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98章 紧急撤退

第198章 紧急撤退

夜晚中的灵蛇宫在如虹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通明辉煌,鳞次栉比的亭台楼阁巍峨庄严,丝足之声不绝于耳。杉萝戴着面具走在人群之中,十六岁的她终于不会再被淹没在人海找不到了。

手持着灯笼走在他们三人之中,眼前一条长长的阶梯是通往灵蛇宫的要道。大家都是结伴而来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脸,有说有笑的,就像他们一样!

杉萝走到旁边向一个蛇妖打听有关白彦亭的事,白彦亭乃蛇王的儿子,这里的居民肯定对他熟得不能再熟了吧?一个人的品行如何从本地居民口中还是能大概了解一下的。

“请问这个小蛇王是个怎样的人?”

一说到白彦亭,身旁的蛇妖姑娘便开始犯花痴了,“这还用得着说吗?小蛇王是非常绅士的一个男子,能嫁给他的姑娘真是三生有幸啊,小蛇王好帅。”

“那小蛇王可有意中人?”

“意中人?不曾听说过,小蛇王好帅。”

“意中人咋可能?王室中可是有明确的规定,蛇妖一族以权势为重,一旦得不到闇云宫那边的重用,其他妖族就会爬到他们头上去获得闇云宫那边的重要,到时候就得看别人的脸色了!所以蛇王对子女那是相当严厉,一旦被发现在外面乱搞儿女私情不务正业,就得培养族里其他长老的后代!所以小蛇王是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毁自己前程的,而蛇王压根不允许自己手中的权利流落到其他长老手中去。”一个胖胖的姑娘不以为然的说着,这是众所皆知的事!

“不过……”

“不过什么?”

“蛇王为了能够巩固自己在妖界之中的地位,已经和关系要好的蛟龙一族联姻了。”

“谁跟谁?”

“白映雪和万珏。”胖胖姑娘真是有问必答啊。

听到这里,杉萝的嘴角依然噙着一抹笑意,腹议道:这么说他们现在是向陷阱走去?

想到这里,杉萝便感激地道了声谢,走到胖胖姑娘身边给她指了个人,然后在她耳边说了悄悄话后便离去了。留下胖胖姑娘一脸的诧异!

杉萝把那三位给喊住,让他们不要再往前去了,好在及时打听到可靠的消息。否则今晚会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

“怎么了?”

“先离开这里再说!”杉萝一边挤着拥挤的人群往回走,一边掐着指,之前卜了一条不好的卦,原以为是在示意她这个感情不顺,看来是别有它意!王玉王玉合起来不就是一个珏嘛!居然现在才意识到!

与此同时,万珏和白彦亭兄妹三人一边偷偷商议着施以调虎离山计将他们几人分开独独对付凤生就可以了,一边耐心的等他们的到来。不知过了多久,才等来守门侍卫风风火火的来禀报说是那几人离开山庄了!拦也拦不住!

“为何突然就离开了?”白彦亭现在就是一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好不容易将他引到这里来,怎么能让他说走就走?”万珏说着,站起身就去了,白映雪赶紧跟过去看看。

杉萝在跑路的过程中将所打听到的事告诉他们,“蛟龙和蛇妖是亲家是一伙的,要合起来对付你。”说着看向凤生,叫段生和张远有些不解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惹到他们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先离开这里再说。”

听到这里,凤生的眉头不由得紧皱,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

四人一路跑进一片林子里,御剑跑路更容易被发现,所以还是算了。

没多久,三道光从天而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瞬间刹住步伐,准备往回跑时,白彦亭又化作一道光堵住他们的路,前后包抄!会法术了不起啊?

“凤生,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万珏上前一步道,唇角一勾,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杀气,他那张脸就算化成灰也能够认得出来。

凤生紧皱眉头,没有说话。

杉萝小声对段生和张远说着,让他们保护凤生,她则勇敢上前一步,“各位,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协商一下这件事该如何解决行吗?”

“你又是哪根葱?”白映雪不屑地双手抱胸道,这件事没办法好好商量,她可是经常看到万珏他为他的妹妹伤心,就是他心中的一道坎儿,如果迈不过去,让她就没办法嫁给他了。

“映雪不得无礼,她是月老庙的庙祝。”被万珏出声这么一制止,白映雪便没有继续说什么了,这个庙祝她有所耳闻,好像跟月和的关系不错。

“我们不想跟你们作对,把他交出来,你们就可以走了。”

“凤生是仙君赐给我的。。宠。。物,打狗也得看主人。”杉萝故意把月和给搬出来,希望他们能就此作罢,“所以你们要嘛接受私了,要嘛就用武力解决,我们都是来自三清观的,所以我不建议你们选择后者。”

“哼,你们真以为天上那些人会把你们放在眼里?就算我们现在把你们给杀了,天上那些无情的神仙也不会为了你们而挑起战争的,他们只会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过是没了几个弟子,再招便是了。”万珏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嘲讽,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是啊!历来的战争都是你们这些愚蠢的弟子冲在最前面白白牺牲的。”白彦亭跟着附和道。

“就是,你们注定是要修仙的,而凤生又是我们妖界中的一员,何必为了他自毁前程呢?”白映雪也开始给他们三人洗脑,“你们的仙庭考试就快到了吧?千万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生事啊。”

“嗯嗯,你们说得好有道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杉萝差点拍手点赞了,“不过背叛这种事我是做不出来,两位师兄,仙君把这件事交由我解决,你们不该在这里的。”

“背叛这种事我也做不出来。”段生双手环胸道。

“修仙之路没有你们相伴,就没意思了。”张远挑眉一笑。

对于,他们这一豁出去的举动,凤生非常感动。人生难得几个真朋友,没有白来这人世走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