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54章 无可奉告

第254章 无可奉告

一会儿的功夫,杉萝就让这些狗奴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一个个用白绫捆住他们的双手再吊起来,手中持着一根小鞭子狠狠地在地上甩了一下,啪的一声,声音脆响脆响的。

坐在椅子上,一只脚放在椅子上,坐像那叫一个粗鲁,看着那一张张嘴脸,又看着被折磨的宫女们互相搀扶着彼此从隔间里走出来,有的已经被折磨得不省人事了,“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你们好自为之。”她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姑娘,放过我们吧,我们也是奉命行事的。”一嬷嬷开口求饶道。

“啧啧啧,这么残忍的地方就应该灭之毁之,你们觉得呢?”

“是是是……说得是……”

“那就行了,不是说要带我去大牢吗?现在还去吗?”

“去去去!”

杉萝御剑将他们全给放了,转身便走出这个地方,看样子是怕随时会有谁过来查岗,所以都会打扫干净消灭痕迹。

就这样,杉萝被转送到大牢里。

转身看到这间牢房还关着其他犯罪的姑娘,她们皆簇拥在一起把自己看着,她则找个地方席地而坐,环视了下这里的环境,老鼠啊、蟑螂啊、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味,这里才是正规的!

陆君甯被发现之后,一小太监便急急忙忙到太和殿去告诉刘德全,刘德全在转告给嘉明帝,叫嘉明帝眉头不由得一皱,然后便退朝,不忘叫上高琰和陆文海跟他来一趟。

陆君甯所在的宫殿已经大乱了,他们过来的时候,太医正好过来给陆君甯诊治,高琰心急的跑了进去,看到阿甯安静的躺在**,嘴角还有一条血迹,眉头不由得一皱问道:“悯枝,这是怎么一回事?”

“奴婢也不知……”悯枝害怕的把头低下来,她当时并没有在现场,只从几名宫人口中得知了一些事,但又不敢说。

“李太医,王妃怎么样了?”

李太医没有着急地回答着,还在把脉,待确认之后便拱手说道:“九王妃似乎受到了什么撞击,脉象有些紊乱……请王爷放心,王妃很快就会醒来的。”

“那就好。”高琰走到外殿,正好听到几名目击宫人正在向皇上汇报这件事,他们统一说杉萝拿着剑,而宫女死了,王妃受伤昏倒在地。

“那杉萝人呢?”

“好像在大牢。”

“刘公公,把她带过来问话。”

“嗻!”

这段时间,杉萝已经和这些女犯人聊上了,被关在这里的都是宫女,有罪的替罪的被陷害的都有,但又能怎么办,主子一口咬定你有罪就是有罪。

没多久,刘德全来带她去见皇上,看到内殿聚集着这么多人,有宫人有太医,便老老实实地跪在中间,“民女见过皇上。”

“杉萝,发生什么事了?”

“皇上,民女现在说什么也没有办法让你们相信,所以这一切能不能等阿甯醒来再说,她是我唯一的证人。”

看到杉萝如此淡定,嘉明帝便想到了清者自清,兴许这件事并没有像宫人们所说的那样,说不定另有隐情。

“把这个药给阿甯吃下吧。”杉萝说着便把药瓶放在地上,起身走了,她要回大牢继续呆着,直到阿甯醒过来。

真是的,什么叫她杀了宫女还伤了阿甯?要不是她及时赶到,阿甯早死了好吗!

当时她一边和那个绑架她的人交谈一边偷偷用法术解开身后的绳子,等顺利解开的时候,一掌朝对方打了过去,虽然不会有性命危险,但也能让他睡上一段时间了。

一枚铜钱和二枚铜钱真是完全不能比啊!她都能隔空将人打晕了,想到这里开心的离开这个鬼地方,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又阴森又压抑的地方了。发现自己还在宫中,便御剑回去,以免让阿甯等急了,这才及时发现阿甯被一个宫女袭击!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

槿妃一定是故意的,故意不以真身来对付她们,这样一来她们杀了那个宫女就得受到应有的惩罚,在这个人命一点都不值钱的世界里,说不定会拿“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一由来治她的罪。

可就算她身在大牢里,那个槿妃似乎也不想就这样算了,若不然为什么她出去一趟回来之后,这些女犯人的目光都不一样了?一个个就跟中了邪似的,面目狰狞地把她看着,不是吧,又来这招。想到这里,赶紧把手伸出去抓住那衙役大哥道:“给我换个单人的牢房行吗?”

“都进来了还想挑?”

“不挑,我买总行了吧!”杉萝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钱袋,全给他们,“这些钱换单人的。”

“好的,马上就给你换!”一看到这么多钱,他们的态度立马来个大改变,笑吟吟的回应道,他们不赚就怪了,不就是换个单人间的牢房嘛,完全没什么难度的。

于是,他们就给她换了间单人间的牢房,还是铜墙铁壁的呢,又比外面那些牢房干净多了,现在好了,不怕那个槿妃用相同的招式来对付她了,只是有些肉疼她的银子,那可是她辛辛苦苦赚来的,就这样给他们拿去买酒喝了。

一直到晚上吃饭时间,高琰来了,手里还提着饭盒,里面又是鸡腿又是饭又是酒的,衙役还特地拿一张桌子两把圆凳来让他们面对面坐着。杉萝就算在这里也依然很有胃口,不忘问道:“醒了嘛?”

“还没,本王是来向你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

“是你派人抓我的吗?”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她很淡定的问道,高琰的身形却一颤,怒皱眉头问道:“你知道是本王指使的,所以就不放过阿甯?”

“当然不是,反而你要感激我,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阿甯早就死了。”杉萝放下鸡腿擦了擦手又擦了擦嘴,然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听得他一惊一乍的,勾唇深意一笑道:“这件事我不会告诉阿甯的。”

高琰袖子下的双拳下意识紧握住,既然大家都开门见山了,那他也不客气了,“你到底是谁?”

“无可奉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