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23章 囚禁石室

第223章 囚禁石室

杉萝暂时被囚禁在后山里的石室,这里面都是关犯了严重错误的人,要嘛就是用来长时间闭关修炼的,而她很不幸的是前者。自觉地走到石榻上,两位师兄便打开了一道结界,这样她就出不来,别人也进不去了。

看着石门被无情的关上,杉萝一屁。股坐在石榻上,事情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如果大师兄不彻查此事,单凭她欺瞒这件事定她的罪的话,那他就再也不是那个公平公正的大师兄了。

翌日,杉萝在藏书阁杀害同门师妹唐天姿一事,整个三清观的弟子都知道了。段生和张远不敢相信的想去后山石室见杉萝一眼,可是守在门口的两位师兄不让他们进去道:“两位师弟,你们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了,大师兄有令谁都不可以见杉师妹,特别是你们两个。”

无奈之下,他们二人只好去三清殿找大师兄把事情问个明白,还没等他们发问,侯平就反问他们道:“杉萝和月和仙君的事你们两个知不知道?”

张远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了,下意识看了段生一眼,只见段生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你们为何不阻止一下她?和自家神明相爱,若是传了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侯平大声呵斥着他们,这不明显是来找骂的?!

“大师兄,师妹就是因为如此才不敢宣张她和月和仙君的事,她也不是有意要欺瞒于你,只是想等到有资格站在月和仙君身旁的时候才会昭告天下的。”段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张远也跟着跪下来,附和道:“是啊,所以师妹她更不可能会杀害唐师妹啊,她做梦都想要成仙去到仙君身边,绝对不会傻到去杀害唐师妹的。”

“抛开这欺瞒一事不说,事实已经证明唐天姿就是因为她那一掌才死的,如果你们不信,大可以去看看她的五脏六腑,已然被震碎。”

段生什么话都不想再说了,起身离开三清殿,尸体正在左青师姐那,而这一结论还是左青师姐给的,所以侯平这次也无能为力了。因为左青不可能会冤枉杉萝的,她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检查,也不相信杉萝会做出这样的事,可事实就是如此。

段生和张远跑了进来,左青也没有拦着他们,让他们看下唐天姿的五脏六腑,的确和她所说的那样,她也不好再说什么,而是道:“听说杉师妹受伤了,我去看看她。”

“师兄,现在该怎么办啊?”张远都慌了,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我也不知道……”

杉萝躺在石榻上直咳着嗽,甚至咳出血来,脸色苍白的很,看到石室的门被打开了,连连坐起身来,“左师姐。”

左青赶紧打开结界进来,一眼就看出来她伤得挺重的,“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别提了,倒霉死了。”杉萝说着,又咳了几声。

左青先帮她施法治疗,虽然事实摆在眼前,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选择相信这个丫头,因为她能够明白那种为了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时的付出和牺牲,这么努力的她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毁了自己?且若她当真想杀唐天姿也用不着让自己伤成这个样子啊!

左青帮忙治好她的伤后让她躺下来休息一下,没有再过问其他的事,她不能够私下询问有关昨夜的事,也不能向她透露,来这里只是帮她疗伤的,“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左师姐,你相信我吗?”杉萝连连将她拉住。

“嗯。”左青点了点头,袖子一拂,结界消失了,走出去之后又拂了下袖子打开结界,这才离开。

杉萝心事重重地闭上双眼好好休息一下,外头的事自然会有人帮她调查的。

一时之间,杉萝杀害同门唐天姿以及和月和仙君的事就像瘟疫似的在各个三清观里传了开来,这事必然是从本观哪些人的嘴里说出去的,这么劲。爆的消息,肯定会疯传的!

如今本观都在议论杉萝的事,早练、早课、吃饭时都会偷偷议论,嘴长在他们身上,段生和张远就算不想让他们议论也阻止不了啊!可他们坚信杉萝一定不会杀人的!结果还没出来,现在下定论未免也太早了些。

各观疯传的同时,凌霄宝殿上也在议论着这件事,有些不看好杉萝的神仙就会说道:“必定是这个女弟子恃。宠。而骄了,知道自己是未来的月娘便目中无人,无视法则。”

“下面还未开审,现在就下定论有些过早了。”帮杉萝说话的是阎王爷,其实他也是在担心黑白无常错勾杉萝魂魄一事东窗事发,到时候玉帝怪罪下来,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月和,你怎么看?”玉帝问道。

“微臣还没有机会下去一趟,从旁人的两三句之中一时无法了解到事情的真相。”月和是这么说道,当然内心深处是相信杉萝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唐天姿的死讯已经通知唐家了,唐天姿的爹娘很快就抵达本观,还带了不少人过来,许是如果没有得到一个公道就要开战一样!

所以一大早三清殿上非常热闹,本观弟子站在右边,唐家弟子站左边,唐父唐母落座位置上,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好端端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二老节哀顺变。”

“你叫我们如何节哀?杀人凶手一日不处置,我的宝贝女儿就一日死不瞑目。”唐母掩面痛哭着,慕容诗音一直在旁边安慰她。

“这件事还在调查之中,恐怕一时半会儿给不了答案。”

“什么还在调查之中,我看你就是在偏心吧,虽然我的女儿之前得罪了你们,可她好歹也入了此观,你身为大师兄难道就不应该一视同仁吗?”唐父不客气地开呛道。

“自然不是,这件事我绝对会公平公正处理!”侯平不想跟他呛,但不喜欢他的话,但看在他丧女的份上就不跟他吵吵了,只是迟迟不审,只想多给段生他们一点时间!

最后,侯平答应唐父审问杉萝的时候他们必须在场这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