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12章 母子相认

第312章 母子相认

后面玉帝来看望姬白卉时将他的真实身份告知于她,姬白卉显得有些激动,所以她才怎么找都找不到他这个人,甚至还打了他一巴掌,因为他已经是个有妻室的人,却没有说,所以王母才会那么恨自己不惜将她给囚禁在昆仑山,她还一度希望他不要做这个神仙,如今他又岂会为了他们母子俩放弃这至高无上的权势?真是想太多了。

“整件事因我而起,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请你给我点时间。”

“你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我只是一个破坏你们夫妻感情的第三者,又是妖界中人,仙界肯定没有办法接受我们母子俩,所以你只能二选一,是继续留在天庭还是同我离开!”

“我……”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好这件事。

看到他如此犹豫,姬白卉冷笑一声,就下了逐客令,让他回去好好想想,他可是玉皇大帝啊,什么事都应该三思而后行,她刚好也要静一静。

玉帝走了之后,姬白卉便哭了好久,早知道事情是这样的话,还不如一直呆在昆仑山下都不出来了,杉萝和左青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了,同样是女人,她的痛她们明白的,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她们俩人现在不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杉萝把段生给偷偷找来,还让段生带上张远和宁真儿掩人耳目,找他来也是和仙君他们一番商量过的。

所以段生是紧张的,便让君陶出现,他也是紧张的。

姬白卉正坐在屋内发着呆,玉帝离开之后她就没说过一句话了,杉萝觉得她还有孩子啊,便把段生给找来了。君陶现身之后一直杵在门口不敢进去,还是杉萝强行把他给推进去。

姬白卉听到动静之后,无神的眸子便有了一丝动静,视线定在君陶身上,她来这里有段时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除了月楼以外的人,“我认得你,你也来过昆仑山,你叫什么名字?”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来找她,还是很友好的问道。

“我……我叫君陶。”

姬白卉脸上友好的笑意不由得一怔,嚯的一下站起身来,“你是君陶?”

“是啊娘。”

听到一声娘,姬白卉忍不住捂着嘴巴红了眼眶,跑过去将她的孩子紧紧的抱住,伤心道:“陶儿,我的孩子……”

君陶也忍不住哭了,他盼这一次不知道盼了多少年了。

“只是你怎么……”姬白卉感受到他的灵珠都是来自仙界的灵力,把手覆在胸口上感受着,体内的妖力蠢蠢欲动却被灵力给压制住,而这具身体完全就是一具已然成仙的身体。

君陶擦干泪水,拉着她到桌旁坐下来,然后将他的事都告诉她,听得她的泪水哗哗的掉个不停,内疚道:“你一出生娘就去寻你爹不要你了,你应该恨我,而不是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救娘。”

“娘的事姨母都已经告诉孩儿了,所以孩儿是不会恨娘的,只会恨那些伤害娘的人。”

“不可,这件事谁都不要恨。”

“可是王母娘娘将娘囚禁多年这笔账要怎么算?”

“那也是娘的错,娘自找的,是娘破坏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所以你一定不要找谁报仇,包括你爹。”

“可是……”

“娘就要失去你爹,不想再失去你,如今娘的法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没有办法再和仙界抗衡了,所以你千万不要乱来。”

“好好好,孩儿都听娘的。”

母子俩一番谈话之后,姬白卉又让君陶坐好,她要帮他体内的封印彻底打开,既然她都已经找到了,就不用再继续伪装下去了,她迟早都要离开天庭回到妖界去,所以他必须跟她一起走,不会再让他呆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现在没有危险是因为他的身份还没有暴露,一旦暴露,王母会放过他吗?!

最后一掌下去之后,从君陶体内散发一道强而有力的力量直接将姬白卉给震了出去,叫君陶吓了一跳,赶紧把人给扶起来,“娘,你没事吧?”

杉萝他们也听到动静,进来一看,步伐不由得一顿,第一眼迎上的竟是一双紫眸,那紫眸幽冷又透出几分妖异,似乎只要被这一双眼睛看上一眼,灵魂就会被吸收。

“师兄,你的眼睛……还有你的脸……”杉萝不由得说道,那张脸有种说不清楚的气质,有凛凛之威!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不拘的微笑,“不用担心,我只是把封印给解除了,这是我原本的模样。”乍一看有点像段生,又有点不像,倒变得和姬白卉很像!母子俩都是紫眸,真是好看极了,天生自带好看的眼瞳!!

封印给解除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君陶和段生已经合为一体了???好想问清楚,又觉得不是时候。

君陶扶姬白卉到**休息一下,他则出来往院子里一坐来解答他们的困惑。

“你还是我们的师兄吗?”

“是啊,但我同时也是妖界之主君陶,我们现在是同一个人了。”看到他们如此紧张又不敢和他坐在一起说话,不禁抿唇一笑道:“师弟师妹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你们可以继续唤我师兄,只是我以后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娘痊愈之后,我便要带她回妖界。毕竟我是妖界之主,出来是为了寻找我娘,如今我娘已经找到了,我便要回去掌管妖界。”

“师兄,那你不会回来了嘛?”

“师妹,我属于妖界并不属于这里,一旦我的身份曝光,这里是不欢迎我的。不过闇云宫的大门随时为你们敞开,想来的时候就来吧。”

“那崔判官他们怎么办?”杉萝感到有那么一丢丢的伤心,可这没什么好伤心的,人家是回去和家人团聚,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只是他这边的家人该有多难过。

“离开之前,我会和他们说清楚的。”君陶表示无奈,如今的他在性格上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甚至快偏向段生的性格了,换做以前的他,只会一走了之,什么都不会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