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25章 致命的指证

第225章 致命的指证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杀人的动机是怕爱上月和仙君一事被捅破,可我并不觉得爱上仙君是一件不齿的事啊,仙君又不是有妇之夫,我追求他有何不可?如果说人仙不可相恋,那为了能站到仙君的身侧就是我在此修炼的目的了,难不成这也有错?”杉萝大胆地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出来道:“既然我都说了我在这里修炼的目的是为了成为仙君的女人,那我就不可能杀自己的同门师妹。”

“她在撒谎!”蓦地一道声音从殿外传了进来,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转到门口,看到长孙灵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时,杉萝的眉宇紧皱不放,她来这里做什么?

长孙灵怎么也没想到杉萝也会有今天啊,真是天助她也!这下她总算可报巴掌以及被赶出这里的仇了,所以一听说这件事她便从江云三清观来到此地,为的就是来个致命的落井下石,叫她永不翻身!

“长孙灵?”侯平一眼就认出跪在杉萝旁边的长孙灵,也正疑惑她来这里做什么?

“弟子见过大师兄,见过各位。”长孙灵一跪下来便行了个揖礼道:“弟子可以证明杉萝为了不让自己爱上自家神明的事被捅破而不折手段做的事!”

听到这里,杉萝的脸有些难看,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步,半路杀出个长孙灵一脚无情地将她踹入万丈深渊!这个时候是最拼人品的时候,她的事要是再翻出来,自己狠毒的形象也就是铁铮铮的事实了!最后就算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法打动这些人来相信她了。

江云三清观的师兄师姐们纷纷不解长孙师妹怎么跑那儿去了?

“此话怎讲?”侯平都还没来得及张口发问,唐父便抢先他一步。

“唐师妹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其实第一个受害者的人是弟子。”长孙灵这话一出口,殿堂之上瞬间炸开了锅,杉萝抿了抿唇下意识的看了段生和张远一眼,这下完了。

“我之所以要离开清源到江云那去都是因为受到了她的威胁,在那之前就是因为不小心发现了她爱上月和仙君这一事被她拦下来并挨了她三巴掌,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申请调去其他三清观的话,那她就会让我在哪个三清观都呆不下去。如今她又因为这事杀了人,弟子这才觉得不能再这样沉默下去了,必须勇敢站出来指证她!”

下一秒,殿堂之上的议论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其他正在观看现场直播的地方亦是如此!竟然还会这回事!

“你胡说,事情的真相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你敢说你没有打我三巴掌,你敢说没有让我申请离开清源?”她说的可都是实话啊,只不过少说了一些重点而已,但是那些不重要,重要的事这几句话就能让大家看清楚她这个人。

杉萝一下子被堵得说不上话来,段生直接抱拳作揖道:“大师兄,事情的真相并不是长孙灵所说的那样。”

“哼,你们三个人平时关系是最好的,自然会为她辩解。”陈中凯嗤之以鼻的反驳道。

“杉萝,对于长孙灵所说的,你打了她三巴掌还威胁她这一事,你承不承认?”侯平又把视线转到杉萝身上来,杉萝无奈的把头点,现在的她真是百口莫辩啊,宁真儿的眉头不由得一皱。

“看吧,我说她恃。宠。而骄也没说错啊!”某个神仙开腔道。

“怎么会这样……”其他神仙开始议论纷纷,土地公、阎王爷和月和站在一块儿,三人什么话都没有说,杉萝她自己都承认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既然如此,人证物证俱全,是不是可以就此宣判了?”唐父开始咄咄逼人道。

侯平也没有办法了,事到如今他就算想偏袒一下她都不行了,无奈地叹了口气,义正言辞道:“杉萝乃本观弟子,如今却犯下此等大罪,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故收回铜钱贬为凡人,立即逐出清源,此生不得再踏入三清观一步!”

杉萝瞬间红了眼眶,拼命地摇头道:“大师兄,我没有……”

侯平不再听她为自己辩解了,施法强行收回挂在她腰上的两枚铜钱挂饰以及无定飞环又将她的灵力散去!紧接着一句“你好自为之”后,施法卷风而起将她的身体逐出三清殿送到山下。

“师妹——”段生和张远想要追出去却被身旁的人给拦住,顿时红了眼眶。

“啊——”杉萝惨叫一声从半空之中掉落地面,毫发未伤,站起身想要回去却被一道无形的法力给弹了回去,愣是趴在地上抬眸望着山顶上那一座肃穆庄严的道观,缓缓地把头低下,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

月和冷着一张脸,转身飞出凌霄宝殿回到月楼,清风明月正伤心的哭着,一看到他回来了更加伤心了,“仙君,现在该怎么办?”

“不要问我。”月和的眼神突然掠过一股寒流,骤然变得冰冷严峻。

“可是……”二人的话还没说出口,月和一怒之下把书案给掀翻了,案上的东西撒了一地,叫他们二人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浑身哆嗦个不停,因为他们从没见到仙君发这么大的火!他那张精致如画的脸变得越发冷漠和僵硬了,好像一块铸铁或是水泥,在没有能使它熔化。

时间,总有过去的时候。太阳,总有下山的时候。夜,总有降临的时候。然而,夜——也终究,降临了。

眼前的景色瞬间在杉萝的面前变得黯淡起来,旁边的那朵月季花蔫蔫的,无力的搭拉在旁边的叶子上,像一个因为悲伤过度而无力直身的姑娘。看着看着,禁不住与它同病相怜起来。有些冷,有些凉,心中有些无奈,一个人走在黑夜中,有些颤。抖,身体瑟缩着,心也在抖动着,杉萝看不清前方的路,何去何从,感觉迷茫,胸口有些闷,环视了一下周围,无人的绿荫小道显得冷清,感到整个世界都要将我放弃,脚步彷徨之间,泪早已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