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01章 凤生的选择

第201章 凤生的选择

异界大陆,青武国。

正值五月。

夜,万籁俱寂。

一阵大风刮来,吹倒一片草地。

风呼啸,夜嘶鸣,树叶沙沙作响。

枝桠被夜光投射在了地面上,露出可怖般的魔爪。

皎洁的月光如同一层薄纱似的,为这座府邸披上了纱巾,朦胧十足,鬼魅十足。

可就在这样一个夜幕下,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道流光悄然的从天而降,落在了凌安城中的一户人家的院子之中,散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那道光芒如同白昼一样照亮了整个院子,但持续不到五秒钟,那道白昼就消失不见了。

眺望院中,角落里有一棵大树,在这样一个夜幕之中,居然有个姑娘被捆在树干上,全身上下,无一处是好的,脸上、脖子上、身上的每一处都有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看上去像是被鞭子所致。

这位姑娘,看上去也才十三四岁,为何会遭到如此这般对待?看她身上所穿的是该府邸丫鬟的服饰,实在叫人难以想象这之中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事仿佛跟躺在里屋的人没有很大的关系一样。

可谁又能想得到也就在这样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躺在里屋的那个女子体内的灵魂发生了异常的变化,只因一碗有毒的水。

翌日,天边露出鱼肚白,碧蓝的天空如同一面镜子,仿佛轻轻一敲就会出现裂痕一般。

躺在里屋的姑娘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琉璃推门进去时,看到她的主子抱着头痛苦的从**滚落在地,心不由得咯噔了下,继而惊呼了一声:“大小姐,您怎么了?”

“好疼啊,我的头好疼啊……”南若在冰凉的地面上抱头挣扎着。

“来、来人哪,快来人哪。”琉璃迟疑了一会儿后,急匆匆地跑出去喊人。

无数画面如潮水般涌入南若的大脑,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了意识,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小姐好好的怎么会中毒?”

柳氏柳如烟冷眼横扫了眼跪在屋里的五个丫鬟,每个人都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南府的女主人。

“琉璃,你说!”

“回大夫人的话,奴婢不知。”不管知不知情,她们都得遭罪,大夫人不会饶过她们的。

“混账!别以为本夫人不知道你们这几个死丫头的心思,要是大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要你们陪葬。”

屋内,窒息般的安静。

南若早已醒来,只是想先适应一下自己的新身份罢了,这个原主因为中毒,而自己则因为来不及注射疫苗,才会魂附她身。

柳如烟的话她也听到了,她之所以那样讲那些丫鬟,是因为原主的自身人品有问题。由于原主是正室所出,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难免会有千金小姐那些毛病。

不过这个原主好像狠了点,蛇蝎心肠用在她身上都不为过,且恶名远扬了。

噢!这个原主也叫南若。

南若假装刚从昏迷中醒来,着实把柳如烟高兴坏了,赶紧让柳絮去把大夫给请来,让他再来给南若把把脉。

南若的醒来让谨兰苑里的丫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不醒她们可以一死百了,醒了她们却会受尽折磨,还不如不要醒来的好。

南若呆在**休养了几日后,便可以下床走动了,谨兰苑的丫鬟们的小心谨慎她也感觉到了。所以,她用这个南府大小姐的身份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解散这些不想伺候她的丫鬟们。

南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在丫鬟们的伺候下进行了梳洗,打扮,着实享受一番衣来伸手的滋味,可是当看到她的脸变成了浓妆艳抹的白脸就高兴不起来了,皱了皱眉道:“怎么把我的脸化成这个样子?”太浓了!

“小……小姐饶命啊……奴婢们都是按照小姐的喜好来做的。”五个丫鬟立马跪了一地。

“算了,起来吧,改成淡妆。”

“是是是……”丫鬟们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将自己脸上的浓妆卸了。

着月白色拖地长裙,同色的锦缎束腰,身披白纱,显得清澈透明,亦真亦幻。双眸淡淡,给人一种幽静的感觉,俏鼻高挺,薄唇浅红,肌肤似雪。头上三尺青丝,两缕披在胸前,剩下的在头上挽成朝云近香髻,斜暂一支镂空兰花珠钗,整个人看起来素雅而又不失气质。

南若看着镜中的自己,抿嘴一笑,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不仅她有这样的感觉,就连身后五位丫鬟亦有同样的感觉。

南若眼底似装了一抹清泉,泛起一番漪澜,从远处看去,婀娜多姿,美若天仙。

“小姐……求您饶了奴婢吧……求您赐一碗水给奴婢吧……奴婢就要不行了……”外面有人在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求饶着。

南若不急不慢地走出去一探究竟,只见一个看起来十三岁左右的丫头被捆在树干上,那丫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嘤咛,眼皮垂帘着,想来是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了。

“小姐……求求您大发慈悲饶了奴婢吧……”那离死神不远的丫头,继续用微弱的声音求饶着。

玉儿比较倒霉,正好在原主心情不好的时候出了点错,才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南若看在眼里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对这么小的丫头都下得了手,但又不能暴露自己的底细,睥睨了她一眼道:“把她放下来,再找个大夫帮她看看吧,还有!你进来。”

“谢谢大小姐,谢谢大小姐。”

院子里四个丫鬟又一次跪倒一片,一个个感激涕零的。

琉璃按照南若的吩咐,把门给关上,然后再乖乖的站到她面前来听后差遣。

南若已经注意她很久了,表面故作害怕自己,其实心里一点都不怕,好几次对话都敢直视她的眼神,其他丫鬟就不会。

“琉璃,你知道本小姐为什么要独自找你谈话嘛?”

“回大小姐的话,奴婢不知。”

“现在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好好珍惜的话,那就休怪本小姐无情了。”

“不知道小姐您想让奴婢交代什么?”琉璃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你还敢撒谎!毒害本小姐究竟是你的主意还是另有他人指使你这么做的?”

琉璃低着头,眉头轻轻一皱,她所了解的大小姐一直都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除了欺善怕恶,恃强凌弱之外的优点,还会对男人花痴,这样一个人压根就不会把下毒这件事怀疑到自己头上来的,到底是何时察觉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