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02章 不一样的试炼

第202章 不一样的试炼

凤生的事情过去之后,杉萝便开始潜心修炼,不论是剑术还是预测,她都下了不少的功夫!势必要让自己成为一个不需要别人保护的人!

天气真冷,在寒气中一切都仿佛结了冰,便是空气,也象快要冻结的样子。

杉萝不停地搓着手,实在受不了时才将灵力游遍全身,这才叫身子暖和了许多。把准备好的盘缠和干粮都放到书篓里,月和以一道光下来月老庙,杉萝仿佛感觉到什么似的,背着书篓就跑去月老庙了,就连罗思雨和解丹凤在叫她都没听见,盆栽忘记带啦!

二人低头看着这一盆被它主人落下的盆栽,不禁摇了摇头,历经几个月的时间,几乎天天都施以灵气,好不容易萌芽,真是不容易啊!

杉萝是感觉到月和下来月老庙才会跑得这么急,一到月老庙果然就看到他的身影,好不开心,她想说的是她已经熬到第二次仙庭考试了!还有两次她就可以嫁给他了!到了现在,这个愿望还是那么的强烈,哈哈。

“月和。”

“你来啦。”月和转过身来,鬼斧神工般雕刻出来的俊脸尽是浅浅又温柔的笑意。

这些日子他们俩都各自为自己的事忙活着,她特别的累,一天到晚的时间都安排满了,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回到寝殿倒头就睡。所以现在一见到他,一脸灿笑道:“想死你啦。”

“你去吧,如果考过了,我会让清风明月给你准备点好吃。”

“那如果没有呢?”

“你敢没考过就试试看。”月和伸手掐着她的脸,很有肉感。

“我可不会拿我的幸福开玩笑,保证会考过。”

虽然他们有段时间没有相见,可月和总是会在观世珠前看着她每天那么努力的在修炼。全方面都大大的有进步,所以他感到非常欣慰!

那边崔判官也在为段生打气加油!而这次张远也有土地公公现身鼓励相送,所以他和杉萝离开的时候,脸上满满都是幸福感。段生心里也是高兴,只不过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三人又一次扮成文质彬彬的书生向遥远的登仙湖而去,其他师兄师姐们也陆陆续续结伴前行,大师兄让宁真儿同他们一起上路。因为本观就只有他们四人是要一枚升二枚的,一起上路比较好。

既然是大师兄的安排,杉萝就算不愿意也只能点头。入观以来,她和宁真儿并没有过多的接触,他也因为长孙灵被她赶走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不过她也没打算跟他把脸撕破,毕竟他在财神爷座下工作。所以还是趁这次修复一下关系,多个朋友也比多个敌人好!

昨晚,大师兄还举行了欢送会,这一个集体在这次仙庭考试之中,有的会回到凡间去,有的会被调到其他地方去,这里也会继续收纳新人,是去是留全是上面的安排了。

所以一个个都非常不舍,有的甚至都抱在一起痛哭鼻涕了。不过杉萝他们还没到烦恼的时候,这些都是准备三枚升四枚的师兄师姐们该烦忧的事,四枚跟三枚不在一个级别上,顺利考中四枚的师兄师姐们皆会被分配到更好的三清观之中!考不上的则回到凡间去!就跟读书几年也要毕业是一个道理的!

而他们目前才一枚,升了二枚之后依旧能继续留在本观!但多多少少还是不舍得一些师兄师姐,同寝殿的罗师姐和解师姐,猴子师兄和樊师姐,他们都在这次仙庭考试之中何去何从?不舍啊不舍,所以全段时间促膝长谈通宵,彼此分享一下人生中所遇到过的趣事。讲着讲着,眼眶就红了,彼此拉勾,不论她们之中哪个人回到凡间,都记得去看对方!

大师兄侯平还是可以留在这里,他是上面专门指定的,可以自由选择是参加还是不参加!就算他考到四枚,也依然要留在本观管理一批弟子!

这次,面临着他们又是一场不同的试炼。有了第一次不太糟糕的试炼,相信这次会有好转的!

这次的试炼可以使用法力了,可能在路上试炼的内容比第一次还要厉害,需要用法力才能够解决,这样一想允许用法力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啊!

目前试炼的内容未知!

四人共御剑两把,段生载着杉萝,张远载着宁真儿,大家都在猜这次会进来多少个新人!

“我们进来那会儿也才五个,希望这次多点。”杉萝非常期待她终于要晋升做师姐了。

“观里三枚铜钱的师兄师姐们并不少,所以这次他们都要离开,数量肯定要在新人这块补上。”段生一边御剑一边说道。

其他人点头表示同意他说的话!

“喂,注意前方。”宁真儿突然开口说道。

三人的视线皆向前方转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带有黑雾的龙卷风正向他们这个方向而来,方才没有的,怎么突然就出现了?

“要不绕道走?”

“试试吧。”

只是不论他们如何绕道都离龙卷风越来越近,风像只无形的大手,掀起灰沙细石,砸得四人睁不开眼睛,“看样子是试炼出现了!”

“什么?这个时候!”

“抓紧了。”段生说着,便握住杉萝的手。

下一秒,他们直接被吸进龙卷风里面,龙卷风内并没有飞沙走石的,一个个手拉着手围成个圈,不停地旋转着,杉萝都快吐了,这晕眩的感觉实在是太酸爽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旋转终于停下来了,而他们四人也进入某个地方,杉萝来不及观察就跑到一棵树下作呕了,把今天吃的全都吐出来了,实在是憋不住了。

看到她吐成这个样子,张远也想吐了,跟着干呕,宁真儿和段生的脸色没有好看到哪里去,选择到河边拍下脸。

段生把晕眩感用冰凉的水拍没了之后则弄了些水来给杉萝漱口。杉萝胃里那叫一个难受啊,不过吐出来已经好很多了,这才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儿啊?”

“看样子是通过龙卷风进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了。”

“得想办法出去才行,否则我们会赶不上仙船登仙门的时间。”宁真儿拿着手帕擦了下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