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66章 君陶遇害

第366章 君陶遇害

君陶最后还是去了一趟月老庙,就算他心中的王母娘娘多么不堪,他还是想要听杉萝的话。自从身世被公开之后,闇云宫里到处都是向着姬白芷的人,连看他的表情都不一样了,他的身边只有雪滟雪凝还是忠心的。

来到兰陵月老庙时,却不见杉萝的身影,倒是让月和亲自下来一趟了,双手插在宽大的袖袍里,“有事?”

二人怎么说也是情敌的身份,可是见面却一点炸药味都没有。

开门见山,“我是来找小萝的,她人呢?”

拧眉头,“她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

拧眉头,“几天前她就离开闇云宫了,难道没回来过?”

摇头。

君陶侧头看向雪凝,“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让你把人送回来吗?”

雪凝全身一凉,跪在地上颇为紧张道,“当时杉姑娘不领情,不愿意让属下送她回去,后来护法就把属下给召回去了……”完了,当时真应该把人给打晕送回来的。

抱拳作揖,“仙君,麻烦您帮忙找下师妹,一有消息就通知我,我先回去了。”

点头。

君陶立马回到闇云宫,一回来就直接去见他的姨母姬白芷询问杉萝的下场,除了月老庙,她还能去哪里?

“陶儿,你母亲刚死没多久,你的注意力应该放在报仇一事,而不是来问我杉萝在哪里,她在什么地方,我怎么会知道?”顿了顿继续说道,“难道那个女人比你母亲还要重要?”

“关于母亲被害一事,我还会重新彻查的,总之要我发兵攻打仙界这件事我办不到。”那边也是他另外一个家,还有他那么多朋友,最重要的是师妹的家也在那里。

“你是我们妖界的王,一切都依你,先别激动,坐下来喝杯茶。”姬白芷说着,给他斟茶。

一听这话,君陶的语气就软下来了,“如果姨母知道杉萝在哪里的话,请告诉我。”说完还喝了她这本茶水。

“知道了,姨母会去帮你打听一下的。”说着,也喝了一杯。

君陶准备起身离开时,突然觉得两眼昏花,站都站不稳,又重新跌坐下来,雪滟雪凝皆要上前扶他一把,却被身边的士兵一个个拿着刀指着脖子,“护法,您这是在做什么?”

“当然是杀了他,自己坐王了。”

“什么?”君陶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姨母她在说什么?

“陶儿,不是我没有给你机会,只是你连你母亲的仇都不报,真是让我失望,所以你还是退位让我来即位,这个仇也由我来报,我一定会叫仙界那群人血债血偿的。”

姬白芷说着,一掌向君陶打去,只见他也迎掌和她对掌,只是身体不堪一击,直接飞了出去,口吐黑血,满头大汗,看着地上的黑血不由得拧着眉头。

“爷!!!”雪滟雪凝看到护法居然这样置爷于死地,不顾念亲情,便开始反击,将身边这群士兵全部杀光,再一起去对付姬白芷。

但雪滟雪凝哪里会是姬白芷的对手,虽然被打得很惨,可还是尽力护她们的主子周全,雪凝直接扑过去抱住姬白芷的腰不让她靠近君陶,“爷,快走啊。”

“吃里扒外的家伙。”姬白芷一掌打在雪凝的脑袋上,雪凝一张脸通红无比,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在地上。

“雪凝,我跟你拼了。”

“雪凝……”君陶哪还有力气逃。

好在金灵还潜在闇云宫做事,正好遇到这个画面,直接把君陶给带走了,君陶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被万珏的龙爪贯穿身体的雪滟……便昏过去了。

万珏下令让人去追君陶,活人见人死要见尸。

姬白卉啊姬白卉,你顾念亲情,可你妹妹却要在你死后杀了你的孩子,夺位。

君陶喝了那一杯毒酒算是废了,不过法力没了可以重修,命没了就真没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现在我送你去见个人,以后你好自为之,千万不要让妖界的人找到你。”

金灵自言自语完,便把黑白无常给叫出来,就连崔判官也一起来了,看到他们的孩子被自己的姨母害成这个样子,很是心疼,可是见到王母娘娘比较震惊,“参见王母娘娘。”

“现在我把君陶交给你,你把送到一个地方去。”金灵给了他们一个地址就离开了,她前脚一离开,他们后脚也离开了。

如今闇云宫她是进不去了,虽然想确认的事已经确认好了,可还需要证据,而且就算挖到真相,也无法避免仙妖二界一战的后果。只是君陶方才说什么来着?杉萝不见了?

自打杉萝被抓回去时整整过去三天,这三天她都一直在被他们用刑具折磨,先是鞭刑,再是夹她的十指,再把半死不活的她扔到地牢里,因为她还是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杉萝披头散发着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眉头紧皱着,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白得像一张纸,全身上下都是触目惊心的伤口,十指红肿。

外面那些人正在准备下一个刑具,一箩筐的蛇都倒进一个大纲里,既然肉.体上的折磨没有效果,那就实施精神上的折磨,“把人带过来。”

杉萝几乎被人拖着走,看到他们要把她抬到一个都是蛇的缸里,情绪有些激动,不想进去,一直在挣扎着,她越挣扎等于在告诉他们这一招非常有用。

“那你倒是说啊,就不用进去了。”

杉萝不停地摇头,闭着眼睛,身体抖得更加厉害,如果她现在说了,前面所受的苦岂不都白受了。

“那就进去慢慢享受吧,把衣服脱了。”

“什么?!”还要脱衣服,杉萝有些崩溃了,脸色惨白,身子也抖哆起来,“不要,不要脱我衣服……”直接躺在地上反抗着,双脚一直踹着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动静,一个个都警惕起来,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朝外面走去,却被人秒杀在地,杉萝抬眼看着来者,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