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70章 她恨他

第370章 她恨他

后面玉帝就把王母给带回天庭去,接下来妖界那边会有所动作,仙界这边也得做出应对方案才行。

左青看到王母走了,暗暗地松了口气,不然她在的时候自己总是神经紧绷,就怕乱了手脚,越忙越乱,让她觉得烦就不好了。这辈子的心愿就是王母娘娘能够接受她,能够嫁给自己的师父了。

虽然吴夲和月和都没有家人,可王母娘娘对她和杉萝来说就是一个婆婆级别的身份了,哎。

……

闇云宫。

姬白芷已经代掌闇云宫了,她代掌一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前面发生过两次,每次的时间都非常的久,这次就不知道会有多久了,所以大家都没有任何意义。妖界中有一半人员同意让她代掌妖界一切事物,成为第二个姬白卉来带领妖界和仙界对抗。

但也有一半人员想要和平,不想要硝烟。

这个问题万珏已经想到了应对的方法了。

蛟龙一族天生就自带着强大的邪气,他不介意把这些邪气都分给他们一些。

所以接连一个月的三更半夜里,妖界各处总是会弥漫着一股黑气,这股黑气是由蛟龙一族的邪气炼化而成的黑气,被妖怪们吸入体内,一旦吸入这股黑气,恶妖就会变成更邪恶,好妖则会变成恶妖。

这样一来就不会再有人想要什么和平共处的观念了。

一个月下来,原本环境优美,空气新鲜的妖界已然不存在了。现在,妖界的上空厚厚的云层一直都散不去,一缕缕阳光勉为其难的透过云层斜斜地照射下来,然没有什么用!而地面上到处都是黑气缭绕,每个妖怪周身都自带黑气,就连小孩的目光都不再清澈而变得浑浊了。

妖界内的一花一木更是被黑气的影响而寸草不生,一棵棵大树都枯萎了,只剩下干秃秃的树身再也长不出绿叶。

现在的妖界如同地狱一般可怖。

姬白芷也被邪恶化了,因为她内心深处本就有着一丝邪恶,只不过现在这股邪恶越变越大,慢慢地就占据了她的心。不过其他三大王的领域都没受到什么影响,他们的领域都离闇云宫较远,所以没有波及到他们。

但也观察到离闇云宫越近黑气就越重,整个妖界几乎被包围住了。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心里开始有些顾虑了。虽然姬白卉和君陶在位时,对爱情有所憧憬,可他们母子俩至少不会对自己的子民做出这样的事来。

这样一来,以后妖界就连点好评都没有了,变成了道士们喊打喊杀的目标,仙界眼里无法容下的一粒沙子了。

千百年来的友好相处,算是毁于一旦了。

……

这边杉萝身上的伤也在左青师徒俩的医治下好得差不多了,已经可以下来走动了。虽然一个月过去了,她却极少和月和交谈过,倒是和其他人聊得挺开心的,月和也理解她的行为。

至于妖界的情况,白彦亭都会抽空来给他们汇报一下,已经不容乐观了,整个妖界几乎被邪恶化了,这样一来就不是仙界、妖界的事,人界必定也会跟着遭殃。

人界在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也发生过数十起的案件,都是关于妖怪吸取阳气的案件。

是姬白芷允许他们用这样的手段来增强自己的功力的,对此妖怪们是感激不尽的,这样的方法是最捷径的。

这样一来,白彦亭就更不应该把白映雪的事告诉他父王了,按照现在的形式,蛇妖一族若在这个时候背叛妖界的话,肯定会被拿来杀鸡儆猴给其他二大王看的。

他可不想妹妹发生这样的事,又要遭遇灭族之灾的痛苦。

杉萝见自己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便向吴夲询问那位帮左青做手臂的前辈住在哪里,她打算带白映雪去一趟。

“不行,我不答应。”月和果断拒绝,这样一来,吴夲也不好回答她的问题了,因为他是月和的好朋友,而且也知道他的顾虑,杉萝现在就是一个凡人之躯,一个人带白映雪去的话,遇到妖怪绝对逃不过的。

只要白映雪一露面,必遭万珏的杀手,反正他那边已经有了一个假的白映雪,就不需要真的白映雪了,真的白映雪继续留着只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我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现在我们还有事要做,如果你们走了,就没办法护你们周全了,留下来比较好。”

“是啊小萝,留下来吧,前辈会一直在那里不会走的。”左青也帮忙劝着她。

“可我不想留在这里。”杉萝心意已决,“我会找凤生和兰心帮忙的。”

“也不可以。”

“你凭什么不答应?”杉萝有些气,反驳了他一句,“我不是那个杉萝,更不是你的徒弟,我就是我,我想要做什么你都无权干涉,就算是死也不关你的事。”

虽然白映雪看不见也听不见,但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了。

月和欲言又止,把想要说的话重新吞回去,换了句道,“你想去不是不可以,把这个戴上。”说着,把无定飞环放在桌子上,起身走人。

吴夲跟上去。

左青觉得她这样说就有些过分了,月和只是在担心她的安危罢了,月璃站在一旁也是不敢说话,心里有些难过。

凤生和兰心愿意护送她们俩人一起去,白彦亭就不方便跟着一起去了,所以一直拜托他们要保护好他的妹妹。不用他说,凤生和兰心都会这么做,毕竟白映雪是因为他们的事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当时看到她这个样子时,心里别提有多么内疚了。

现在就算牺牲他们的性命,也会护她周全的。

吴夲陪着月和一起喝酒,喝酒的同时还不忘安慰他一番,“杉萝只是知道她前世的事有小情绪罢了,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也别忘心里去。”

这些都是小萝对他的恨意,是他自己活该。所以她宁愿冒着风险离开,也不愿意留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