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55章 另有隐情

第255章 另有隐情

在浓重黑色的夜幕上,有一勾微黄的弯月,弓刀似的,稀疏的简单几颗星子,星子像是镶嵌上去,遥远而渺小,看上去就像是钉在天上的钉子。

槿妃从自己的宫殿飞出,向陆君甯所在的宫殿而去。她怎么可能让陆君甯就这样醒来?如果她醒不过来的话就是死无对证了,杉萝就得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了。

陆君甯所在的宫殿外有几名宫人正在守夜,她摇身一变就在殿内现身,殿内一个人都没有,却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不但里面有,外面也有,没有多想便迈步向内殿走去。内殿除了坐在床边打瞌睡的丫鬟悯枝就没有其他人了。

步步向床边逼近,袖子下的指甲都变长了,身后的尾巴也都在摇摆了,伸手掀开被子打算置她于死地的时候却发现这被子下的人并不是陆君甯,而是杉萝本人,只见她友好一笑道:“终于揪到你的狐狸尾巴了。”

下一秒,高琰和陆君甯冲了进来,手里各自拿着一把剑,看到她的尾巴时皆小小的震撼了下。

白天的时候,高琰来见杉萝,二人面对面坐着交谈到后面时,杉萝就察觉到外头有槿妃的气息,虽然不是她本人不过应该是谁又被控制住了正在偷听他们的谈话,便对高琰偷偷使了下眼色道:“姐夫,你要相信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做出伤害阿甯的事来的。”

“除非阿甯醒来,否则本王是绝对不会相信你的!”高琰起身说道,“要是阿甯有什么三长两短,本王发誓一定要让你陪葬!”

“阿甯她一定会醒来的,一定会的!”杉萝冲着高琰的背影喊道。

听到这样的话,槿妃肯定会对阿甯动手,所以杉萝一早就偷溜回来代替阿甯躺**去,其他人则都在外面埋伏好,好在她没有对那个香味起疑,否则外面埋伏着他们,靠她的鼻子嗅一嗅都能嗅得出来是陷进是埋伏。

“哼,就凭你们也想对付我?”槿妃一脸的不屑,既然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那就只能大开杀戒了,想到这里,槿妃的九条尾巴一扫,高琰护着陆君甯滚了出去!

杉萝御剑向她而去,槿妃一条尾巴勾起凳子砸了过去,剑直接掉落在地,转身拂袖跑了出去,这里空间太小,不能大展身手,杉萝下床捡剑跟了出去!

槿妃从殿内飞了出来,身后紧跟着一把长剑向她袭来,左躲右闪的,用狐尾勾住剑柄然后给她送了回去,杉萝追出来之际看到她的长剑又飞回来,心惊的侧身躲过。

“就凭你这点能耐也想杀我?”槿妃从半空中慢慢地落下来,拂袖道,身后的九条尾巴特别张扬。

“就凭我这能耐是杀不了你,不过你有话好好说,别要打要杀的。皇帝到底跟你有什么恩怨,你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既然你还要继续多管闲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槿妃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因为这个问题而更加愤怒了,说着,一个转身一条大尾巴直扫向杉萝,杉萝心惊地腾空翻了个身,结果另外八条尾巴又继续扫了过来,躲过这条却躲不过那条,下意识抱住她那毛茸茸的尾巴被狠狠地撞向朱漆柱上,疼得闷哼一声。

陆君甯和高琰持着从殿内出来帮杉萝一把,只是他们手中的剑也被狐尾给打掉。三人皆被狐尾给捆住了身子,动弹不得,挣扎不得。

杉萝的双手放在背后,从无名指上取下金戒,再将全身的灵力传输到双掌之中,金戒越变越大,最后成了无定飞环,心里默默祈祷着:无定飞环啊无定飞环,请你给力一点啊!

想到这里,手一握住无定飞环用力向槿妃掷去,叫她的胸口受到无定飞环的重击之后,尖叫一声,四人皆从半空中摔下来!无定飞环又回到杉萝的手中,而她吐了一口鲜血,连尾巴都收起来了,似乎受了不小的伤!不敢置信的看了她一眼,一个仅有二枚铜钱的小道姑,手中居然还有仙器!真是大意了。

杉萝直接用无定飞环将她的身子给束缚住,让她不能在施展任何的法术。成功将槿妃逮住之后直接把人给带回殿内去丢在**问道:“叫什么名字啊?”

“要杀要剐随你便!”木槿咬牙切齿道,不解她为什么不把自己交到嘉明帝那里去,丢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别答非所问好不好!”

“木槿。”

“多少岁了。”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木槿不满地问道,居然败在一个小丫头手里,传出去她还怎么在妖界混?!

看她这么不听话,杉萝无声地动了动唇,只见束缚在木槿身上的无定飞环慢慢缩小,叫木槿痛苦得不行不行了,连连说道:“一千多岁了。”

“既然如此你不好好在妖界呆着,跑到人间来也就算了,还进宫祸害人间皇帝,说吧为什么要害皇帝?”

“是那个狗皇帝先杀了我的孩子,我才过来报复他的,两年前的小白狐你们不也在场?”木槿红着眼睛道,杉萝小小的震撼了下,她就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侧头看了他们夫妇一眼,只见陆君甯点了点头,她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

木槿不可能是进宫来享清福的,不然凭她的姿色完全可以让嘉明帝独.宠.她一个,可嘉明帝在独.宠.她时,身体也快不行了,她既然不是贪恋人间的繁华权势,又不惜一切无视天规条例来杀害人间皇帝,这其中必定有隐情!否则早就送到嘉明帝面前去了,一旦送到嘉明帝面前去,她就死定了。

木槿本来有几个孩子的,却在皇帝的一次外出狩猎之中全被他们给无情猎杀了……

帝王一年四季都有大规模的狩猎活动,分别称之为:春搜,夏苗,秋狝、冬狩。不定每季都去,一年一两次却是少不了的。

所以两年前那次是春搜,且三位王爷两位公主都亲临了,可以携带家属,所以陆君甯也和萧越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