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11章 寒气入体

第311章 寒气入体

吴先生说姬白卉常年生活在冰天雪地的环境当中,寒气入体比较严重,需要慢慢来才行,这段时日暂时住在月楼,他也会在这里帮她把身体里的寒气慢慢给逼出来。

段生显得有些激动,知道杉萝的计划成功了,且他娘现在就在月楼,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只有这么点,内心深处说不激动是假的。

“你娘现在身体有些虚弱,所以吴先生正在帮忙治疗,这段时间都会在月楼住,我会帮你照顾好她的。”不得不说,杉萝在第一次见到姬白卉的时候,被她的容貌给惊到了,或清纯可人,或风.情万种,真是个美人啊!

与此同时,姬白卉脱光身子坐在木桶里之后,左青就帮她在脑袋上扎银针,然后杉萝拎着水进屋去。由于是玉帝的女人,所以这些事都由杉萝和左青两个人做。

“直接倒进去。”左青往木桶里倒了吴先生配置好的药,很多种,全部都倒进去之后让杉萝可以往里加水了。

“直接倒进去?那不得脱一层皮。”这可是刚烧开的水啊。

“没事,你尽管倒吧。”

杉萝点了点头后,便往旁边倒水,那里面可是一滴凉水都没有啊,看到姬白卉一点感觉都没有,后面再继续往木桶里加水,直到木桶满了为止。

杉萝站在一旁稍作休息,没多久便看到姬白卉的脑袋正在冒寒气,身体亦是如此,左青试着把手伸到木桶里探探水温,和师父所说的一样,热水在慢慢变凉,但必须要泡一个时辰才行,一天三次,一次一个时辰。

所以中间又反反复复换了数十次水,都快把杉萝给累坏了,两只胳膊都快断了。

一个时辰后,左青将银针都拔出来,杉萝扶她从木桶里出来,擦干身子之后穿了好几件衣服。

后面的七天里每天都这般如此反反复复,好在姬白卉体内的寒气差不多都被逼出来了,身体也恢复了常温,接下来就改用药疗了,转交任务之后,左青和杉萝都坐到院子里来晒晒太阳,杉萝更是累得趴在桌子上,两手垂下来就跟废了一样,左青知道她辛苦了,便帮她在手臂上的穴位小按两下,感觉就没有那么酸麻了。

“还有这手。”

“还有这俩腿,这四肢感觉已经不是我的一样了。”杉萝向后一倒,脑袋撞到某人的结实腹部了,只听月和说道:“让你干点重活就不行了?”

“是啊,不行了。”杉萝坐好来,月和往她面前一坐,清风明月端来茶水和水果招待时,吴夲那边也忙完出来了,将所开的药方交给清风明月,有劳他们去一趟兜率宫取药,杉萝追上去吩咐他们一句,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让他们记得找段生帮忙。

四人便坐下来休息休息,喝喝茶,吃吃水果,聊聊天。

月和和吴夲谁也不让谁,因为他们彼此都想知道彼此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但谁也不愿意先说,感觉先说的就吃亏了。

杉萝看到他们两人,啧啧啧几下,两个大老爷们有必要嘛?要多学学她们两个小女子才对,以分享他们两人的糗事作乐!!

清风明月到了兜率宫之后,向金紫银青道明来意。金紫银青便去通知段生一声,段生出来后拿着清风明月给的药方开始抓药,先抓了三天的药量,回去之后按照吴先生所吩咐的法子煎药。

玉帝隔三差五就会到月楼来看望姬白卉,他也不能经常来,怕惹人怀疑,其实瑶姬已经怀疑了,她完全不知道父皇和母后之间到底是怎样了,只知道她的父皇最近频繁的去月楼,所以她想去时却被结界给阻挡在外,把设结界的主人月和给叫了出去之后,他很客气的什么都没有透露,还让她想知道什么可以去问玉帝。

月和都这么说了,瑶姬就只能去问她的父皇了。而玉帝也向她坦白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并让她不得宣张出去,也不得对姐姐妹妹们说,瑶姬明白的点了点头,这件事事关重大,有关父皇和母后的事,她自然不会傻到到处去说,毕竟朝中有那么一些仙家是很会见风使舵的。

王母那边倒什么也没有说,只要玉帝做得够隐蔽她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所以想去月楼见那个女人并不是不可以,只要该上的朝有去上就行了。等姬白卉好了之后,这件事再来做个了断,她也有的是时间。

闇云宫那边,姬白芷也已经得知她的姐姐真的还没有死,现在人就在月楼接受保生大帝的治疗。虽然她恨不得马上就把她姐姐给接回来,但这天底下还有谁的医术比保生大帝要好?所以还是听君陶的意思,不鲁莽行动,一切等他先和他娘相见再说。

药疗三天之后,姬白卉的身体已经没有那么弱了,衣服也从三四件减到一两件了,又可以自己到外面来晒晒太阳,她有多久没晒到阳光了。

杉萝从屋里出来,看到她已经醒了便过去和她打声招呼,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只能先前辈的叫了,“前辈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我认得你们,你和左青、月和、吴夲都曾到昆仑仙山取薲草,我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和四个男孩一起来的,还引起了雪崩。”他们几次到昆仑山她都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他们看不到她罢了,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他们的声音她却能够听到。

杉萝不由得一怔,原来他们曾几时非常靠近她被囚禁的地方。

“非常抱歉这个时候才把您给救出来。”杉萝小声地说着。

“是你救了我?”

“不,准确的来说是您儿子救了您。”

“什么?”姬白卉听到这里有些热泪盈眶,她没有听错吧?!

杉萝指腹点唇,示意她别激动,小声一点说道:“您的儿子就在天庭,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请您不要激动以免暴露了他的身份。”

姬白卉连连点头,杉萝并没有再告诉她其他事,而是告诉她,君陶至始至终都没有恨过她,而且做梦都想见到她,一直坚信着她没有死,只身混在仙界,盼着有一天能够和她母子相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