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33章 棘刺有毒

第233章 棘刺有毒

“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你爹是谁,我只能说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没能去找你和你娘。这次你也看到了王母的手段,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在你爹身上,所以你也别急着去恨他,等你知道了真相之后,再好好考虑一下该不该恨他,该不该杀他。”

“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到玉帝、王母那里揭穿我的身份?”君陶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

“小萝宁愿被逐出三清观也要护你,我又岂能让她的付出就这样付诸东流呢?”

“你变了!”君陶无比肯定的说道。

月和并没有回应他!而是静静地望着杉萝。

君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方才对他的嘲讽也在这一刻都消失不见了,转身准备离开,又回头向他道了声谢谢,这才带上门离开。

月和一直守在床边寸步不离,一直到杉萝被痛醒,脸上的神情才有了那么一丝丝不一样的情绪,“醒啦?”

“水。我要喝水。”

月和施法将桌子上的茶壶和茶杯都拿过来倒了一杯放在一旁,然后将她轻轻地扶起来,就算是这样轻轻一碰都让她疼得叫出声来。叫月和的心揪着不放,“忍忍。”

说着便把茶杯递到她嘴边,杉萝想要自己拿着喝却发现全身都被纱布裹着,就像一只木乃伊似的,眉头不由得轻佻,只好张嘴喝,只是喝了一口就受不了了,还不小心把他手中的茶杯给撞掉在地,碎了。

“月和,好疼,全身都好疼……”杉萝拧着眉头痛苦的哀嚎着,最后还晕了过去。月和想施法帮她,可是左青吩咐过,她用在她身上的是特制的药,所以他不能在对她施法,否则会阻碍了她的药效,痛是应该的。

这时,左青来了,端着一碗来推门而入。

“醒了吗?”

“又疼晕过去了。”

“我看看。”

月和给她让位,左青解开她手腕上的纱布,发现伤口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起了脓包在流脓,而且伤口都有在转黑的迹象,眉头不由得一皱道:“看样子那棘刺上面有毒。”

“什么?”

左青拆开整只手臂上的纱布,答案很明显,不是中毒又是什么?

左青让杉萝的身体平躺着,站到床对面施法,两掌之间跑出一道蓝色的流光将杉萝的身体紧紧包围着,现在她试着用仙术来为她排毒,只有先将毒排出,才能用她的特制药敷伤口。

月和怎么也没想到,王母会对杉萝做到这样一个地步,让她跪着爬布满棘刺的石阶也就算了,棘刺上居然还有毒!

左青的额头上渗出了不少的细珠,看到她的仙术对杉萝身上的毒起不了作用,便收法,不由得皱了皱眉道:“仙术没有办法解毒。”

“我回天找王母讨解药。”

“且慢仙君,如果我没有意会错的话,王母这次是冲着我来的!”

听到这里,月和的眉头不由得一皱,“冲着你来的?”

“兴许是觉得这次我坏了她的计划,你也知道,一直以来她看我也不顺眼。”左青无奈一笑,“刚好我知道哪里有能解小萝身上毒的解药。”

“那就更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了,你告诉我解药在哪里,我自己去!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向你师父交代。”月和一万个不答应她以身涉险。

“可是那草药非常稀有,只有我认得。”

“小萝我会让段生他们帮忙照看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左青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让月和一同前去,这样发生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她最终还是忍不住要对自己下手了!

在去昆仑雪山之前,左青特地把药方子交给段生,让他记得每天都喂杉萝喝药,至于身体上的皮肉之伤只能等他们回来再说了。

段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也特地去向大师兄禀报一声,大师兄让他在月和仙君、左青师姐回来之前都陪在杉萝身边照顾好她。张远总觉得这件事还是由他来做比较妥当,因为他总觉得段师兄有些不正常。

还能有什么事?

他又把记忆给弄丢了!

第一次凤生那件事不记得也就算了!这次他们俩一起为杉师妹找证据洗刷冤情的事他也没有印象了!所以太不对劲了。

段生也表示无奈啊,他是真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啊!他怎么知道自己睡一觉再一睁眼的时候,这件事都差不多过去了,自己居然睡了那么长的时间。可张远一直说他并没有睡那么长的时间,因为他们一直都在一起调查杉萝的事!这又要作如何解释?

“会不会是鬼附身?”张远突然说道。

“不可能吧!鬼附身是会遗留痕迹的,可我身体并没有,而且我的身体不可能轻易就被附身的。”段生反驳道。

“等左青师姐回来的时候,师兄你还是去找她看看吧。”

“也只能如此了!”他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毕竟杉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什么印象都没有。

期间,杉萝有醒来过一次。段生坐在床边一勺一勺的喂药给她喝,还告诉她棘刺上有毒一事,叫她的眉头不由得一皱。

“别担心,仙君和左青师姐已经去昆仑雪山给你找解药了。”

“你一定要挺住。”

“师兄,我换寝殿了吗?”杉萝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并不是原来的那个。

“是啊,大师兄给你换了新寝殿,单人的。”

“呵,和仙君的关系公开之后,我的待遇也不一样了。”杉萝还有心思开玩笑,那应该是没啥大碍了。

后面才从张远的口中得知:玉帝恩赦,唐天姿重塑肉身回到人间,听说魂魄找回来了,现如今被调到其他观里继续修炼。而慕容诗音也看在她年少无知被人利用的情况下,私底下严重警告一下,此后如果再犯一点小错都会被赶出三清观,所以希望她能珍惜机会,一心修炼。如今也不在本观,和唐天姿一样被调到其他地方去。

她本人也恢复了清白之身,整件事下来,她是最无辜的!受到影响比较大的可能就是长孙灵了,其他人都没什么事,唯独她被观里的师兄师姐们很不待见,都视她为落井下石的小人,平时的样子全是伪装出来的嘴脸,现在一想想都觉得恶心得很,不过这全是她自找的!如果她没有出来落井下石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可能她本人也没想到事情会逆转成这个局面吧!

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万般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