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69章 两凤偷换

第269章 两凤偷换

杉萝隔天就回清源去了,而师兄们也早在几天前就启程回去了。

张远说长乐坊的姐妹们都已经出师了,完全可以到各个庙祝去上任了,所以花了三天时间赶回去,真是觉得对不起她们啊,把她们带到这里来后就发生了那么多事,都不能亲自教授她们。

“小萝,你终于来看我们啦,想死你了。”长乐坊的姐妹们一看到杉萝终于来了,纷纷跑出来将她围住,杉萝一脸的歉意道:“实在是抱歉,现在才来看你们。”

“只要你没事就好了,你的事我们都听张师兄说了。”

杉萝进屋坐着和她们闲聊,姐妹们都忙着招呼她,又是端茶倒水,又是茶点伺候,还要去做饭。杉萝让她们先不要忙,她这次来是要给她们分配庙宇的,如今她们已经学有所成了,完全可以为民服务了。

一说到这里,姐妹们皆很不舍。可她们之所以聚在这里,不就是在等这一天嘛。

“别那么不舍,又不是不见面了,不能见面期间也可以互相写信。”

“既然都要分开了,那我们再吃最后一餐吧。”霍美兰说着便去厨房做了数十道佳肴,还温了酒来,明天就要各奔东西了,纵有千般不舍也要说再见。

大伙儿心情低落的吃完这一餐,又开始小酌几杯,纷纷都表示能认识大家真好,毕竟在长乐坊的这段日子里,是她们这一生中最开心的了。

虽然如此,但杉萝还是不得不在第二天御剑把五个人一起带上。

先送米萱到了江大村就任,一起把她打扫庙宇,安排好一切后就离开了,送封贞叶到襄北村,做了同样的事,继续将狄晴柔、何佳怡、霍美兰三人分别安排在桐义村、西津村、临漳村。

前前后后共花了半个月的时间,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所有事情都处理完毕之后,她便又回到嘉陵来,回来时一个月都已经过去了。陆君甯见到她的时候,都想揍她一顿,一个月的时间叫去去就来啊?

“婚期定了嘛?”

“三天之后。”

“还好赶得上。”

婚礼要尽早办,因为高琰他们一参加完他们的婚事就要启程去实施这项大工程了,高琰是最高负责人,带着左右臂宇文凯和阿甯的哥哥陆君昊一起外出办公!

这一去怎么也得一年半载啊!

“放心吧,什么时候想见姐夫,我都可以带你飞过去。”杉萝和她勾肩搭背道,“只要我还在这里。”

三日之后,昭阳宫梳妆台前,一方葵形铜镜映衬出人儿的倒影,凤冠霞帔,红.唇皓齿,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

这么一看,两位公主有几分相似。

听着媒婆念叨着吉时已到便将鲜红盖头盖上,然后送出昭阳宫。

十里红妆。天下哪个女子能嫁的如她一般风光?次次都是风光大嫁,凤銮轿内,她精致的脸庞却一丝高兴的神情都没有。

红帐枕边客,金殿座上人。

此时已是戌时,夜已黑透,而赵家灯火通达,亮如白昼。布置华贵的新房内,点着臂粗的大红蜡烛,两重纱帘每一重处都站着两个宫女,她们低眉敛目安静无声,仿若不存在一般。

这些宫女都是她从皇宫里带出来的,用自家的下人比较舒坦,知道自己的喜好不必重新一一告知。

这个时候,杉萝和陆君甯偷偷溜了进来,说是来陪她说话解闷,其实是想求她高抬贵手,不论今后赵元明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她都要留他一条命啊,“杀人是犯法的!!”

“瞧你们两个这么啰嗦,本宫知道了,到时候会看在你们的面子上饶他一条贱命的。”

“……那就多谢公主了,我们先走啦。”二人一脸狂汗啊。

没多久,赵元明推门而入,宫女们这才有了一丝反应,福了福身道:“驸马爷。”

赵元明怀揣着一颗小鹿乱撞的心坐到床边去,然后开始说了一堆废话,“公主,自打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我知道我只是一介草民,能娶到公主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巴拉巴拉的,叫高昭云一直在翻白眼,到底要不要掀盖头啊?怎么那么多废话啊?算了,自己掉包在前,还是忍忍吧!

“公主放心,从今往后我一定会真心对你的。”赵元明鼓起勇气,伸手去把红盖头掀开,那一刻,他脸上的笑彻底僵在脸上了,红盖头落地的同时,人也跟着跌坐在地,不敢置信道:“怎么会是你啊大公主?”

四个宫女们看到这一幕也是吓得不行不行了。

高昭云露出一抹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夫君,喝完合卺酒之后我们便是夫妻了。”说着,冲宫女们使了个眼色,便颤颤巍巍的把合卺酒给端来了。

赵元明连连后退道:“不不不……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错,我要娶的是昭阳公主,而不是你朝云公主。”

“你要娶的就是我朝云公主。”高昭云斩钉截铁道。

“肯定不是,皇上在御花园明明说的是昭阳公主。”

“哦,后面又改成娶我,难不成父皇没派人通知赵家吗?”

“什么!!!竟然有这回事?”赵元明不敢相信的回头看了那四个宫女一眼,一个个皆把头低下,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不行,我要去问问其他人。”

赵元明说着,就要出去。还没等他开门之际,一把剑唰的一下从他脸颊擦过直直地刺中门框,吓得又一次跌坐在地,脚都软了,也不知道她这把剑是从哪里出来的,“公公公公主……”

“你敢从这个房间出去试试?本宫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过了吧,本宫不介意再弑一次夫,到时候随便捏造个事实,就说你和本宫的宫女通j,让本宫逮个正着。”高昭云说着还睥睨的看了宫女们一眼,一个个皆噗通跪在地上,“不要啊公主。”

“这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的,这简直太荒谬了,你们这简直就是婚,太欺负人了。”赵元明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的说着。

“荒谬也好,婚也罢,反正今日.你我已经拜堂成亲了,如果你敢悔婚,本宫定叫你们赵家尝尝从天上掉入地狱的滋味。”

“不可能!你父皇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哼,区区一个商人,没了你们这家还有其他商人可以寻求合作,到时候九弟妹一定会帮我的,毕竟我跟她才是亲人。”

赵元明深深地被她这一番话给震慑住了,瞬间苦不堪言:老天爷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