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39章 美好的时光

第239章 美好的时光

当天左青自己收拾包袱便离开了,临走前也没能再见先生最后一面,恋恋不舍的望了医庐一眼后御剑离开。待她离开,吴夲这才现身!

左青带着健康的身体回到清源三清观,便开始奋发!离开医庐之后,她想要拜帝君为师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了。因为想要再见到帝君!

好在她入的是保生庙,里面供奉的便是帝君本尊了,神像和本人差太多了,难怪不认得!庙里还有其他师兄师姐,虽然她是个新人,可医术未必在他们之下,毕竟她是有被帝君传授过医术的。

这种幸运的事自然不敢拿去到处宣扬了,放在内心深处慢慢回味,不过她还是个新人,所以一切杂活都归她干,她也乐在其中。

回想到这里,左青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她的故事可长着呢,岂是这么短短时间就说得完的?而是只用一句话来概括她的所有,“此生所做的一切不后悔,如果还有机会重来,我依然会这么做!”

“我也是!”

“我拜入师父门下时,也经常和仙君有所来往,他和师父俩人一个冷若冰霜一个如沐春风,所以我一直在想仙君会不会有动情的那一日,没想到真的有,而让他动情的人就是你了。”

二人一个坏坏的笑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了,“全靠我厚脸皮才赖上他的。”所以她们俩人的故事还是不一样的。

“只是这条路并不好走,我是个过来人。”左青说着突然又严肃起来了,“你一定好好走下去,如果你能成功和仙君在一起,说不定我和师父也有希望了。”

“嗯,我一定会的!”

晴朗湛蓝的高空万里无云,像碧玉一样澄澈。

三天过去了,杉萝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做午膳,因为月和准备和吴先生喝杯酒。

“小萝,辛苦你啦。”左青呆在一旁,虽然很想帮忙,可完全帮不上忙。

“师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快出去坐着吧,一会儿就好了。”

左青点了点头,到外面院子里坐着,二人正在有说有笑的。这样温馨的画面真是难得啊,以前有也只有他们三人,如今四人。

杉萝一一把菜上到桌子上,又把温好的酒端出去,可把她忙坏了,嘴角却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师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救我。”

“先生我也敬你一杯,谢谢你及时出现救了师姐,否则我这辈子都会自责死的。”

“月月,我也敬你一杯,谢谢你一直帮我照顾我,还有不生我的气。”杉萝一口气喝了三杯,实在是太高兴了。

“难得四个人聚在一起,来,干一杯。”吴夲举杯说道。

一杯入肚,吴夲给左青夹菜,杉萝给月和夹菜还一脸花痴的让他要多吃一点,这几日照顾她肯定辛苦坏了,都瘦了一圈了!让吴夲他俩看了,都忍不住捂嘴偷笑了,原来私底下俩人是这样的。

本以为月和是最不会动情的一个神仙了,没想到会栽在这样一个丫头手里。

看到月和不动筷,瞧都不瞧一眼,杉萝不紧不慢地夹个菜往他嘴边凑,见他不张嘴就挠他痒痒,便张嘴了,这招真是屡试不爽啊。然后月和就会开始吃,完全停不下来了,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她做菜确实好吃,把杉萝给他夹的菜全都吃光了。

“来,小萝我敬你一杯。”吴夲忍不住举杯道,原来月和好她这口。

“谢谢。

月和也给她夹菜,大病初愈她才是应该多吃点,多补点的那个人。

饭后,又坐在院子里喝喝茶、聊聊天,吃吃点心。吴夲也做了个打算,他打算带左青离开这个地方,他要去找个老朋友来给左青做只手,少了一只手,做什么都不方便。

“还要回来吗?”月和双手C在宽大的袖袍里问道。

“看一下。”

“师徒俩人到处云游四海也不错。”

左青无所谓啦,只要能跟师父在一起,去哪里都行。只是杉萝略有不舍,终究还是要分别!所以当晚左青特地跑来同她一起睡,顺便聊聊天,路过书房的时候,师父和仙君也在说话,他们说他们的,她们聊她们的。

新的一天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杉萝二人送他们到门口。

“保重。”

“你们也保重。”

几句简单的告别话语之后,他们便离开了。杉萝挽着月和的手臂进了医庐,他们这一走,杉萝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就像这医庐一样空荡荡的。

身边的朋友不知不觉变少了,罗师姐解师姐樊师姐猴子师兄他们去了嘉陵,左青师姐也和吴先生走了。好在还有段生和张远在这修仙道上一路作伴。

“怎么了?”

“没什么,月和我们别那么快回去,多在这里住几日好不好?”杉萝双手捧着脸颊恳求着,她太喜欢这几日在医庐里的日子了,可以和仙君住在一个屋檐下了,以前在文井的时候压根就没这样的机会。后面到了清源三清观就更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好不想那么快就回去。

最后,月和也答应都留两日,把杉萝给开心的,立马拉他出去散散步。

“月和,我身边的朋友不知不觉变少了。”

“不是还有你段师兄和张师兄嘛。”

“我怕他们到时候也会离我而去,真希望能同他们一起从地上到天上去。”杉萝站在桥上吹着风,青丝在身后飞跃。月和双手C在宽大的袖袍里,靠在桥上静静地把她看着,意犹未尽道:“说不定是你离开他们,就像这次被逐出三清观一样。”

杉萝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不知不觉就把话题给转移到这件事来了,下意识抿了抿唇,“好在有惊无险……对吧!”

二人一个心事重重的望着桥下湍急的河流,生怕月和会问起那个问题,她在保护谁!千万千万不要问啊,她不能说,可又不想欺骗他,骗他她心里也不好受的!一个正步步向她靠近,突然从身后环住她的身体,身体就这样被他给抱住了,不禁一怔,内心的恐慌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只听他暗暗地松了口气道:“是啊,好在有惊无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