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99章 林间一战

第199章 林间一战

夜,万籁俱寂。

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宇上。而此时月光下的小树林如同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朦朦胧胧,婉约一幅泼墨的画。

看到他们三人如此坚决的态度,万珏也不再好言相劝了。他们坚持,他为了妹妹也会坚持到底,一定要把这个混蛋带到冰棺前。想到这里,他的眸子瞬间冰冷了许多道:“凤生,心儿她是那么爱你,她现在生不如死的呆在冰棺里,你怎么还能苟活着?你宁愿成一只猪妖也不愿意见她一面,妹妹要是知道这事一定会很伤心的。”

“如果我知道我的离开会让她遇到危险,我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对不起。”沉默许久的凤生终于开口说道。

“既然觉得对不起,那就随我妹妹去吧。”他一直找不到能够挽救妹妹的办法,准备抓到凤生的时候,让他陪着妹妹一块走,这样妹妹在黄泉路上才不会觉得孤单。

“现在还不行!”凤生果断的拒绝了,寻思了下,还是说了出来,“我爱上了一个凡间女子,我想和她白头到老,到时候我一定会来给你一个交代,你要杀要剐都没问题。所以请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到时候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

“你说什么?”万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居然没有感到内疚,还爱上别的女子?还要和她白头偕老让他多给点时间?会不会想得太美了。

凤生还想说什么时,被杉萝给制止了,替他说道:“万珏,你要搞清楚凤生他并不是杀害万兰心的真正凶手,他纵然有错,也罪不至死啊,现在他已经向你这么承诺了,我们大家都可以作证。所以你就接受这个条件吧。”

“不可能!”万珏果断的拒绝了,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杀气,似乎他们这些话把他给惹怒了。反正他说来说去就是要让凤生现在去给万兰心陪葬,完全没得商量咯?!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再不把他交出来,我就对你们不客气!”这话一出,戾气不断地从万珏的体内散发而出,隐隐约约感觉到被一道气息所压迫,再看向小道旁的花花草草都被压弯了腰!

看到要动手了,白彦亭这心里还真是慌啊!白映雪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万珏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完全没有想到什么不妥。

凤生站到三人面前去施法抵挡住万珏的戾气,蛟龙一族的邪恶之气过于强大,所以四海龙王才会和蛟龙一族划分界限,因此蛟龙被迫到妖界落地生根为闇云宫所用。

如今他们四人就算合起手来也不可能会是他的对手!只能试着拼一拼了。

三人趁机拔剑摆阵法,他们所修炼的阵法正好可以和这些邪恶的妖气、力气相抵抗!

白映雪打算亲自去对付那三个不知好歹的三清观弟子时却被她哥哥给阻止了,“你别上去瞎掺和了,传出去会说我们凌弱。”区区四个人真的不需要一蛇一龙出手对付好吗!万珏他一个人就可以摆平的。

杉萝三人为一体和凤生一起合力对付万珏。手持长剑一下一下的挥着,剑气形成一条条若隐若现的银丝,有银丝就代表着他们三人有真功夫!

怦怦怦,三人直接被震了出去,皆摔在地上,疼得龇牙又咧嘴的。凤生看了一眼,打得更加卖力了。

杉萝三人继续启用剑阵,御着剑选择远攻,手中快速掐着指,口中快速决了个口诀,三把长剑皆飞向万珏,乒乒乓乓的擦出不少的火花,万珏是龙,身体有很好的龙鳞保护着,完全就是刀枪不入啊!直接徒手握住烦人的剑身,一把折断,猛地一个转身对着杉萝就是一掌,段生眼疾手快的为她挡下来,直接撞着她又一次飞出了好远去,连滚了好几个滚,掀起了一阵尘土!

见此,张远自己一人上去也被震飞了,重重地摔在一棵树上,晕了过去。

杉萝被段生压。在身下,重得她都没力气把人给移开了,拍拍他的脸颊道:“师兄?”看到人没有反应,用力把人给推到一旁去,这才得以坐起身来摇着他的身体,“师兄,醒醒啊!”任由她怎么唤他都没反应,赶紧喂他吃点丹药,还多吃了几颗。

剩下凤生和万珏单打独斗了,正合万珏的意思!

最终凤生还是不敌万珏,直接被一脚踹倒在地,一口血喷在地上。

忽地,一道声音飞快地从他脑袋上“唰”的一下飞驰而过,砰砰两脚踹在万珏的肩膀上,叫他连连后退。

猛地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站着一个身影,手持着一把紫色长剑,身形挺拔地站在他面前,他的手来不及抓住她时,两脚一瞪便挥着剑朝万珏杀去了。

凤生的心咯噔了下,不顾身上还有伤,赶紧过去帮忙!正好从万珏的手掌下把司紫给拉开,和万珏对掌不敌又飞了出去。

司紫惊呼一声,面具下的脸更是愤怒,竟敢伤她的男人!想到这里,又一次挥剑而去!

“不要啊……”凤生气得说不出话来,嘴里不停地呕着血,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气道:“万珏,快住手,我跟你回去!”

“她便是你口中那个凡间女子吗?有胆量!”万珏冷哼一声,然后整个人跳起来不断地飞踹司紫的胸口,司紫咬牙不停地后退,“既然你说等她死了之后再下去陪心儿,那我现在就送她去见阎王!”

万珏说着,右手化成龙爪,锋利的爪子不断地泛着寒光,一只爪子如同锋利的长剑一般贯穿司紫的的身躯,鲜血喷溅而去!白彦亭和白映雪都不忍看下去了!

司紫闷哼一声,低头看着贯穿自己身体的爪子,不禁拧着眉头。

嘶啦一声,伴随着万珏的爪子抽出来,鲜血喷溅而出,溅了一地!身体直直地向后摔去,凤生的双手颤。抖地将她抱在怀里,瞬间红了眼眶,泪水模糊了脸,颤颤地摸着她的伤口,喉咙难受得说不出话来,“你……你怎么那么傻?不是让你走吗?为什么还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