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35章 我是个替身?

第335章 我是个替身?

到了书房之后,杉萝便开始到处翻东西,四周的书架都一一翻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啊。最后又把目光锁定在桌旁的花瓶里,里面放有几幅画。随意,拿起一个打开来看,却是一个青衣女子的画像,不由得一怔。

又把剩下的几幅画都打开!不论卷轴里画的是什么内容的画,都少不了那个青衣女子,更多的是那个青衣女子的画像,笑得是那样的甜美。

最让她吃惊的是,这青衣女子和自己同名,也叫杉萝。

看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就是她了吧,每每听到自己的名字那些人总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反应,想来他们都认识这个和自己同名的女子,唯独自己还被瞒着。

杉萝把这些画轴都收好,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失魂落魄的离开书房。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脑海自动从她和君陶相遇以及雪滟雪凝她们那些话里有话的记忆里回想着。

呵,敢情她就是个替身而已!!难怪他打从一开始就对她这么好,兴许是自己身上某个地方和那个人很像吧,好比如名字。

想到这里,杉萝开始打包行李准备连夜离开这个地方,之前她是不知道才会颇受感动,现在她知道了,要是再继续留下来,就是个大傻子!!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的,难怪他不愿意对自己做出一些逾越的举动来,就是心里还放不下那个人,想到这里,杉萝差点一个白眼翻到天灵盖,气得咬牙切齿。

杉萝背着包袱,她也没什么要带的,就带几套衣服,连银子都没有拿,毕竟是空手而来的。

一打开门就看到君陶站在门外准备敲门,却看到她背着个包袱,不禁拧着眉头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不关你的事!”杉萝说着,从他身边绕过去走人时,却被她反手拉住手腕不让走,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为何在生他的气?难不成是因为寿宴的事情而不高兴了?

“你想知道?”

“嗯。

“那你就得先告诉我,那个和我同名的青衣女子是谁。”

君陶先是一怔,后是说道:“她是我的师妹,我以前在三清观的时候都是和她一起修炼的。”

“那我是你师妹的替身吗?”听到这里,杉萝的情绪有些激动。

“替身?当然不是。”你们是同一个人,怎么会是她的替身呢?!这句话君陶却没有说出来。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要等我发现了才要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发现的话,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我也不知道。”这件事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想要一直瞒着她,因为有些事并不想让她知道。

“行,我可以选择相信你说的这些,但是你要向我证明才行。”

“如何证明?”

“吻我!”杉萝非常肯定,只要他敢,是不是替身这件事她可以不追究。

君陶的身形一颤,眉头一皱,双拳下意识握紧,他不能!!

看到他如此犹豫,杉萝无话可说,迈开步伐准备走人时,又被他给握住了手臂,气得回过身就给了他一拳,狠狠地打在他的脸颊上,叫偷偷看到这一幕的雪滟雪凝二人皆吓了一跳。

杉萝大步来到宫门口的时候,妖兵却拦着她不让她出去,说是外面天色已晚,宫门已关闭,出不去了。

杉萝执意要出去,便和妖兵们起了争执,她今天就是要出去,他们是不是要把她给杀了?姬白芷正好路过此地,看到杉萝背着包袱怒气冲冲的要离开,便让妖兵开门让她离开,反正她也不想她继续留在这里,还不忘让一个妖兵护送她到对岸去,否则以她一个凡人的身份出得了宫门,也到不了对岸。

杉萝被送到对岸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好在她对这里已经有所了解了,来来回回好几趟,也记得去往妖界入口的路怎么走,进来和出去都是同一个地方!!

待离开妖界之后,杉萝便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憋屈得眼泪一直哗哗哗的掉着,死君陶,臭君陶,竟然敢欺骗我的感情,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姬白芷过去找君陶时,看到他还站在杉萝的房间门口,便说道:“她离开了不是很好嘛,你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是不是姨母告诉她这件事的?”君陶没有伤心难过,而是非常冷静的询问他的姨母姬白芷。

“是又如何?如果你愿意听姨母的话,姨母用得着这样做吗?她又不是真正的杉萝,她只是一个和杉萝同名的凡女,如果是那个杉萝姨母还会同意你们交往,但她不是,就算她是,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人家爱的是月和仙君,你身为她的师兄,应该是最清楚的不是吗?长痛不如短痛,姨母这也是为了你好,你是姨母一手带大的,姨母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你着想,陶儿你千万不要记恨姨母。”

“陶儿不敢。”君陶神色顿时猛沉,转身便走了。

姬白芷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杉萝一边走着一边哭着,包袱一路被她拖着走。最后蹲在一棵树下痛哭鼻涕,她以为他遇到真命天子了,没想到……真是比遇到彭建辉还令人受打击啊……

这时,天空开始一滴两滴的下起雨来了。雨滴打下这树的叶子,飘飘落下,像一只只半绿半黄的蝴蝶在空中飞舞。

杉萝依然蹲在树下哭个不停,都老大不小了,还这样哭,还好这里没人,可以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可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下雨呢,难不成连老天爷都在同情她的遭遇?想到这里,便哭得更大声了。

突然一把纸伞出现在她的头顶上挡着雨,顺着脚往上看去,只见月和仙君手持着纸伞居高临下的为她遮雨,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望向其他地方。

晶莹的雨点在水面上怦然溅开,形成一簇簇植物界绝对没有的素色花朵,花瓣晶明透亮,骨朵儿呢,只在水面上灿然一现,仿佛不胜娇羞似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