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05章 被撞见了!

第305章 被撞见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杉萝四人想要去天牢和幽冥园看看,据他们所知天牢有重兵把守,而王母娘娘又偷偷将姬白卉给囚禁起来,所以天牢这个地方大可以排除。

那幽冥园又是个什么地方?!

段生已经大概探得去往幽冥园的路了,就在天庭的某个角落里,有些僻静,从这里飞过去的话怎么说也要十几分钟,还要计划逃出来的路线,所以他已经和宁真儿先去观察一番了,再作计划!

了解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天兵天将巡逻的时间为半个时辰,巡逻队会途径此地,然后就会进去看一遍再出来。

差不多摸清楚之后,杉萝四人觉得可以开始行动了,行动时间为晚上比较好。

所以打开门偷偷的出去,深怕惊动到隔壁的月和,真是的,为什么要把房间弄在他隔壁呢,这样想做坏事都很困难!然后蹑手蹑脚的出了月楼,拂袖飞走了,还不忘回头看一眼月楼。

四人来到望海楼集合,这个时候,大伙儿都歇息了,处了巡逻队,天庭各个地方都有巡逻队巡逻,所以一个个为自己设了个结界在身上,以免他们的气息被察觉到。

天兵天将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的老大二郎神还有那只哮天犬,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知道了,所以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此时此刻,天庭非常的静谧,本来就很冷清了,如今也只剩下他们的心跳声了。

杉萝:谁的心跳声这么大?

宁真儿:不是我。

段生:也不是我。

张远:更不是我啊。

杉萝:啊哈哈哈,那就是我自己了。

其他人一人给她一记白眼,然后飞进了白云堆里,踩着这乱绵绵的棉花准备徒步过去,这厚厚的云堆能够帮他们进行遮蔽,不容易被天兵天将给发现,段生是这么说的。

杉萝:厉害厉害。

张远:佩服佩服

一个个都不张口说话,而是用传音,毕竟天庭还有个顺风耳在啊,这么安静的时候,说什么话都会落到他耳里的,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如果遇到断云的便施法飞到对面的云朵里,总之要隐蔽起来,也不能使用过多次数的法术,大晚上很容易被发现的。

最终,四人终于抵达幽冥园了。

趴在云朵在窥视着幽冥园的入口处,一块石碑立在旁边写上“幽冥园”三个字,没有人守着。但天庭这样的地方,没有人守着才是危险的,段生便掏出一张符纸决了个口诀后将符纸掷了出去,符纸直直地往幽冥园的入口处飞去,准备进去的时候,却被门上的结界给烧成灰烬了。

四人瞬间头皮都发麻了,一个激灵全头打到脚。

宁真儿:怎么办?

张远:我们四人最厉害的就属段师兄了,怎么办?

三人皆把视线转移到他身上去,段生也正在想办法,那结界也不知道是谁设的,要是硬破的话,是会把谁给引过来呢?!

段生:要不问问君陶的意见?

杉萝:可以。

段生点了点头,便把眼睛闭上把君陶给放了出来,事情是什么情况他都已经了解了,段生的记忆他也会有,但他的记忆段生不会有,因为他才是原主。

君陶:你们确定我娘被关在幽冥园?

宁真儿:不确定。

杉萝:千里眼只说你娘被囚禁,但没有说被囚禁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这是在排除。

君陶:既然如此,那我试试。

于是君陶开始施法,如今的他拥有仙法和妖法,虽说两法相互排斥,可是却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可能是骨子里拥有两种血统的血吧!!所以他可以用妖法看清楚里面有没有他娘的存在,无需进去,只是这样窥视也会很快被察觉到,所以要速战速决。

杉萝等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有耐心的等会儿了。

虽然外边没什么动静,可里面他却看得一清二楚,里面是个阴森之地,难怪会被置放在偏僻的地方。且每棵树上都出现一对眼睛,从而看到幽冥园里面有上千座小浮岛,每一座浮岛都有一棵树,关有人的地方,那棵树就会产生结界将你困在此地,出不去也进不来。

如此阴森之地,却到处都充斥着凄惨的哀嚎声、愤怒的咆哮声,这里面关的大都是犯了错的妖界之人,也有犯了错的成仙之人。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他娘一次,可是姨母有弄一些画像以及动态的记忆给他看过,所以能够一眼认得出,只要有在这里的话。

与此同时,二郎神已经感觉到有什么人在窥视幽冥园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便三叉戟赶来了,还有哮天犬。三人似乎感觉到什么,开始紧张起来了。

杉萝:好像有人来了。

张远:我也感觉到了。

宁真儿:他还没好吗?再等下去,可能就会被发现了。

杉萝:再等等。

君陶很快就回来了,里边压根就没有她娘的踪迹,所以幽冥园也可以排除在外!宁真儿立马带他们往撤退的路线回去,谁曾想四面八方都已经是天兵天将云集了,只要他们一出去就会被发现,这阵势简直要吓尿了。

张远:现在该怎么办?

君陶:别急,我进去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等等看。

君陶进去之前就已经给正在闇云宫休息的雪滟和雪凝一个传音,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之前那件事,君陶已经对她们进行一定的惩罚了,所以才给了杉萝一个交代,现在她们也不敢再擅自做主了,反正君陶的性子已经被杉萝给影响了,已经不是她们所认识的那个君陶了。

后面,雪滟雪凝一身夜行衣的出现将二郎神以及天兵天将都给引走了,真是辛苦她们了。君陶这边也趁机都回到望海楼,谁知那哮天犬居然没跟着他主人一起走,而是追过来了,杉萝便让宁真儿和张远他们趴下,自己则将君陶摁在位置上,亲了起来。

三人皆瞪大了双眼,宁真儿捂住张远差点叫出声的嘴.巴,天哪!!!

所以哮天犬赶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俩人在楼阁上做这种事,便觉得有些疑惑,莫不是他的鼻子出问题了?正想过去看看清楚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白影,定睛一看,竟然是月和仙君!!!

他的目光正锁定在楼阁上那两位,清冷如月的眼眸中闪烁着冰冷的亮光,他的身边似乎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叫哮天犬望而却步,想想还是算了,走吧,免得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