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38章 先生是医神?

第238章 先生是医神?

阴曹地府。

左青发现自己身在阴曹地府的时候,害怕极了,跪在殿中央道:“阎王爷爷,我还不能死,先生等着我去救呢,我必须把薲草给他送去,要不然您让人给我送去也是可以的。”

“丫头,你也太大胆了,居然敢自己一个人到昆仑仙山取薲草。”阎王爷眉头一挑道,然后低声询问一旁的崔判官,看看她的寿命状况。

“阳间寿命只到十八岁,目前八岁。”崔判官翻阅生死簿一看道。

“那还差十年,十年也就弹指间的事,你还是直接去投胎吧。”

“那好吧……”左青不敢抵抗,只要能把薲草送到先生手中就行了,反正她也活不过十八岁。

待黑白无常准备带左青前往孟婆那里时,一道声音蓦地从身后传来,“且慢。”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向后看去,左青也回头了,看到先生也下来了,不禁红了眼睛道:“先生,您也死了吗?青儿真是没用,不能把薲草拿回去救您。”

阎王爷等人定睛一看是保生大帝驾到,立马下去迎接,行了个揖礼道:“见过帝君。”

左青听到帝君两字不由得一怔,帝君?什么帝君?

吴夲也上前回了个揖礼道:“阎王爷,这丫头是为了救我才死的,你这边能放她回凡间吗?”

“这……不太好吧……”阎王爷那叫一个为难啊,她都已经死了,怎么还有放回凡间一说。

“如果黑白无常他们晚点来带走她的话,我绝对可以救活她的,就没有死这一说法了。”吴夲笑吟吟地说着,只能说他们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

“咳咳。”阎王爷狠瞪了黑白无常二人一眼,勾魂也不带脑子,保生大帝的人也勾?真是没事找事做!害得人家都亲自找上门来要人了。

“就当做是卖给我一个人情好吧?”保生大帝一向都很好说话,比他的朋友月和仙君好相处多了。

阎王爷不想得罪吴夲,帝君和月和仙君又是好朋友,所以两个人都不想得罪,且帝君说的也没错,他妙手回春,将死之人都可以救活,除非寿命真的到期了,行了个揖礼道:“那这丫头就交给帝君了。”

“多谢多谢。”吴夲道了谢却没有要走的打算,阎王爷不禁问道:“帝君,还有什么事嘛?”

“就是关于这丫头的寿命,她好像只能活十年了。”

“……对啊。”

“那可不可以……”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阎王爷果断的拒绝了,人可以放她回凡间,可是这寿命改不得啊,多少就是多少。

“别这样,通融一下呗,这孩子在医术这方面很有天赋,只可惜十八岁有一场死劫,否则绝对可以拜入我门下的。”吴夲一脸遗憾的说着,听得左青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们这是在说什么,阎王爷为何要唤先生帝君?先生难道除了是个大夫以外还有其他身份?

“真的?”

“如果你这边能帮个忙,我说的话还会有假不成?”要是让月和来说,肯定都把这里给掀翻了吧,“也不用太多,只要够参加仙庭考试即可。”

崔判官这边马上掐指一算道:“那就在原有的寿命再加十年寿命如何?”

“这个可以有!就让这个丫头活到二十八岁,能不能继续活下去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阎王爷你觉得如何?”

“那就依帝君的意思照办,在生死簿上给她多添十年寿命。”

“多谢,他日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吴夲说着还不忘让一旁傻愣愣站着的青儿叩谢一番,左青照做!

左青成功还阳之后,吴夲施法医好她,三天之后便辗转醒来了。

在自己的房间猛地弓身坐起,看到自己身在医庐里又想到在阴曹地府的时候,赶紧穿上靴子跑出去找先生,新生的她瞬间活力四射,在医庐里到处乱跑寻找吴夲的身影,“先生,先生。”

而吴夲正在书房里面见他的三个徒弟,正好被左青给撞见了,杵在门口不敢进去道:“先生。”

“你醒啦?过来,我给你引见一下我的三个徒弟。”吴夲正坐在书案前,案上整齐的摆放着书卷,左青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边,一下子把想问的问题都抛之脑后了。

“二举、三红、四进。”

“青儿有礼了。”左青大大地行了个揖礼,这种礼仪本来不放在这里使的,可从地府回来之后,她觉得有必要了。

随后,吴夲便让他三个徒弟先回去,三个徒弟摇身一变消失不见,把左青给惊呆了,连连到先生面前跪下来道:“先生,您到底是谁?”

“既然你是来自三清观的,那应该有听说过保生大帝吧?”

“知道知道,青儿入观为的就是能拜保生大帝为师。”保生大帝乃仙界医神,其医术高明,医德高尚、闻名遐迩。

“那我便是保生大帝。”

左青捂住嘴。巴不敢相信,可想到种种迹象又相信了,略显窘迫的叩拜着:“青儿拜见帝君,帝君的救命之恩,青儿没齿难忘。”两次,应该算三次,一次帮她调理身子,一次从地府带她回来,一次帮她改了寿命。

吴夲起身将她扶起来,然后带着她到外面走走晒晒太阳,这才缓缓道:“青儿,你不也救了我?”这件事也叫他没齿难忘,她才八岁,又是凡胎肉。体,一人御剑到昆仑仙山为他取薲草而遇难,如果他没有救她回来,心中的坎一定会过不去的。

“嘿。”左青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相比于帝君为青儿所做的,都不值一提了。”

吴夲眉头一皱,转过身来一脸正色道:“如今你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医庐便留你不得了。”

左青抬头把他看着,他背对着阳光,耀眼极了,叫人看不清他的神情,又因为他的话把头低下来道:“帝君,青儿做错什么事了吗?”

“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你的身体差不多都调理好了,是该回三清观了。”

“可是……那好吧……”左青始终把头低着,想到什么似的,抬眸笑道:“帝君,青儿还能再来医庐看您吗?”

“没什么事的话最好不要。”吴夲撂下这么一句话,绕过她径直进屋,留她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