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36章 被挟持了

第336章 被挟持了

就算月和仙君出现了,杉萝照样蹲在树下大哭一场,而月和一直都静静地站在一旁为她撑伞,什么都没有问。等哭够的时候,杉萝才吸了吸鼻子,带着一股浓厚的鼻音问道:“仙君,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路过的。”

“哎,你给我算的姻缘一点都不准,人家压根就不喜欢我。”

“那你现在是在质疑我的能力?”

“我以我亲身经历的来告诉你,是的,仙君你算的一点都不准,不过神仙肯定也有出错的地方,所以我不会怪你的。”杉萝继续吸吸鼻子。

“我只能告诉你,人家不是不喜欢你,只是有难言之隐罢了。”

“呵,是嘛,他连亲我都不敢,明明就是心里还有别人,找那么多借口做什么,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禽兽。”

“……”月和的嘴角不由得抽了几下,看到雨停了,便收起纸伞,准备走人。

“等一下,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一走了之。”她既不认识路,又身无分文,他暂时是她的救命稻草。

“我只是路过的。”

最后在杉萝的央求下,月和给她找了个栖身之地。如今的月老庙都有住上一个庙祝,所以只能给她找一处废弃的破庙落脚,叫杉萝的心情一下子低到谷底了,她是不是开始走霉运了?

简单的收拾一下,然后点燃了一个小火篝,让她慢慢的把衣服给烤干,他便离开了,好像一刻也不愿意多呆一样。

月和从破庙离开之后,便来离破庙不远处的一个地方,君陶正在这里负手而立等他的到来。

“你大可以那样做,这样就可以将她留在身边了。”月和一来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你,而是因为师妹她没了以前的记忆,如果我现在对她做出一些逾越的举动来就是在趁人之危,我不想她记起以前的种种时却发现她的师兄是个趁人之危的人。”君陶在说这话时,眸子满满都是落寞,“师妹她爱的人是你,虽然我不想把她还给你,但不还给你就是趁人之危,夺人所爱,就如我姨母所说的,我和她是不可能的,她总有一天是会恢复记忆的,所以我不会做出让我后悔一生的举动来,只要师妹好,就行了。”说到这里,君陶转过身来很是疑惑的问道:“倒是你,你真打算把师妹拱手相让给我?不后悔?”

“她现在爱的人是你,我跟她已经结束了,平时只是想让她和璃儿多多接触,并无它意。如果你们当真要在一起,我会成全你们的,就当做是在惩罚我自己吧,或许离开我,她才能获得幸福。”

“别开玩笑了,师妹现在没了以前的记忆,我也不敢和她在一起,如果师妹恢复记忆之后还是选择和我在一起,那到时候我一定不会把她还给你的。所以我会先帮师妹恢复记忆的!!”

据阎王爷所说,杉萝是因为从南天门跳下来直接投胎转世回到她那个世界,所以并没有前世的记忆。碍于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所以他也不是很清楚,只能先把人给重新带回这个世界,关于记忆的事等人回来了再说也不迟!

然后人好不容易回来了,看到杉萝阴差阳错爱上君陶之后,月和又突然改变找回她记忆的决定了。

最后,月和让他先把杉萝给带回去,想要记忆恢复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成的事。

但君陶没有同意,闇云宫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毕竟她现在是个凡人了。所以协商到最后就是让她回到凡间去生活。

翌日,杉萝睡一觉醒来之后,便开始赶路,她打算到兰陵去闯出一番事业来,一般穿越女都能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的,她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只是没走多远,就遇到一顶红轿子从她的头上飞过去,下意识抱头下蹲,准备起身的时候,又有个人也要从她头顶上飞过,只要又抱头蹲下来,哇靠,就算用飞的也麻烦看点路好吗?!

杉萝想到这里,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跟上去,躲到一棵树身后偷窥着一个执剑的道长正在和红轿子交手,轿子里不知道坐的是谁,迟迟不露面,不过看这颜色,应该是谁家的新娘子吧,法力应该很高深,不用离开轿子都能和那个道长过上几招,实在了不起。

只不过后面那红轿子还是被道长给一剑劈成两半了,而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则飞到半空中,连对着地面上的道长连出两掌,依然不露面。可她就算不露面还是能看到躲在树身后的杉萝,一个施法直接把杉萝给抓来。杉萝的身子也是自己向她飞了过去,下一秒,脖子就被她的手给扼住了,吓得冷汗直冒。

“臭道士,如果你还要继续打下去的话,我就先杀了这个凡人。”新娘子说着,还加重手中的力度,叫杉萝难受得要命,一张脸通红通红的,叫下面那道长立马收手了,“妖孽,不要殃及无辜,快点放了她,否则贫道定叫你灰飞烟灭。”

“这位姑娘,你死了可千万不要怪我,得找他,是他逼我杀你的。”

“别啊,我只是路过的,有什么怨有什么仇,别拿我开刀啊……”她真的是开始倒霉运了,才刚离开闇云宫不久就被人给挟持了,冲着那个道长怒吼道:“喂,你千万别轻举妄动啊,不然我死了怎么办?”

“好吧,妖孽你快点放了她,贫道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你的话我不相信。”新娘子勾唇说着,伸手掐住杉萝的脸颊,嘴.巴便自动张开了,然后给她吞了一颗毒药,她不杀她可以,不过要把她留在身边当人质,以防这个道士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她麻烦。

杉萝着地之后,开始抠嗓子眼,眼泪都出来了却没能把那颗毒药给吐出来,我靠!!有没有搞错啊!!

无奈之下,那个道士只能先撤退了,杉萝还想让他别走,他走了她怎么办啊?

待他走了之后,新娘子这才把红盖头给掀开,还不忘说道:“别抠了,那颗毒药是慢性的,而且入口即化,你是吐不出来的。”

只见对方露出一张叫杉萝看了有些熟悉的脸来,抠嗓子眼的动作一顿,这个不是……她在新闻上看到那幅画像里的那个女人……而且她没有记错的话,她旁边站的那个姑娘好像就是和她同名的姑娘,杉萝!!!不会这么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