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68章 怒火难消

第368章 怒火难消

吴夲坐在床边替杉萝查看身上的伤,掀开手臂的衣服还有身上的衣服,数道触目惊心的鞭刑,还有这十指明显也被上过刑,又红又肿,看来要有一段时间不能自己动手吃饭了。还有这脚踝也肿了,应该是崴到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就一直这样放着,还继续行走。

月和又一次随着吴夲的视线看了一遍杉萝身上的伤口,袖袍下的双拳不由得紧握,心里的这份怒火就越烧越烈!

“还有一个,这边。”月和把杉萝安排在王母娘娘住的房间,白映雪则安排在对门,要途径客厅,每次看到王母娘娘,左青都心有余悸。

只是当师徒俩看到白映雪的伤势时,惊呆了,俩个姑娘一个伤的比一个还要重。

“这位又是?”

“蛇王白虹的千金白映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暂时还不清楚,是王母娘娘把她们给救出来的。”

师徒俩皆一惊,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王母娘娘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吴夲坐在床边查看白映雪身上的伤口,伤口已经有段时间了,双眼被挖,双耳被割,舌.头也没了,情况相对于杉萝来说比较严重,有可能此生都要这样残废下去了。

“白映雪的伤有办法治好吗?”

“得去那位前辈了,就是帮青儿治好手臂的那位前辈,由他来的话,就有可能了。”没把握做好的事,吴夲还真不敢轻易承诺,好在不是没希望,“那位前辈有一门技能,做手臂,做肉身,那肯定也能做眼睛和耳朵这些的,找他没问题的,唐天姿还记得吗?玉帝也是找他帮忙做具一模一样的肉身出来,只是想找他帮忙不容易,得有心理准备才行,太能刁难人了,就连我这个老朋友都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他同意帮青儿做只手臂来。”

“那可以找玉帝帮忙吗?”

“他脾气怪得很,连玉帝的面子都不给,玉帝也是帮他办了件事,才答应给唐天姿重塑真身的。”

“是什么?”

“我跟你一样好奇,可是他不愿意透露。”

紧接着,吴夲变出笔墨纸砚来写下一些材料让左青去准备,左青出去时途径客厅,看到王母娘娘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朝她弯了弯腰后,迈开步伐跑了出去。

几乎把城内的医馆都跑遍了才凑齐吴夲想要的药材,又买了些器具回来煎药,捣药,忙的不亦乐乎。后面又跟月和背着箩筐到附近的山里去采药。他需要什么药材,都哪里才有,这些他心里都有数,这是成为医神最基本的。

于是,这座小屋子一下子就只剩下她和王母娘娘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左青只能尽量集中精神,不去想其他的。

谁知王母娘娘竟然出现在她面前,心跳瞬间慢了半拍,嚯的站起身来。

“别紧张,我只是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王母娘娘,您是千金之躯,这些粗活还是我来做吧。”

“里屋那两个丫头急着需要治疗,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嘛?”

那好吧,左青只能捡些简单的给她做。

那边月璃又把白彦亭给带来了,看到王母娘娘和左青姐姐在一块儿,不由得一怔,“王母娘娘,左青姐姐。”

白彦亭一听到王母娘娘这四个字,立马往后一站立马进入战斗状态之中,果然是有陷阱在等他对不对!!王母娘娘头也不回地冷哼一句,“年轻人,你不是我的对手的。”

“是啊,还不把这破玩意儿收起来。”月璃附和一句道。

“那你们把我找来到底有什么事?”白彦亭没好气的说着。

“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月璃说着,便让清风明月赶紧帮忙做事。

她则带白彦亭进屋去。下一秒,就听到白彦亭凄惨的哀嚎声,“妹妹!!!是谁,到底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白彦亭几乎是跪在床边,双手颤.抖着抚.摸着他的妹妹。

“自然是你的妹夫,万珏。”

“你胡说,万珏那么爱我妹妹,怎么可能会对她下此毒手。”白彦亭说着,猛地转身横眉怒目,“是不是你们这群臭神仙干的!!”

月璃明显被他的杀气给吓到了,正好月和回来了,看到这一幕,一掌将白彦亭给打飞了出去,月璃赶紧跑到她爹身后躲着,月和让她出去跟他们呆着,那里有王母娘娘在。

待月璃出去之后,月和脸上温和的表情瞬间就消失了,转而覆盖上一层冰霜似的,揪着白彦亭的衣领强行拖到杉萝的房间里,直接把他扔到床边让他睁大眼睛看看清楚,“不管你信不信,你妹妹和小萝都是惨遭万珏的毒手。”

白彦亭直接跌坐在地,觉得眼眶一紧,有种要流泪的冲动。抬起眼,咬着牙,愤恨道,“我去把他碎尸万段!”

月和直接用红绳把他给捆住,怎么可能让他就这样去了,万珏是蛟龙,他去了只有被撕碎的下场,甭说给他妹妹报仇了,“你冷静点。”

“他把我妹妹害成这个样子,我怎么冷静。”

“你这样只会白白牺牲,你们蛇妖一族还需要你,你妹妹还需要你,我们也需要你的帮忙。”月和好声好气地劝着,倒是吴夲进来威胁他,“如果你不好好听话,那你把你妹妹带回去,我是不会给她医治的。”

白彦亭见到吴夲一脸的茫然,压根就不认得他是谁。

“保生大帝,吴夲。”吴夲拱手自我介绍。

那就是医神了!!白彦亭直接跪下来,求他一定要救救他的妹妹,做牛做马他都愿意。

“做牛做马就不用了,只要假装对这件事不知情就行了,因为你们蛇妖一族不是蛟龙一族的对手,仙界不想徒增伤亡。”

白彦亭还是冷静下来了,他们怎么说怎么来。于是,他假装对此事不知情,回到白虹山庄,看到万珏正坐着和他的父亲一边喝酒一边有说有笑着,没想到万珏却亲自登门拜访了,他都还没找上他呢!!他居然来了!!压抑住的怒气一下子就冉冉上升了。袖子下的双拳紧握着,发出咯咯咯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