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24章 公开审问

第224章 公开审问

知道大师兄已经定下审问杉萝的日子了,段生和张远这边依然一点头绪都没有。只是左青有了一丝发现,但并没有告诉他们而是在第一时间告诉了月和。因为她怀疑杉萝一直不肯说,想必是在保护谁!

于是月和收到左青的消息之后便从天而降到石室里来,杉萝见他来了连连坐起身,像往常那样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道:“月和,你来啦!”

月和解除结界走了进来,往她旁边一坐问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我为什么笑不出来?我是被冤枉的!”杉萝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撒娇道,“月和,你要相信我是清白的。”

“我自然是相信你,但你得告诉我当晚还有谁在场?”

“没人啊,就只有我和唐天姿两个人。”

杉萝装得实在太像了,如果不是左青告诉自己的话,恐怕要被她给骗了,便皱着眉头道:“可是你左青师姐说打在唐天姿身上那一掌是男人的手,这你又该作何解释?”

“我的手有那么粗嘛……”杉萝开玩笑似的说着。

“杉萝!!!”月和愤怒地站起身来,甩开她的手,连名带姓的叫着她,叫她不由得一怔,“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在保护谁?如果你不跟我说实话,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

杉萝扑通一声跪在硬邦邦的地面上,紧紧地低着头不敢看他,他生气了,看得出来!声音颤。抖着,“月和,我不是凶手,但我也没有在保护谁啊,那晚的确就只有我和唐天姿两个人,你要相信我……”说着,伸手抓住他的袖袍,紧紧不放。

“唐天姿死得挺惨的,不但五脏六腑碎了,就连魂魄也没了,那她就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下手之人手段狠毒,为了不让我们知道真相连她的魂魄也不放过。”

“怎么会这样……”君陶他不可能会这么做,他自己都说没有杀唐天姿了,更不会怕这件事会被人发现啊,那只能说明陷害她的另有其人!

“如今就算唐家的人不找你的麻烦,你也会被按门规处置,杀害同门隶属大罪,到时候你会被赶出三清观。”月和背对着她无奈地说道,希望她能考虑清楚,如果执意要掩护那个人的话,那她就面临着被赶出三清观的下场,“所以你还不说实话吗?还是你当真要为了那个人断了我们之间的情?”后面这一句越说越小声,就像喃喃自语似的。

杉萝跪在地上,双手下意识揪着衣服,该怎么办?说的话段生的身份一定会暴露的,到时候那些神仙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可是不说的话自己又面临着被赶出去的下场,该如何是好?

“月和,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丝毫隐瞒……”杉萝含泪闭上眼睛道,听到这个回答,月和的双拳下意识握住,指甲插。进手心肉丝毫感觉不到痛楚,声音颤。抖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帮不了你了。”

月和说着,迈步准备走人,袖袍却被杉萝死死地握在手中,泪水夺眶而出,喉咙难受道:“月和……”

“不需你再这么叫我,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再也没有资格了……”月和最后失望地对她撂下这么一句话,无情地将袖袍从她手中抽出来,头也不回的离去,不忘将结界重新关上,杉萝跪在地上痛哭着,“月和……”

杉萝都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才睡下的,等被人叫醒的时候,一双眼睛又红又肿,来者是两个师兄,正要带她到三清殿审问。想到昨天月和对自己失望的神情,心揪了下,好痛!

在师兄师姐师妹师弟的目视下,杉萝跟着两位师兄一道来到三清殿,里面聚集了很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但杉萝已经没有心情关注这些了,而是向段生抛去了眼神,可是从他的眼神看到自己这次真的完了。

跪在殿上行了个揖礼,一句话都没有说。

侯平看了杉萝一眼,便开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审问杉萝。此时此刻,凌霄宝殿上众仙也在云幕上观望这一幕。

除此之外,各观也都在现场直播这一事件。

“杉萝,对于杀害同门师妹唐天姿这条罪你认吗?”

“不认!”杉萝始终都低着头,“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杀唐天姿,明明是她先动的手,我后面只是反抗了下她就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后面侯平又让她把事情的原委都一一道来,一个细节都不要漏说。

“那夜又是瓢泼大雨又是震耳欲聋的雷鸣,唐师妹她害怕的躲到书架后面,然后又回到位置上来,没多久藏书阁的大门被风吹开了,我看她没有要去关门的打算,就自己过去把门关好,谁知一转过身去就挨了她一掌,吐了血,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动手?第一次在集市上也是她先动的手,却污蔑我说要杀人灭口,简直就是瞎扯!”说到后面,杉萝都嗤之以鼻了。

“那是因为你一直在背后羞辱天姿,还说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她才会找你算账。”陈中凯生气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一旁的慕容诗音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拉住他,现在不是他插嘴的时候。

“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不过我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她这辈子能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可不是我说的算!”这种话她也信?杉萝真想给她一记白眼,她妈生她的时候是不是把人扔了把胎盘养大了?

侯平让陈中凯闭嘴不要打断杉萝,让杉萝继续说来,叫慕容诗音暗暗地松了口气。

“如果唐师妹第一次是以他那个理由要杀我的话,也是醉了,这种动不动就对同门师姐喊打喊杀的人是怎么混到三清观来修炼?”

“你!”唐父看到此等杀了人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人,脸都青了,可碍于天上的神仙都在看着这一幕,不好发作!

“我什么我?唐师妹她笨没事,可笨到把我拉下水就是她的不对了!”杉萝说这话的同时还看了唐父唐母一眼,一脸的讽刺,她就算被赶出去,也要走得问心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