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68章 朝云要代嫁

第268章 朝云要代嫁

就这样,萧妃又搬回坤宁宫一事迅速在皇宫里传开了,时隔四年,居然还能回去,看样子皇帝也是认真的,那四妃真的没希望做皇后了。

萧越不打算和他娘回坤宁宫去,阿甯便让他到宫外来帮自己的忙,时隔四年,他已经成为一个吃够苦耐劳的男子汉了,完全不是当初那个娇生惯养的太子爷了。

回坤宁宫之后,四妃率领众后宫姐妹都去请安。以前她在紫竹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去看过她,现在一回来,所有人都来向她请安了。其实没这个必要,她还不是皇后。

但坤宁宫一向都是皇后住的,皇上把她接回坤宁宫自然是有要恢复她皇后身份的意思。

嘉明帝也在朝堂上对他把萧妃接回坤宁宫一事做了解释,整件事萧妃也是一个受害者,四年幽静紫竹苑已经够了,现在他不但要接她回来还要恢复她皇后的身份,不知道这些爱管闲事的大臣有什么宝贵的意见。

一个个都没有意见,嘉明帝便果断地在朝堂上恢复了萧蓉皇后的身份。

“恭喜皇后娘娘,贺喜皇后娘娘。”一早杉萝就随阿甯、两位公主去坤宁宫请安。

“阿甯,越儿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多多提携他,让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等有本事养活自己就可以成家养活家人,儿女膝下承欢,本宫也就安心了。”

“娘娘放心,臣妾会的。”

一说到成家,高凤姝的心那叫一个揪噢,她这段时间心情还算可以,因为杉萝跟她说娘回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帮她的,让她先不要太担心。

所以今早大家聚在一起帮忙想办法,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皇上收回成命。

阿甯已经问了杉萝好几遍了,她觉得可以帮赵家二公子找到意中人,这样一来就好解决啦!

可是杉萝暂时看不到赵元明身上的红绳,可能是还没遇到他喜欢的人,也没看到他和凤姝之间有连着红绳,要是像赵元来和喜儿那样就好了,清楚明了。

“你这什么破庙祝啊?”阿甯一脸的嫌弃,小声说道。

“大小姐,你也知道我是个庙祝并非神仙啊。”杉萝冲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也很想帮忙的好吗?这种感情的事她一向义不容辞!

“我嫁吧!”突然一道声音在大殿之上响起,众人皆循着视线看过去,不是高凤姝说的,而是坐在她旁边的高昭云说的。只见她往哪儿一坐很有君临天下的气势,如果是男儿身的话,一定会有很大的作为,看到众人不可思议的神情,不以为然道:“怎么啦?难道本公主还配不上赵家二公子吗?”

“没没没……”杉萝二人连连摇头。

“姐姐,这万万使不得,怎么可以让您替我代嫁呢?”

“反正我已经嫁了三次,也不差这一次,倒是你从小流落在外,我和母后都想补偿你,既然这次你不想嫁给赵家二公子,那姐姐代你嫁。”

“姐姐……”高凤姝说不感动是假的。

“这……”萧后犹豫了,万一这次男方又负她的话,手起刀落把人家给杀了,那还得了?前面三次能保全她已经很不容易了,再来一次就真保不住了。

“母后,儿臣这次万万不会那么冲动了,手刃亲夫了,只要他没负我!”高昭云在大殿之上淡定的发誓道。

“……嗯。”萧后实在不敢相信,孩子她亲自带大的,着实被宠坏了,毕竟是玄北国的大公主,受皇上和她的喜爱,身份无比尊贵,在后宫妃子面前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性子颇向她父皇,如果是男儿身就好了,皇位非她莫属。

如今的高昭云已经三十好几了,却保养得很好,看起来跟二十几岁的姑娘没什么区别的,美.艳华贵,端庄大方,渴望真爱,却奈何生在帝王家,真爱对她来说是奢侈物。

虽然赵家二公子才刚二十出头,俩人相差这么多岁数,可妖怪不也活了上百年什么的也会跑到人间来和凡人谈恋爱,而且大公主除了和第一任夫君是正常的男大女小以外,第二任、第三任都是姐弟恋了。

这第四任再来一次姐弟恋也是正常的,谁让人家会投胎,投到帝王家来还这么受..宠.,这要是民间女子,且不说弑夫了,夫死了都得守寡。

“小萝,阿甯你们意下如何?”萧后都开口问了,杉萝直接把这个问题抛给阿甯来回答,“呃……公主如此美艳华贵,端庄大方,能嫁给赵家二公子那是赵家的福气。”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高昭云很满意她的说辞。

“那该怎么向皇上交代才好?”

“先斩后奏吧。”高昭云大胆的说着,“反正红布盖头,谁也看不见和赵家二公子拜堂的人是我,等拜完堂知道是我也已经来不及了,到时候再去父皇那里请罪,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父皇一定不会怎么样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般做了,朝云,为了你妹妹的幸福,只能委屈你了。”

“不委屈,儿臣已经习惯了。”

于是,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杉萝和阿甯也是束手无策啊,作为知情.人,她们只能尽量避开赵家人了,否则觉得好对不起他们,陷他们于不义!

二人刚一出宫就到酒楼里来喝酒,一句话都没说,却一直在无声的叹着气,“你说赵家人会不会恨死我们?”

“好像这是唯一能够解决的法子了,皇上金口玉言,大公主十分了解她的父皇才会想到这么一招吧!而且高凤姝和高昭云都是公主,虽然娶不到昭阳公主,但娶到了朝云公主,不也挺好的嘛……只要赵元明这辈子都安分守己,不出去找女人,不纳妾就安全了!”

“……那我们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行不行?”

“正合我意!”

“干杯!”

“对了,我要离开一趟,我还有事情要做。”

“这个时候你要把我一个人丢下?是不是人啊?”

“解决完事情就回来,放心吧啊。”

“别骗我啊,不然我会以为你这是在临阵逃脱。”

“我是那种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