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98章 姻缘登记处

第398章 姻缘登记处

自从杉萝嫁给月和仙君之后,凡间就多了一家姻缘登记处,开这家店的正是杉萝本人。主要为天下有情.人服务,带着心爱的人过来这里领个结婚证呗,赠情侣画像一幅,出自月老手笔,自然不是免费的!

开门的第一天,他们迎来了第一对有情.人:侯子华和樊君荔。

话说,好久不见了呐,一坐下就开始聊起来,事情都有月和父女俩做,清风明月依然在月楼忙碌。

他们的事她还记得,当年废道事件太轰动了想不记得都难啊,身为道教弟子的樊君荔身份被街坊邻居给出卖了,以至于赵、樊两家被朝廷包围,激战之中,赵元朗也因此牺牲了。

此后樊君荔便一心向仙道,可侯子华却开始陪伴在她身侧,陪她度过最伤心、最难过的日子。

所以她觉得有些无语的问道:“这算什么啊?同情我?怜悯我?如果是的话,我不需要。”赵元朗的牺牲对樊君荔造成了特别大的打击,试图专心眼前的仙道来转移伤痛。

所以很不爽这个时候侯子华又跑到她面前晃来晃去,叫她有些分心,可是她不会再爱他的,当初已经爱过了,甚至被抛弃才得以遇到元朗,现在元朗没了,他又要献殷勤。

就算樊君荔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侯子华还是没有就此作罢,而且他也不是单单想挽回她的心,更重要的是不想看到她只身一人,无人作伴!

后来,还是段生让她见了次师赵元朗的魂魄之后,她就没再那么伤心,反而开心的过足每一天,因为这正是师姐夫所希望的!!而且赵元朗还希望,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侯子华能代替他照顾樊君荔。

樊君荔和侯子华分手那段时间,她正处于消极的状态。后来樊君荔回家来,他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不是那个霸道、刁蛮任性的樊君荔了。

从而也知道了她失恋的事,便想尽一切办法来逗她开心,但她不需要有人来逗她开心,而需要有人陪她喝酒,这个人自然是他了。

她大碗,他杯子。

她喝醉了之后,就负责把她背回去。

每次都是如此,随叫随到。默默地听着她发牢骚,时而说那个叫侯子华的男人如何如何好,时而又说那个男人怎么怎么差劲。所以他们的事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即使成亲之后,也从侯子华的眼中看到后悔之意,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努力地去疼爱她,不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至于鼓起勇气向她表明心意,也是因为他喝醉了,强吻了她顺便表明了心意。

虽然不知道她当时答应嫁给自己时,是真心的还是故意做给某人看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她余情未了,不代表以后她也会这样,因为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心。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所以他死后,得以再见樊君荔时非常开心,他没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她是仙、他是凡人,总有一天要经历生老病死,庆幸是在这一天,也遗憾是在这一天。

庆幸的是她没有机会看到自己慢慢老去。

遗憾的是不能再继续陪她走下去。

所以他当机立断的让侯子华代替他陪她走下去,也让她不要太过伤心,要不然他不放心离开。

所以今天他们作为第一对有情.人来到这个姻缘登记处来登记。

经过她和月和的事情之后,天条律例已经稍作改变了,天下有情.人,不管是人仙恋也好,人妖恋或仙妖恋也罢,都有一次谈恋爱的机会。 倘若不想受到月老的打击和阻扰就必须到姻缘登记处那登记,当然条件也得满足,看姻缘!

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一对有情.人的感情破裂了,再找到意中人什么的,就得按照原先的天规来了。

因为稍作改变的天规只为了像月和、杉萝,左青、吴夲他们那样的有情.人而设立的,而不是让有些人来玩来滥情的,而且分手费特别的高!

月璃在一旁磨墨,月和提笔作画,面前樊君荔和侯子华并肩坐在一起,面带幸福的笑意,十指相扣着,叫杉萝不禁捧起笑靥如花的脸颊。

看到月和快画完了,她也坐下来想想该在这张空白的纸上写点什么内容好呢?

有了!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此证。

送走他们之后,杉萝便挽起袖子进去做饭,忘记说了,这里曾经也是一个月老庙,只不过被拆了重建民居,现在她又给买回来重建个月老庙,唯一不一样的事,旁边没有土地庙和阎王庙了。

“娘,您为什么会选这么偏僻的地方啊?”月璃进厨房帮忙,虽然什么忙都帮不上,但可以陪聊啊!

“因为这个地方有太多娘和你爹的回忆了,这个地方的前身叫做石井镇,很久以前也是个月老庙,娘当时的红绳被你的臭爹给牵给王家老爷做小妾,还好娘亲奋抗到底,那叫一个宁死不屈啊,直接选择跳崖自尽了,你爹和阎王爷没有办法打个商量就还娘自由身,还阳之后娘有家回不得,又没有地方去,就只好到月老庙来借住几天,然后就走上了修道成仙这条不归路!!还不都是为了把你爹给追到手!”

这些事她都有听她爹和清风明月提起过,只不过他们都是以自身的角度来诉说这个故事,所以听起来也有不同的乐趣。 一边认真的听讲一边佩服娘的勇气啊!!

“那个时候娘要是选择认命,就没有你了。”杉萝一边切菜一边感叹着,不过说实在这个中奖率实在是太高了。这边一个这么大,她肚子里又有了一个!!想到这里,略有不爽地拿着刀冲出去质问道:“月和,你平日里和送子娘娘那边的关系处理得不错啊!没少送礼吧?”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月和想到这里,双眼一眯,把视线往她平平的肚子上转移。

“哼!”杉萝扭头进厨房去切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