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34章 昆仑仙山

第234章 昆仑仙山

离昆仑山口不远的东西两侧,玉虚峰和玉仙峰亭亭玉立,终年银装素裹,云雾缭绕,形成闻名遐迩的昆仑六月雪奇观。玉虚峰,位于昆仑山口东面。雪山冰峰,峰顶高耸巍峨,山体通坡冻封雪裹,山腰白云缭绕,看上去犹如一位银装素裹,亭亭玉立的女子,昂然挺立在群山之上。

而高大雄伟的昆仑山就好像来自九天之外,白雪皑皑的山峰更是高耸擎日。

月和与左青一同在昆仑桥上现身,昆仑桥非常壮观,桥下的岩绝壁和万丈深涧。

桥两岸,绝壁相对,怪岩嶙峋,谷顶平坦,谷底幽深,形势极为险峻。站在桥上俯身鸟瞰,但见湍流不息的河水,在深邃险峻的幽谷中急湍喧泻,喷涌咆哮,不断地激起层层雪白的浪花,发出阵阵犹如雷鸣般的轰鸣,真是令人望之目眩,闻之丧胆。

昆仑山的主人正是王母,王母以昆仑为宫,平时就由神兽陆吾主管,陆吾人面虎身,虎爪,九条尾巴。

山中还有神兽土蝼,喜欢吃人,土蝼生有四只角,安静时像只大山羊。

山中还生长着一种叫做钦原的大鸟,形状像马蜂,大小类似鸳鸯,钦原如果螫了其他鸟兽,这些鸟兽就会死掉,如果螫了树木,这些树木也会枯死,人遇上它凶多吉少。

山上有一种名叫沙棠的树,形状同棠树相似,黄。色花朵,红色果实,果实的味道像李子,但没有核。沙棠可以用来防御水灾,如果吃了它的果实就不会淹死。

“山中的薲草就可以解小萝身上毒!在取得薲草的时候,很有可能会遇到神兽陆吾、土蝼它们的攻击。”左青缓缓说道。

薲草形状像葵,味道像葱味,吃了它可以解百毒,就算无病无灾无毒也可以解除烦恼忧愁。这里生长着很多奇异鸟兽,总之是非常危险的一个地方!如非迫不得已,不然谁都不愿意到这个地方来的!

“待会儿我来对付神兽,你找机会取得薲草,找到就走。

“嗯!那仙君小心点。”

二人面面相觑了下,便各自化作流光向里面飞去。

雪山上风卷着雪花,在光秃秃的树梢上怪声地怒吼着、咆哮着。时而驾着狂风袭来,如飞沙走石一般,急驰而过,仿佛谁也无法阻挡。时而又如被扯碎的棉絮,轻轻飘洒,随着姑娘轻柔的手,像个温顺的孩子,藏入大地母亲的怀抱。

风刮得很紧,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没有目的地四处飘落。

月和施法,支起一道结界,将雪花格挡在半空之中,这才可以看清这周围的一花一木。

此时此刻,王母雍容华贵,凝重端庄身在昆仑之中清清楚楚地看着这一幕,身后便是伸手陆吾、土蝼、钦原它们,蠢蠢欲动。

她此生最恨的便是这些为了而不把天规放在眼里的男男女女们。如今连她最信任的月和仙君都慢慢沦陷了,看样子还得靠自己才行!至于左青,她有意放她一马,留她在仙界,可她倒好不但还心系着她的师父吴夲,又偷偷去见他,她不予计较!如今又多管闲事帮杉萝一把,是不是看她现在的处境就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哼!

“薲草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左青有去无回。”王母风轻云淡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陆吾等兽微微一俯首,皆从高峰之上纵身跃下,向目标而去!

风雪之中,左青正在积极寻找薲草的下落。据她所知,薲草喜欢长在峭壁之上,一路飞往这附近的一处峭壁,徐徐落在厚厚地雪地上,踩出了几个深深的脚印。

这里的风着实大,忍着大风吹乱青丝趴在上面往下面张望着。果然在下面看到了薲草的踪迹!立马给月和传了个音,让他到此处来与她汇合。

月和暂时走不开,因为他正好和陆吾、土蝼遇上了,还少了一只钦原,便回了个音让左青小心一点。

这边传音刚听完,左青便纵身飞了下去,准备取走峭壁上的薲草。伴随着大鸟的一声叫声,几根锋芒的螫针。

左青心惊转身躲过!眼看离薲草就只有一步之遥,钦原却杀出来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株薲草,要是被它给毁了。想到这里眉头不由得一皱,一个转身拂袖,几支银针从袖子里飞出,被钦原用一双翅膀给挡在外面。

钦原在半空之中挥着翅膀,崖口的风太大了,左青没有办法,只能先将钦原引出崖口,避免它毁坏了薲草。钦原惊呼一声跟着飞了出去,左青飞进一片白茫茫的林子之中,身后钦原穷追不舍,还时不时地吐着螫针。

螫针嗒嗒嗒的蜇中树,立马就枯萎了。大树一枯萎,树顶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便掉了下来,重重地砸在钦原身上,致使它跌落在雪堆里。

钦原从雪地里钻出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左青的身影了,挥着翅膀继续飞着。

左青就在它身后,双手数十支银针准备着,待钦原察觉到什么时一个转身,迎面而来的便是数十支银针,到处飞窜躲着左青的攻击,它体内本身携带剧毒,所以毒针对它起不了什么作用。

只是左青不是要毒死它,而是要封住它的位。不断地将银针打了出去,一支两支银针中它的位,翅膀皆用不了了,轰的一声又一次掉到雪堆里。只是在它被制服的那一刻,同时也出一支螫针,直接从左青的手掌进去从肩膀出来。

左青立马下来盘腿而坐,点住身上的位,防止毒y在自己体内快速游。走。钦原见此,便重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到她面前来,准备将她就地正法时,一道光从天而降直接将她击倒在雪地里,再也起不来了。

尘烟渐散,人影渐渐清晰。

那尘烟中的人影的身形犹如出鞘的利剑,坚韧笔挺,还有那一头乌黑的长发,迎风飘扬。

“师父。”左青的口中不禁吐出了这么两个字,虽然他们已经不是师徒关系了,可她还是忍不住唤他一声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