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70章 木已成舟

第270章 木已成舟

二人大眼瞪小眼的你看我我看你的,宫女不得不出声问道:“公主,还要不要喝合卺酒了?”

“喝!为什么不喝?”说着,对还站在门边的赵元明伸出食指勾了勾,赵元明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去,然后和她喝了合卺酒,表情相当痛苦,不知情的还以为赐了他一杯毒酒呢。

“你们两个过来帮我更衣,两个到门口守着。”高昭云说着便掀着珠帘往里走去,只要过了今晚,随便怎么样都可以。

两个宫女帮忙取下头上厚重的金冠,她的脖子这才得以解放,又把外衣给脱了,坐在**脱了鞋,然后小声嘱咐她们道:“你们先出去吧,本宫的身份切记莫要宣张。”

“是,奴婢告退。”

宫女们退出去之后,高昭云又说道:“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打算站一个晚上?”

“噢……”赵元明应了一声,掀起珠帘往里走去,往**一坐却被高昭云一脚踹下床,“你这个刁民还想和本宫同床共枕?睡地上!”

“什么!!这可是我的房间啊。”

“难不成本宫睡地上?”

“不不不,自然是我这个刁民睡地上……”赵元明郁闷的说着,往地上一躺,他好歹也是个公子,没想到会摊上这么一件事。

第二天,赵元明蜷缩在地睡得很难受时,被高昭云用脚踢醒了,“醒醒,睡地上都可以睡这么死?”

“哪有啊,地板硬板板的,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好不好?”赵元明坐起身来,全身那叫一个酸痛啊,站起身来活动活动一下筋骨。

不一会儿,宫女们进来伺候他们洗漱更衣,期间,高昭云不停地问他问题并教他如何去回答问题,顺便警告他要是答错了,以后睡觉要小心一点,“如果表现得好的,等过几个月再把你给休了,你就可以跟你意中人成亲了,但这个姑娘绝对不能是本宫的妹妹。”

“是……”赵元明一脸的黑线。

二人一起去前厅给新公婆奉茶,一路上赵家的下人因为从未见过她,自然而然把她认成二夫人,一个个都福了福身,张口闭口都是二夫人。

直到到了前厅时,一个个才被吓得不行不行,赵家二老差点把心脏病给吓出来,为什么老二不是牵着昭阳公主出来,而是朝云公主???一个个都一头雾水的,樊君荔也在,她也受惊了,赵月率先一步问道:“二哥,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迎娶昭阳公主,怎么就成了朝云公主啊?”

“呃,这个说来话长……”

“事情是这样的,本宫在宫宴那次就已经看上元明了,可父皇又把妹妹赐给元明,事后和父皇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本宫便想了这么一个妙计,代替妹妹嫁到赵家来。”高昭云一口气把她编好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可是公主大我们家老二很多岁……”

“那婆婆这是在嫌弃本宫年龄大,配不上元明咯?”高昭云皮笑r不笑地问道。

“民妇不敢!”赵氏直接被震慑住了,大公主的威望在嘉陵城中有谁不知啊?

“既然要换人不应该提前和我们说一声吗?”樊君荔的性子可不像赵氏那么弱,两个弟弟的性子应该都是随她这个娘,很会受她这种强势的女人给欺负的。

高昭云不想第一天嫁到赵家就和他们吵,一双含笑的目光便看了身旁的赵元明一脸,“驸马知道就行了,昨夜他便知道了本宫的身份,谁想他没有出来告诉大家,定然是觉得一刻值千金,不想被人打扰了。”

“……”也不知道是谁威胁他,不让他出房门半步的。

“而本宫今儿个只是告诉你们一声,并没有征询你们的意见,你们知道了就好,无需多言。”

“你!”整个家也就只有樊君荔敢这么跟玄北国的大公主说话了吧,“二弟,你是不是被她威胁了?告诉大嫂,大嫂为你做主。”

“没有啊大嫂,既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那现在也不能悔婚,这样会诋毁了公主的名声……反正我也娶了个公主,昭阳公主是公主,朝云公主也是公主,都是一样的。”有事!绝对有事!大嫂快点救救我啊……赵元明在内心深处直抓狂,直咆哮着。

“是啊,元明都没有意见了,现在是不是该奉茶了?本宫这杯茶,公公婆婆是喝还是不喝呢?”

樊君荔还想说什么时却被赵元朗给制止了。

“喝喝!”赵氏夫妇还能说什么,对方可是非常难缠的大公主啊,多说一句都怕得罪了,人家从到这个客厅就没把身份放下,张口闭口都是本宫的。

高昭云便开始跪下来奉茶,公公婆婆,大哥大嫂的叫过去,樊君荔本来很不想喝她这杯茶的,可还是看在二弟的份上一口闷喝了。

等人走了之后,赵元明找了个理由留下来,高昭云也不怕他泄密,便自己先回新房,留他们赵家人在客厅里议论纷纭,“去皇宫问皇上吧?”

“我们也就一介平民,哪说见皇上就能见到皇上的?”

“我闯也要闯进去!”樊君荔气势汹汹的说着,区区一个皇宫还能将她拦住不成?那皇帝摆明是在戏弄他们赵家,既然不愿嫁,当初干嘛还要赐婚,既然赐婚了为什么还要朝云公主代嫁?

“夫人,别这么冲动。木已成舟,就算皇上知道了这件事也没办法做什么的,总不能让赵家休妻。”

“是啊,别到时候让皇上觉得赵家在嫌弃他这个女儿,然后治了我们赵家一个大逆不道的罪。”赵月也害怕道,“要知道伴君如伴虎,这一刻你是红人,下一刻你就是死人了。”

“可是朝云公主已经成了三次亲,弑三次夫,怎么还敢放她出来祸害他人呢?”赵元来小声地说着。

“人家是公主,是皇上最疼爱的公主,有什么办法?!老二啊,你一定不要再去喝花酒找女人了知道吗?”

最后,樊君荔决定去问问杉萝,看看她对此事知不知情,自打她离开一趟回来就直接搬去琰王府住了,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