明了,没有人会接受这么一个她!

“乡亲们不要再说了,直接浸猪笼吧!我可不想让我的女儿和这样一个人接触!简直就是我们渔村的耻辱。”

“什么?”娴儿忍不住后退一步,眸子里满是惊恐。

“浸猪笼!浸猪笼!浸猪笼!”往日里友善的村民们在这一刻仿佛魔鬼附身一样,都起哄将她浸猪笼。

“不要,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没有错!”娴儿试图挣扎着,可还是被几个男人给装进猪笼,瞬间红了眼眶,害怕道:“求求你们,不要……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爹娘……”

“我要是你早就去死了。”

“淹死她!淹死她!淹死她!”

娴儿在猪笼里挣扎着,看着自己被抬着步步向东海走去,心咯噔了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没有错!谁来救救我?

与此同时,杉萝一行人正准备各分东西时,杉萝却忽然听到什么似的,下意识安静下来,清清楚楚的听到娴儿的声音,“小萝,救救我。”

其他人并没有听到一样,伸出手掐着指道:“不好!娴儿她好像出事了。”

哗啦——哗啦——

海浪不停地翻滚着,娴儿脸上的水珠已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海水了。娴儿的爹娘一听说自己的女儿被村民抓去浸猪笼,立马就赶过来了,撕心裂肺的叫唤着,村民们不但旁若无睹,还阻拦他们禁止在往前一步。

“爹——娘——救——”娴儿大声呼救,可到后面,海水堵住她的嘴,呛着鼻子了,难受极了。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娴儿。”不明真相的娴儿爹娘撕心裂肺的呐喊着,可没有一个人为他们解释一下,打算先把重要的事办了,其他事都推后。

猪笼系了块大石头,这块石头足够将她沉到海底淹死!伴随着村长的一声令下,石头被扔到海里,也将娴儿一同带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