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37章 昆仑寻药

第237章 昆仑寻药

用餐的时候,左青道出了自己是来自清源三清观的弟子,碍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完全跟不上师兄师姐们的步伐,所以大师兄让她什么事都不要做,只管调养好自己的身体就行了。

听到这里,吴夲让她把手伸出来,搭着她的脉搏把了一下道:“你身体属偏寒体质,阳气偏弱,体内有热时则清热,无热时则易伤阳气……”说了一大串话,好在左青本身也有在学习,所以听得懂,“我爹娘也是这么说的,可所有法子都用遍了,我的身子还是这个样子,吴先生能治好我的身体吗?”弱弱地问道。

“你的身子需要慢慢调理,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调理得好的,需要每天都过来让我扎上两针。”

“只要吴先生肯帮我调理身子,我每天都可以过来的。”反正大师兄说她的任务就是把身体整健康了,才有下一步可谈。

“每天都过来也不是办法,路途遥远,就凭你这样的身子会受不了的。”

“那怎么办?要不我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左青的提议叫吴夲不禁一怔,他独来独往习惯了,有些不习惯要和别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还是个小丫头,就连他徒弟都是来了就走的,“这……”

“您就答应吧,我还这么小,每天从清源到这里来,万一遇到坏人了呢?”

“那好吧。”吴夲最终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让她留下来。

于是,她就在医庐里住下来。为了报答吴先生,医庐里里外外的清洁都有她一人来完成,还有外出采摘草药,捣药,烧热水给先生沐浴等等。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吴夲不让她做这么多事,免得身子受不了。毕竟她留下来是治好身体的,可不是来当劳工的。

可左青就是想做点什么来报答他,而且在这里的日子过得非常充实。不像在观里的时候,大家都那么忙,唯独她清闲得要命。

吴夲知道她对医术也感兴趣,吴夲在给她调理身子的同时也会教授她一些知识。他坐诊的时候,也会让她在旁边看着,学点东西。有时候会到外面去义诊,一去就是好几天才回来。

自从跟在吴先生身边,左青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了。好像什么疑难杂症来到他手上都不是问题似的!

“先生,您太厉害了。”这句话是左青说得最多的一句,还一直都说不腻,吴夲也听不腻,不知道被一个小丫头夸奖有什么好得意的。

在同一个屋檐下期间,吴夲一直都没有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连徒弟有事来找他的时候也会特地挑左青不在的时候或者把她支出去采摘草药。

对于他的徒弟而言,能够和师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是修了几世的福气才换来这么一个机会。

住在医庐里大半年时光,左青已经能蹦能跳能跑了,不会再走几步路就喘得不行不行了,背着竹篓外出采摘草药的时候都是跑出去,再背着满满的草药跑回来。

“青儿,是你吗?”吴夲在里屋就听到脚步声了。

“先生,是我。”左青噔噔噔的跑进去,结果看到先生吐了一口黑血出来,吓得手中的竹篓直接掉在地上,连连跑上去扶着他道:“先生,您怎么了?”

“我没事。”原来他为了治好一个病人的毒,选择以身试毒,可把左青给急坏了,“扶我到里面休息吧。”

“嗯。”

待把人给扶进去之后,吴夲便让她出去,他要好好休息。对于他的话,左青向来都是唯命是从的,所以带上门离开之后,便去书房各种翻书卷。虽然她的医术及不上先生半分,可还是不想干坐着什么都不做。

熬出来的药给先生送去,他每次一滴不剩的全都喝了,身上的毒还是没有好转,左青便又继续扎书堆里头。后面看到有关薲草可以解百毒,便决定去试试。

她实在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先生就这样毒发身亡,二话不说御剑走了。吴夲还以为她只是出去外面采摘草药了。

只是路过书房的时候,看到里面一团乱,紧接着又看到书案上的竹简,拿起一看薲草这两个字非常刺眼。天大地大,薲草只有昆仑仙山才有,莫不是只身一人去了那个地方?

想到这里,吴夲暗嘁了一声,便起身追了出去。

此时此刻,左青的怀中抱着一株薲草不停地向前奔跑着,时不时就回头看身后一眼,有东西在雪地里奔跑而掀起了一阵白雾,雾里透着那东西的身影,正是土蝼。

她一直以为山羊都是食草的,没想到才活了八年居然看到食人的山羊,运气也太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雪山里尽是她的尖叫声,身后土蝼穷追不舍怎么甩都甩不开,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两条腿永远都跑不过四条腿!

只见土蝼追上来,用它的角顶向左青的后背,叫她尖叫一声向前摔去,一路滚下斜坡,怀里却紧紧地揣着薲草。

待滚到斜坡底下,她头都晕了,两腿直发软,勉强站起来又被土蝼一脚踩在脚下,愣是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染红了雪地,刺眼极了。

难得一见的小嫩肉送上门来,土蝼自当不放过。想到这里,便又用角把左青的身子给顶了出去,叫她狠狠摔在树上,又掉落在雪地上,奄奄一息,手里依旧拽着薲草不放。

待吴夲赶来的时候,看到土蝼正用自己的角搬运着已经软绵绵的左青,给他的视觉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心瞬间慢了半拍,青儿。

土蝼认得吴夲,所以当吴夲向它要小丫头的身体时,它只能拱手相让了。

吴夲抱着左青那软绵绵的身子来到树底下,看到她的小手仍然紧抓着薲草不放,眉头不由得一皱:“傻瓜。”想要救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了,魂魄也不在身上了。

二话不说便带着左青的身子下了阴曹地府,无论如何他都得把她的魂魄给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