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99章 生死相随

第399章 生死相随(番外)

姻缘登记处迎来了第二位,只不过对方是独自一个人前来的,白映雪的哥哥白彦亭。

之前在离开无情谷的时候,白映雪就已经亲手将她的旧躯体交给白彦亭,让他配合她的时间将她的身体安葬在白虹山庄,那个躯体她已经不会再要了,他日若牺牲,也可以有个安息之地,不会暴尸荒野。

“妹妹,不要冲动,有什么事我们大家一起面对行不行?你别把这件事往自己身上揽,你还有我,还有父王啊。”白彦亭略显激动地抓住她的肩膀,这个时候她就已经有死的觉悟了。

“哥哥,别这样,如果不是小萝救了我,我早已经死去,如今还能够苟活着,还能够重见天日。可你们不一样,没有经历过那些事,心中不会仍有余悸,不会害怕,不会午夜梦回,你还有大好的前程要走,以后得继承父王的位置,所以你不能有什么闪失!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也要为了我,为了父王,为了我们蛇妖一族不会就此灭亡,所以这件事由我自己一个人完成,哥哥你千万不要插手,也不要让父王知道这件事,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妹妹我也不活了。”

“可你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既然正面不是对手,那就来暗的。”

白彦亭还想说什么时,被杉萝给阻止了,“白大哥,能劝的我已经劝过小雪了,可是她心意已决,任谁也无法动摇她的决定,你放心吧,我会陪着她的。”

后来白彦亭走了,带着白映雪的旧躯体走了,让他们当做自己已经死了,到时候最好把这个消息都散播出去。

于是二人离开无情谷之后,便到妖界的京良楼组成一个组合,名声瞬间打响起来,这里的鹿掌柜很不幸的成为她们第一个受害者。

好在从师父那儿学到了一些本事,否则还真不知道要用什么法子来打扮万珏了!!

俩个人在短短时间把妖界一些有头有脸,能够带兵上战场的头头都勾.引到的房间一番残害,下手还真是一点都不心慈手软。

直到后面的时候,果然找到了一个能够见到万珏的人,下手之后,把人都变成自己人,然后向身在闇云宫的万珏引见她。自从万珏和姬白芷合作之后,他就入住闇云宫,这才一来才能够象征着他在妖界位高权重的身份。

当万珏第一次见到雪尼时,有那么一瞬间把人给认成了自己的妻子白映雪,就连名字都有个雪字,好巧。

所以他就让人留下来,再听她唱完一首别有风味,从未听过的曲子后,就断定她并不是白映雪。

数日的朝夕相处,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女人,人不但长得漂亮,歌唱得好,舞蹈也跳得好,最重要的是:懂事。

每次和他聊天都不会聊到忌讳的地方,总是聊些她的趣事,也不会到处去走,只会在自己的院子里散散步,写写字,作作画,就像是被他圈养的宠物一样,于是让他成功的放下警惕心了。

可不管她怎么把自己伪装成另外一个人,万珏还是识破了她就是白映雪本人,因为人有一些习惯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刻意的去隐藏也会有露出破绽的一天,也就是人前人后的事情。

他也是无意间看到的,那是白映雪以前经常做的事,会让下人准备一壶烧开的水和一壶放凉的水。所以她喝水的时候,每次都会半杯热水,半杯凉水。

得知这个真相之后,万珏便起了杀她的心,因为他不可能等着人家来杀自己。于是就把人给带到闇云宫外面去玩,其实也是找机会把她给解决了,没想到不容他下手,她就中了箭,在她中箭的那一刻看自己的眼神许是心痛,心瞬间就慌了,说什么也不想让她死,并让姬白芷全力以赴将她救醒。

姬白芷不止一次提醒过他,可他完全听不下去,不过有两件倒是听下去了,一件是去京良楼把她的好姐妹接过来,一件则是去白虹山庄一趟,亲眼看到里面装有白映雪身体的棺柩。

身体他已经亲自验证过了,不会有假,白映雪真的已经死了嘛?!!

所以他第一次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疑心太重了,只凭那一个特征就认定人家是同一个人,才害得她受了伤!!内疚也因此袭上心头,所以回去的时候站在屋外听到俩姐妹之间的对话,他选择了相信,可也矛盾的去找人监视她们的一举一动,没有什么动静后又相信了。

这一天,她们姐妹俩离别的时候哭得那样伤心,他也于心不忍,有想要放她走的冲动,可还是忍住了,就算自己放她离开,她也未必会离开吧。因为她以不一样的身份、不一样的容貌来到他身边无非就是报仇!

可就算知道这一切,他的心里还是风平浪静,一点波澜都没有。或许他以前没有那么爱白映雪,可非常非常爱现在的她,非常的不一样,一举一动都能够牵动自己的心。

她说到高兴之处就会笑得那样的灿烂,自己的嘴角也会跟着上扬,她和姐妹分别,哭得那样伤心,自己也会跟着难过。

真想问问她在他身边呆的这些日子,有没有那么一刻是付出真心的,而不是为了向他报仇刻意委屈成全的?不过这些问题不用问都在最后那一刻等到了答案。

其实那个毒他可以施法逼出来的,蛟龙的强悍在于拥有强硬不摧的身体,这一点不仅仅只有体外,体内亦是如此。所以当时发现自己中毒时,只要尽早逼出来,就没什么事了,可是看到她自己也中了毒之后才知道她这是要跟他一块儿走,而不是杀了自己再自己一个人离开这个地方,真是个傻女人。

看到她疼的样子,坡有不舍,恨不得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些痛苦,所以他放弃逼毒的这个机会,选择和她一起去了,俩个人相拥而死,挺好的,紧紧地抱着她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