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04章 醋意连连

第304章 醋意连连

杉萝回去的时候,看到月和正在前厅里喝着酒,一口一口的往肚子里灌,本来不想管的,可是他伤还没痊愈不能饮酒,还喝得这么猛!只好过去抢他的酒杯说道:“别喝了,干嘛要这样喝酒,身上的伤还没好不是吗?”

月和只是瞥了她一眼,重新拿了个酒杯继续喝了起来,杉萝把酒壶都收走了,手背却被打了下,酒壶脱手而落,又被月和给接住了,拿起酒壶起身回房去,一句话都不愿意和她说的,很明显就是在生她的气,杉萝却暗自高兴。

真是不冷落你一段时间就不知道要好好珍惜我了!!

清风明月轻轻走来,看到仙君的背影有些微醺之意不禁摇了摇头,“师姐,你看仙君他这个样子你不心疼吗?”

“大人的事,你们两个小孩就别管了,先去休息吧,仙君我来照顾。”杉萝直接把他们给轰走,然后就去打了盆清水进他的房间,看到人已经躺**了,连靴子也没有脱,手中的酒壶还在滴着酒。

上前拿走酒壶,脱了靴子,拧了拧毛巾过去帮他擦拭一下脸和手,再查看一下身上的伤口,居然好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疤痕了,只要疤痕除掉就差不多了,失去的灵力只能靠他自己再修炼回来了。想到这里,身后摸了摸他细腻光滑的脸颊道:“放心吧,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我会一直赖在你身边不走的。”说着还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

准备起身走人的时候,手腕却被扣住,还没来得及回头一看,却被一股力气用力一拉,等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被月和压.在身下了。

杉萝猝不及防下,被月和强吻了。

月和身上淡淡的酒味刺激着杉萝的嗅觉,极具y惑。月和死死地吮吸着她殷红的唇.瓣,霸道,似是带着惩罚,又带着掠夺的意味。杉萝明媚漆黑的大眼瞪得大大的,脸蛋绯红,知道他喝醉了,便用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抵触着他的吻,“月和,你喝醉了,别这样……”

杉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月和,但奈何,推不开。双手还被他擒住并十指相扣,她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可是又不愿意放开,哪怕是这么一个梦,她也不愿意醒来。

直到第二天,杉萝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浑身腰酸背痛,在院子里伸了个懒腰,隔壁的月和也在这个时候从房间里走出来,也许是昨天喝酒喝得太猛了,今早脑袋疼。

看到他出来,杉萝抿嘴一笑,跑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师父,早啊。”

“早。”

“师父,昨晚睡得不舒服吗?看你好像没睡好的样子。”杉萝试探性的问道。

“小萝,你昨晚是不是来过我房间?”

“有啊,你喝醉了,我打盆水帮你擦擦脸,擦擦手。”

“后面呢?”

“后面我就回房睡觉了,你以为我会趁你不省人事的时候占你便宜?”杉萝一脸坏笑的问道,“我是那种人吗?被人误会还真是不爽啊,早知道应该做点什么。”

月和一脸黑线,昨晚的事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有醉到这种地步吗?不禁匪夷所思了。

四人又一起吃早饭了,杉萝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清风明月认为应该是他们俩人和好了吧?可是看到仙君心神不宁的样子又觉得是不是猜错了?!

“清风明月,我昨天喝了多少酒?”

于是清风明月把他昨天的情况都说了一遍,还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什么为情所困,借酒消愁,只是问他们一个问题,就说这么多话,还要不要在月楼混了?!

“我觉得他们没有说错啊。”杉萝手撑着脸颊,似笑非笑的把他看着,“昨晚你喝醉了还拉着我的手说了一大堆的话。”

“我说什么了……”

“你说我为什么这段时间都在冷落你,为什么要一直和段生走在一起……”这些都是她瞎扯的,可某人似乎相信了,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了。

清风明月看到仙君如此窘迫的样子,不禁捂嘴偷笑。

杉萝趁机摸着他的手,开始吃豆腐,一抹红晕跑到他的脸颊上,起身撤道:“我去看书了。”已经没脸再呆下去了。

他走了之后,杉萝一脸得意的说道:“掐指一算,你们仙君已经中毒了,完全离不开我了。”

“中毒好啊,离不开你好啊。”

“我也觉得挺好的,哼哼。”

月和的身体已经好了,可以去上朝了,太上老君还特地让段生送来除疤的给他一用,杉萝本来在帮月和穿衣服,可听到清风明月说段生来了,打算过去时直接被月和一头摁倒在地,还说道:“给我在这里呆着。”等把头抬起正想骂娘时,他已经不在屋里了。

段生把药瓶交给清风明月后,准备走人时,看到月和风风火火的来了,不禁吓了一跳,上前行了个揖礼道:“见过仙君。”随后又将他来此的目的告知,月和这才把眉头一挑,“兜率宫那么多人,为何只派你来?”

“呃……”这个问题好难回答,是不是回答错了,就会被生吞了活剥了?

“师兄,回去替我师父谢谢太上老君的药,有空再去找你。”杉萝及时赶来把段生急急忙忙给送走了,一句话都不容他多说,叫他一脸懵的走了。

杉萝一回去就怒指着月和道:“你别太过分了啊。”

“我没做什么啊,对不对?”还转过头去问清风明月,叫他二人只敢点头不敢摇头。

理了理衣服,转身就去上朝了。下朝的时候特地和太上老君走在一起,让他以后换个人送药,别让段生再来月楼了,把他赶下凡也是可以的,他完全没有意见。

“要不以后让小萝亲自到兜率宫取药如何?”太上老君笑眯眯的说着。

“死老头。”月和直接骂了他一句,大步流星的走了。

“嘿,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给你药吃,居然还骂我。”太上老君抚了抚须,嘴角的笑意连连,不过也代表着他这个臭脾气的月老又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