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32章 千疮百孔

第232章 千疮百孔

渐渐地,杉萝已经开始头昏目眩了,感觉天地都在旋转,实在坚持不住,两眼一闭直接昏死在布满棘刺的石阶上。月和立即回天跪在凌霄宝殿上恳求王母停止考验。

可王母却不以为然道:“没得商量,你们的关系已经昭告天下了,如果再让其他人知道人和仙相爱这条路很好走的话,岂不是要大乱?所以说,她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爬到山顶上就可以重回三清观,二是放弃考验从此跟你一刀两断。”

短短谈话间,凡间的天黑了又亮了。王母让雨神下点雨把她唤醒,雨神只能唯命是从飞到外面去,白云一团团的如棉花,一卷卷的如波涛,像山峰相连般地拥在那里。

然后开始施法对着清源下了一场雨!

世界蔚为灰白色。顷刻之间开始沛然降下温暖的小雨点,不久就听到雨点落在整座山里,淅淅沥沥,响个不停。同时也一滴两滴的打在杉萝的脸颊上,最后将她全身都打湿了之后她才慢慢地醒了过来,身上的皮肉之痛叫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雨水沿着石阶上一路流下来,还带走了她的血一路滚滚而下,刷洗着石阶,很快石阶又变得崭新了。

杉萝醒来后抬头淋雨,张嘴喝几口,继续往上爬,如果在这个时候放弃了,前面这些都功亏于溃了,于是一边唱着歌一边往上爬,“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走、过了、一村又、一寨,小、和、尚暗思揣,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样、还挺、可爱……”因为疼得厉害,几乎是带着哭腔一个字一个字唱出来的,完全就是找不到调了。

又因为下雨的缘故,所以她脸上分辨不出是挂着泪珠还是雨珠,从身上所流出来的血都被滚滚而下的雨水给冲走了。

对于这样一个画面,众弟子以及众神仙都各有各的情绪,大部分都被她的精神所动容了。可他们动容又有什么用,王母娘娘压根就不为所动,只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此时此刻,雨停了。在杉萝坚持不懈之下,她终于快爬到山顶上了,眼看还剩下数百层石阶。可是面前有一块大约五十米长的石路要过,之后便是剩下的石阶了。看着这五十米长的石路上布满了棘刺,杉萝不禁吞了吞口水,简直寸步难行啊!

既然寸步难行就滚过去好了!想到这里,杉萝咬牙往棘刺上面一躺,一根又一根棘刺全都刺进她的后背,“啊——”忍不住叫出了声,泪水从眼角滑落,胸。脯一上一下的喘着粗气,连呼吸声都在颤。抖。咬牙翻个身,一根又一根棘刺刺进了胸口、肚子,“啊——”简直疼出一个新高度,几乎每一根棘刺上都沾有她的鲜血,继续咬牙翻身,一口气连滚了几下。

众人皆不忍直视了,听着杉萝一声又一声悲惨的叫声,月和的眼眶在这一刻红了,袖袍下的双拳紧紧地握住不放。

如今千疮百孔用在她身上是最适合不过的了,紫薇被容嬷嬷拿针刺对她来说都是一件小事了!

五十米后,杉萝赶紧爬起来,全身已经到了一种麻木的状态,咬牙一口气把最后的石阶都爬完,整个人直接躺在三清观大门口再也没有力气挣扎了。

段生、张远、宁真儿、左青四人带头跑出来,赶紧把人抱到药堂去治疗。见此玉帝暗暗地松了口气说道:“虽然杉萝只是一介凡人,但精神可嘉啊,不愧是要成为月楼女主人的女子,月和,朕看好你们!”

“谢玉帝。”

“王母,这下可以让杉萝回来了吧?”玉帝又扭头问一旁的王母道。

“既然她已经过了考验,那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王母信守承诺不会在为难她,但现在不为难并不代表以后不会为难。

月和下来之前,太上老君还给了他一瓶丹药让杉萝服用,这孩子他也挺喜欢的。

大师兄独自给杉萝安排了一间寝殿,观里单独拥有一间寝殿的人还真不多,大师兄本人以及左青,现在又多了一个她,毕竟人家现在可是月和仙君承认的未过门的妻子啊!待遇上肯定会有些不一样!

段生和张远帮忙把杉萝的包袱都搬到她的新寝殿,依然在上清宫里。月和坐在床沿上,多疑的看了段生一眼,觉得他有些不一样,气息。

段生似乎也察觉到了月和的视线,装作不知道,准备转身和张远一起离开时却突然被月和给唤住了,“段生。”

“仙君,还有什么事吗?”

“张远你先回去,我有事找段生。”

“那弟子先行告退。”张远行了个大大的揖礼道。

月和看了杉萝一眼,她全身上下除了一颗脑袋,其余地方都缠上了纱布,犹如一个木乃伊似的,安静地躺在**沉睡着。

月和转过身来,在这个房间施了一道结界,他们之间的谈话便不会被听了去,“这次小萝是在保护你吗?”

君陶知道瞒不过他,便老老实实地交代,“是!”

“那你究竟是谁?”

“谁不认识我都可以,你不认识我是不是有些过意不去了?我娘乃妖界之王,而我是我娘和那个渣男神仙的结合物。”

听到君陶的话,月和不由得一怔,难以置信道:“你是君陶?”他怎么也没料到他会出现在这里,还是以一个凡胎肉体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正是!现在你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怎样?是想告诉玉帝和王母吗?”君陶满脸的嘲讽,只要是为玉帝和王母的臣子他都看不起,特别是他!王母钦点的、负责掌管三界姻缘的月和仙君!说难听了就是王母的一条走狗,如果不是他深得王母的看中,杉萝今天又怎会受此等皮肉之苦。

“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手刃那个渣男神仙,他抛弃了我娘,任由王母对我们母子俩大肆追杀!所以我只能用这个方法混入仙界,他日修成正果成了仙便可以调查此事,揪出那个负心汉报仇。不过既然你知道那个负心汉是谁,何不告诉我一下,这样我就不用大费周折的去走这条让我厌恶的修仙之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