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67章 紧急召回

第367章 紧急召回

金灵抓着手杖快步走来,变出一件斗篷披在杉萝身上,将她带走。杉萝一瘸一拐的跟她走着,只是还没走出这个大门,身体就不行了,直接摔倒在地。

她脚歪了就一直没有好,这些人怎么可能会叫人来帮他们医治?现在已经变得又红又肿了,稍微动一下就非常痛,更别说走路了。

金灵吃力地将她扶起来,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看到大量的龙族士兵朝这里赶来,手中的手杖如同一把锋利的长剑“漱”的一下向前飞去,从中开出一条道来,带着杉萝飞走了。

“白映雪,还有白映雪……”

“白映雪?”

“她是蛇王白虹的千金,也是万珏的妻子,惨遭虐待,我已经将她藏起来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她在里面一直心心念念着白映雪,这么多天过去了,就怕她撑不住啊。

于是,金灵便带杉萝一起去找白映雪,来到她藏身之处,看到她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赶紧上前查探她,拿开她身上的树枝,而她气息非常弱,嘴唇都干裂得脱皮了,身体也瘦一大圈下来了。

金灵一看到这个人儿,眉头不由得一皱。

虽然白映雪身体虚弱得很,可是被碰到时情绪还是有些激动,知道杉萝在她手心写下字才平复下来,紧张的抓住她的手,疼得她下意识躲开了。

白映雪也摸出来了,她的十指非常肿,离开这么久,肯定是被抓到了,然后受刑了,心里觉得非常内疚。

“回家。”

杉萝在她手上写下两字,叫她很是激动的把头点着。

“王母娘娘,我们得把她带回去,她现在这个情况,白虹他们还不知情,如果看到他的女儿受到如此虐待,一定不会继续帮着万珏的。 ”

“嗯。”金灵招来一朵云,然后先扶杉萝上去,再扶白映雪上去。

下一秒,一道光从天而降,除了金灵还稳稳地站着,杉萝和白映雪皆摔倒在地。

这突如其来叫来此上香的信女们皆下了一跳,这是见到活神仙了嘛?金灵直接把他们都客气的请了出去。

然后用手杖在地上敲了三下,月和便下凡了。

一看到躺在地上的二人,眉头不由得一皱,其中一人还是他寻找多日的杉萝,月璃也后脚跟下来了,看到她娘全身伤痕累累的,下意识捂住嘴.巴。

“月和,她们俩伤得很重,你赶紧把吴夲给找回来。”

“是。”

月老庙不方便,所以就把两个丫头送到她的小屋来,一人安置在一个房间后,月和就给吴夲千里传音,让他速速来兰陵找他。

“阿璃,你去一趟白虹山庄,把她的哥哥白彦亭给找来。”

“是。”

“她们俩都被万珏给关起来了,至于事情的经过还是等她们醒来你再问吧。”她也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她的,着实有些累了,拄着手杖到外面喝口水,坐下来歇息。

月璃带着清风明月一路赶到白虹山庄去找那个白彦亭,交了入城费进去,直奔灵蛇宫。

只是灵蛇宫的守门士兵不让他们进去,月璃在门口哀求了老半天,还是无动于衷,那就只能硬闯了。

啊了一声直接闯了进去,由于个子矮小,行动敏捷,这些士兵完全抓不到他们,宫门口这里直接就乱了起来,这些人还算好的,徒手上来抓他们三个小孩,而不是对他们动刀动枪的。

月璃的仙术更是时而灵,时而不灵,叫清风明月很是无语,“让你平时多修炼一直想着玩,关键时刻掉链子。”

“我还小,别对我这么严厉好吗?!”

“长大就来不及了。”

“谁说的,我娘她十三岁的时候才开始修炼呢,而且爹爹说了我比我娘聪明。”月璃一脸得意的说完这句话,下一秒就直接被人从后面给拎起来了,双脚离地,一脸懵*,“这哪来的孩子?”

“属下不知,他们一直要见小王你,拦都拦不住。”

“见我做什么?”

“你就是白彦亭?”看着他一头长长的白发、白眼睫毛、白眼睛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白彦亭将她放在地上,“对。”

“你妹妹发生了点事,所以你现在最好跟我走一趟。”月璃用着该年龄没有的成熟和他说话。

虽然白彦亭一向关心妹妹,可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小丫头的话就跟她走了呀,径直地出了宫门口下石阶,“你先说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我叫月璃,我爹是月和仙君,这两位是清风明月。”

“噢~~原来你就是杉萝和月和仙君的孩子啊。”

“对啊,那你现在可以和我走了吧?”

“还不行,你得说我妹妹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知道这些神仙想搞什么鬼,现在正值敏.感期间,他要是去见了神仙,肯定会被父王骂死的。

“算了,你不跟我来你一定会后悔的,到时候可别怪我们做神仙的过于无情。”月璃见他无意跟自己走,也不打算继续劝他了,走的比他还要快。

白彦亭因为她的话弄得心痒痒的,算了算了,就偷偷去一趟吧。真是的,这个小丫头片子真是跟她娘一样聪明得让人讨厌,小小年纪还懂得用这招来*他就范。

……

吴夲师徒得到月和的急召,立马赶回来。来到他给的地址,谁知师徒俩一回来就在客厅里看到了王母娘娘,皆一脸的懵*,什么情况?纷纷跪了下来行大礼,“参见王母娘娘。”

月和可没事先告诉他们王母娘娘也在这里啊,特别是左青,心里就跟打了鼓似的很不安。

“嗯,进去吧。”金灵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让他们先进去忙吧。

“是。”

二人一前一后的进来,看到月和就站在床边,又看到**躺着个人,正想出口的话直接卡在脖子上了,吴夲下意识上前察看,左青则趁机询问,“月和,她是?”

“杉萝。”

“杉萝??”左青不敢相信了,没想到再见时,她居然又是满身伤痕。只是这次模样变了很多,也对,从南天门跳下去怎么可能还维持着原来的模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