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67章 欲擒故纵

第267章 欲擒故纵

那天嘉明帝没有强强留下来,看到萧妃这么不愿意,也不自找没趣,毕竟都过去四年了,突然说要留下来过夜难免有些唐突,人家也会不适应,不过临走前还特地邀请中秋佳节游船。

待嘉明帝走了之后,萧妃暗暗地松了口气。等陆君甯他们进来时,开心的说道:“皇上约我中秋游湖。”

这样一来,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半了。

时间也够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可以给萧妃好好准备一下。

湖畔微风徐徐吹来,波光粼粼的湖水看起来澄澈极了,靠近岸边的地方,停摆着大大小小的船只,那便是依绿园了。

依绿园依曲江池而建,曲江池内莲花盛开,争奇斗艳,分外美丽。还特地留了很大的水路供船而行。

游船是后宫妃子们的消遣之一,平时相约游湖。只有像中秋这种节日才会举办这种大型的游湖会。

傍晚时分,后宫妃子们陆陆续续的抵达了依绿园。

除了四妃能随皇帝坐特豪华的船,其他妃子都只能坐小船。皇帝坐的船够大,宫女们在上面跳舞都没有问题,说白了就是换个地方继续歌舞笙箫。

后面皇帝来了,四妃来了,所有人都到齐了,嘉明帝却迟迟没有要上船的打算。

妃子们你看你我看我的,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这么一大帮子人杵在这里做什么?

其实是嘉明帝想等萧妃来,可是等了好久都不见人来,刘德全便试着让皇上先上船,等萧妃来了再把人接到船上去。

嘉明帝点点头,让他在这里候着,人一来了就送他船上去。

其实他们早就来了,只是去了另外一头做准备来着,成败就在一举了。

船停在湖中间,慧珍站在船外张望着,直到看到船影时才进去禀报,“娘娘,船来了。”

今天在阿甯她们的帮忙打扮下,萧妃着实有些美艳动人,全身穿着一件火红色的霓裳,这红纱微摆之间,那洁白如玉的肚脐**在外。

“那开始吧!”萧蓉深呼吸了口气,便开始抚琴。

一首“自君别后”送上,这曲子是阿甯她们教她唱的,真是自从离别后,思也悠悠,念也幽幽,多少苍桑壮志难酬。今宵且尽一杯酒,与君同消万古愁。自从离别后,梦也难留,泪也难收,几番风霜白了人头。明朝且留一份情,千言万语诉还休啊,弹唱这一曲子叫萧蓉感慨万分。

龙船驶在最前面,所以也是最早听到歌声的。四妃纷纷走到外面来闻歌声,看到前面停了艘船,船上除了一个船夫就是一对主仆了,会是谁?

“前生有约今生难求,自君别后几度春秋,魂兮梦兮有志难酬……”

嘉明帝也循声走来,看到不远处的那艘游船里正在抚琴唱着动听的曲子,不正是萧妃本人嘛?心下一喜,安静地听着,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躲在岸上的杉萝三人看到时机差不多了,她便对萧蓉的船稍加施法!下一秒,船身发出剧烈的晃动,歌声戛然而止,尖叫声立马从船内传了出来,萧蓉的额头不小心磕到,瞬间觉得有点晕晕的。

看得嘉明帝的心跳瞬间漏了半拍,赶紧命人过去把萧妃接过来。

慧珍扶着萧妃慢慢走出去,然后拜杉萝所赐,她们主仆俩扑通一声落水了,陆君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打了杉萝一下,“你够啦。”

“来个英雄救美啊。”

这边说着,那边嘉明帝的确亲自跳下去救人了。看到他跳水,四妃们赶紧大声呼救,其他侍卫也跟着跳水里去一起帮忙救人。

养心殿,萧蓉在宫女们的伺候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碍于慧珍也落水了,便让她赶紧回去换身干净的衣服,而她因为皇帝执意留她在养心殿,便留下来了。

有些不自在的在养心殿里来回踱步,突然一声皇上驾到时,急急忙忙地施礼,宫女们也是跪倒一片,“怎么?不懂得自己找地方坐吗?”

“没,只是一时有些不习惯。皇上,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罪妾就先回去了。”

“你是不是还在怪朕没有相信你?”

“不敢!”萧蓉深呼吸了口气,直接了当的说着,“皇上不但是罪妾的夫,更是玄北国的皇上,所做的一切决定都只能是对的,不能有错。更何况父亲的的确确做错了,罪妾现在所做的一切也是在为父亲赎罪,不敢妄想皇上能够原谅罪妾!只是无脸面对圣颜,也怕重燃的心再次掉入冰窖里,这样的痛一次就够了。天色不早了,皇上安歇吧,罪妾跪安。”

萧蓉说完,逃也似的离开养心殿,不让任何人送她,而是自己徒步回去。

大地已经沉睡了,寒风轻轻地吹着,冷落的长道是寂静无声的。在如此夜黑风高的晚上独自一人走在小径上,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天上亮,地上黑,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

杉萝四人早在她会经过的路上等她了,这一招叫欲擒故纵。越是容易得到的,却越不受珍惜。几人把萧妃接回去之后,杉萝便跪下来认错,本来按剧情发展只是磕破额头的,后面她又自己加了落水的戏码,希望萧妃不要生她的气。

“你起来,我没生你的气,你们的招都挺有用的,我也按照你们教我的去做了,只不过皇上他还会来吗?”萧蓉有那么一丢丢的紧张,万一不来了呢?

“如果皇上真的在乎你,肯定还会来的!”

果然不出她们所料,接下来的几天里,嘉明帝天天都到紫竹苑来,到这里来一起用膳,还对萧妃各种赏赐,东西多得都快放不下了。他也挺伤脑筋啊,“这里怎么就那么小,连这点东西都装不下?”

刘德全问道:“那是要修建吗?”

“还有其他选项吗?”

“紫竹苑不但小,还很远,为了皇上看望娘娘方便,何不搬去宫中住?”刘德全似乎明白了主子的意思,笑道。

“这个提议不错,就按照你的意思办!”主仆俩一唱一和的说着,完全不问问萧妃的意见,连连阻止道:“皇上,妾身住这里挺好的,不需要搬,只要皇上不用再赏赐妾身就行了。”

“坤宁宫还是空的,德全你吩咐下去,然后把娘娘接回坤宁宫,就这么说定了。”嘉明帝说着,转身就走了,叫萧蓉一脸的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