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89章 娴儿的选择

第189章 娴儿的选择

咕噜咕噜,猪笼因为大石块正速度的往下沉,娴儿在猪笼里挣扎着,口中吐着气,看着自己离海面越来越远,心里难受极了,面如死灰的把眼闭上。

扑通一声,有什么巨物冲入水中向她游来。娴儿睁眼看到一条青龙正向她游来,不禁欣喜的抓着猪笼继续挣扎着。

杉萝一行人还是及时的赶回来了,敖春毫不犹豫地化作原形下水去救娴儿。

司紫一个施展轻功飞了过去,拔剑怒指这些无情的村民,恨不得将他们都杀了,娴儿哪里做错了?需要被禁猪笼!

“咳咳咳。”娴儿被敖春抱在怀里不停地咳嗽,身上都湿透了,一头秀发垂落在水面上。见此,娴儿的爹娘赶紧上去,对大春特别的感激涕零。

村民们知道这些人不是那么好惹的,连连后退,还把刘村长推出去,他是一村之长,有什么事他必须出面解决,这次娴儿的事也是他起的头,这不偷听到娴儿和大春的对话就是刘村长的女儿刘丽萍!

“刘村长,娴儿她哪里做错了,你们要这样对她?”凤生愤怒的上前质问着。

“她她她……她不正常,居然喜欢女人,我们村不欢迎这样的人。”

“是啊,如果她还留在村子里的话,我们这些姑娘该怎么办?我们才不要变得像她那样不正常。”有人跟着附和着。

“那也不能致她于死地,你们有什么权利这么做?”凤生几乎是冲着他们咆哮,一个个都忍不住往后退。

杉萝拦着凤生,他是妖怪,不方便插手凡人的事,万一哪里的捉妖天师给知道了,一定会以为祸人间,危害凡人的罪名将她收服。所以凡间的事还是交由凡人来做比较好,她和司紫都是凡人。

“这也不是娴儿愿意的,只不过她这种情感与生俱有,她也没得选择,和别人不一样你们以为她会好受到哪里去?”杉萝站到刘村长面前说道,“可我相信最让她伤心的莫过于你们知道她的秘密之后,对她的所作所为。”

“刘村长,你身为渔村的一村之长,遇到事情不想办法解决也就算了,居然选择浸猪笼这么残忍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做渔村的村长吗?”

“你又是谁?这是我们渔村的事,为什么要你一个外人来干预?”刘丽萍不爽的问道。

“外人?我对渔村来说是个外人,但你们对娴儿家来说也是外人,你们不也干预得很爽?二话不说的就擅自做主把人给浸猪笼了。所以现在到底是谁在多管闲事干预人家的家事?”

“你!”刘丽萍被呛得间接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说真的娴儿喜欢谁真的碍到你们什么了吗?你们没有办法接受是人之常情的事,大可以选择不和她来往,但你们没有权利剥夺她继续活下去的自由!”

“哼,以前是没有碍到我们什么,那是因为我们压根不知道她的秘密,可如今她的秘密已经众所皆知,乡亲们自然没有办法容忍了。不过我们没有办法容忍,但你们一家三口倒是可以离开呀!”刘丽萍咄咄逼人道,就算浸猪笼没有成功,但能把人给赶出村子也是可以的,“如果你们认为我们这么做是错的,大可以去找个能够容得下你们的地方,哪里都好,只要不是这里。”

听到这里,娴儿很是伤心,对于刘丽萍的说辞,其他人一点异议都没有,像是认同了她的话一样。他们的嘴脸不断刺激着娴儿的神经,是那样的难受,让她慢慢认清现实,虽然有杉萝的鼓励,可一个人的鼓励全被面前这些人的嘴脸给淹没了。

世人没有办法接受她的存在,她也没有勇气活在他们的唾弃之中。想到这里,娴儿直接向司紫冲去,抢过她的剑往脖子一抹,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叫杉萝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鲜血喷溅而出,溅了司紫一脸。

下一秒!尖叫声划破东海的上空。村民们都被娴儿的举动给吓到了,刘丽萍的脸色唰的下惨白无比。

“天哪,我的娴儿……”娴儿的娘无法接受,直接晕了过去。

“孩子她娘!!!”

“娴儿!!!”

现场因为娴儿的举动一片混乱,敖春眼疾手快的接住娴儿,伸手捂住她的脖子,血从她的口中溢出来,努力挤出一抹笑来:“大春哥,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想说这辈子能遇到你,能让你爱着真好,让我相信我在这个世上并不孤单,只可惜我……我没有办法回报你的爱,对不起真是对不起……”娴儿说着泪水夺眶而出,敖春喉咙难受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娴儿又看向杉萝,“小萝,原谅我选择结束我自己的生命,这样活着实在太累了,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谢谢你……敖姐姐,请你原谅大春哥,如果我一早就向他坦白的话他就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举动来,请……请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

娴儿艰难的说出这些话来,头便向后仰去,最后看了这个世界一眼后,眼睛慢慢地闭上了。

“娴儿,娴儿……”杉萝等人都会娴儿的离去而感到难过,特别是司紫,接受不了娴儿是死在她剑下的。

娴儿的魂魄就此脱离自己的身体,看到那么多人在为她伤心难过,很是欣慰。杉萝他们皆看到娴儿的魂魄了,她的魂魄正向他们挥手道别,还让他们帮忙向她爹娘转告一声,来世在做他们的孩子,以报答今生所不能报答的养育之恩。

黑白无常没多久就出现了,把娴儿的魂魄带到地府去,杉萝担心他们会因娴儿是自杀而让她下地府,她无论如何都得帮娴儿去轮回!

敖春也挺后悔的,抱着娴儿痛哭,不论她从头到尾有没有喜欢过自己,他都喜欢过她!千不该万不该连声道别都没有就走了,其实她心里也是很痛苦的,否则不会再度选择了结自己的生命。

娴儿,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