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8章 第一桶金

第八章 第一桶金

中药店在盐都数量不多,而且生意并不好。

这个年代信中医的不多,能吃下中药的更少。药味实在难受,除了苦之外,闻着也不舒服。西药好多了,基本都是无味的。不过副作用什么的就只能不管了。

人参。

中国经常用到,但却是比较贵重的药物。

许多人说越老的功效越好,上百年的参,甚至有续命的作用。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至于真假谁知道呢!

人参的鉴定多数是根据医师的眼力和经验来判断。

当然用科学方法测定的也不少。不过用这种方法测定的人会信中医吗?不会吧!这些人多数都是炒作的商家,有了研究机构的证明,他们都竹杠才敲得响。

曹方卓已经去了几个中药店,都被赶出来了。这里本来就不产参,加之他穿是在是不敢恭维,手里又捧着一只小猫。

盐都的中药店就只剩下一家,再不行就只能去蜀都了,他心里暗想。

这家药店很小。

一张病床,一个高大的中药柜,药材也不会少。另外就是一张桌子,桌上还有一部电话机,几张凳子,真是简陋到了极点。

桌子前坐着一个面色红润,头发,胡须都已经斑白的老者。一件白大褂,精神抖擞的端坐,眼光敏锐的打量着进出的人。

曹方卓一看,就认为这个店没有买参的可能。

老先生的医术不好说,但这做生意的态度真的很冷淡。难怪店面这么小,没有关门大吉就算是好的了。不过,既然来了,当然要问问情况了。

“老先生,请问你们这里收人参吗?”曹方卓用这的话已经问了十几次了。别人多数以为他捣乱,有些店家又用穿着打扮来衡量人,所以他就被赶出来了。

老人在曹方卓进门的时候,就已经仔细的打量了他。

都说,人老成精,这个老人就是其中一个。

老者看曹方卓的穿着打扮,心想:穿得跟要饭的似的,眼神却坚定无比。看人的时候,虽没有咄咄逼人,却透着淡然,明显是俯视别人的姿态。手里那只猫,怎么感觉很有威势的样子。这个家伙不会来整人的吧。

也是这个道理,当今社会那个不把自己弄得光鲜亮丽。曹方卓这个家伙气场又强,穿成这样,不是整人是做什么?许多有点背景的人无聊时,就会这样去取乐。

年轻人基本都会看走眼,比如前面的几家店。结果若是他们知道,曹方卓推销的是百年人参,肯定会后悔莫及的。

曹方卓知道老者的想法的话,会鄙视的说道:不是哥故意穿这么破,是哥根本没有考虑过穿着的事。

老者略作思考,然后淡淡的说:“要看是什么参?野参,一年以上的都要。种的参五年以上的也可以。小伙子,你安心要卖的话,可以拿出来看看。老头子我不耍心机,就货论货。”

其实,也告诉他,就事论事,不要耍心眼。

在家里,曹方卓就已有准备。按照风俗,拿红线捆着人参,用红布包着。这样做的原因,是据说人参都有灵性,自己会跑,必须得用红线才能困住它。

曹方卓把虎仔挪动到左手,用右手从怀里掏出人参,轻轻地放到桌子上。小家伙居然任由摆布,一动不动的趴着。

老者打开红布后,一脸诧异。抬头看着曹方卓,说道:“小伙子,本地不产参吧???”

老者不是质疑人参有假,而是在奇怪。这人参看样子,明显是才挖出来不久的。本地不产参,更不可能有这样一根上百年的参,更难得的是——这是野参。就算是东北这东西也很少,怎么这盐都会有这东西呢。

“老先生好眼力。前几天,在长白山旅游时迷路了。到处乱走,结果发现这棵参。人生地不熟的,没敢张扬,也没敢在东北卖,拿回老家来看看。”曹方卓连忙解释下原因。这种借口,有迷惑性,因为有这种可能,所以容易让人相信。

老者心想:听你吹,旅游能到的地方,都是别人试过,基本上安全的地方。那些地方的好东西,早就挖光了,还有你去的机会。

“呵呵,不管你是怎么得到的?都是本事啊!我仔细看看。”说完,就把参拿起来,认真的端详,没有放过一个角落。并且用鼻子嗅了嗅,用手指压了压参身。对曹方卓说:“本店经手的各类药材不计其数。可是你这参,真买不起。”

“我想旅游用几千块,这根参能卖上几万就赚了。你老怎么说买不起呢?”曹方卓以为老者不想要,所以就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小兄弟说笑了,这参卖几万??本店砸锅卖铁都会买,可是人要讲诚信啊。想买这参,低于一百万是不可能。我张明武用几万买下你这棵参,以后谁还敢,来我这个百年老店啊。”张明武知道,百年人参是吊命用的。有钱人多的是,为了活久点,他们才不会在意百八十万的。

曹方卓一愣。好家伙,这么一个小店居然是百年老店,怎么没人呢。

他却不知道,这些老店和古董店一样,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一般小病在哪儿不是看,小病找专家,专家忙得过来吗?有大的疾病,就会来找这些老字号。不过,别看医院很多人,重病不是太多。许多人是被医生忽悠得住院的。

张明武的医术不错,有什么病基本几个疗程就搞定了。病人自然就少了,加之这老先生爱静,平时没事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曹方卓说:“这参原来这么值钱啊!怎么办呢,我又不认识那些富翁,总不能见一个人就去推销吧!”

老人说:“听说,刘百万回来了,他们这些有钱人最喜欢收藏这个。比我们当医生的都更有兴趣。要不我帮你们牵下线。”

“好!”曹方卓认为卖给谁都是卖。

刘百万在盐都是相当的著名。

九十年代初的百万富翁,据说现在有十几亿的身价。在盐都的富豪排行中,当数第一位。

见曹方卓同意后,张明武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很快对面就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老张,你给我打电话,这可是新鲜事啊!”

“老刘,我不给你废话了。告诉你,我这儿有棵百年老参,有兴趣没有?”

“老张,真的吗?这个东西在哪里?”刘百万的声音变得急促了。

有人觉得奇怪,刘百万怎么会这么失态。其实不然!!这么多年被发现的百年人参只有个位数,而刘百万年看似身价不菲,其实中国比他有钱的人,少说也已上万。他能得到百年人参的机会并不多,难怪他的心情那么急切。

“当然在我店里了。你快点来吧!”

刘百万说:“好,马上。”

没等多久,刘百万就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秘书,两个保镖。

一身笔挺的范思哲工作装,一头板寸短发,铮亮的黑色皮鞋。系着一条非常相配的领带,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稳重。

两个保镖站在门口,秘书跟在刘百万身后。

进到店里,刘百万微笑着打量曹方卓两人,然后使用右手和张明武握了下,问道:“老张,那东西在哪儿,给看一下吧!”

“老刘,急什么?这位年轻人就是卖家,你们两人慢慢谈。”张明华请刘百万和秘书坐下,然后引荐曹方卓。

刘百万知道曹方卓是卖家,当然要打个招呼。他这人一直都是以精明出名的,做起事来中规中矩。

“你好!我叫刘明华。请问你怎么称呼?”先做个介绍,然后再谈其他,这是刘百万一贯的宗旨。

“我叫曹方卓,你叫我小曹就好了。”曹方卓随意的说,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称呼他。

张明武看来一直很神密的家伙,终于说出了名字。这个家伙不简单!!刚才说到钱,都是几百万的事,他却风轻云淡的样子。

曹方卓把桌上的参来,推向刘百万,然后说道:“刘董,你先鉴定下。”

经过一番鉴定,刘百万又和张明华交流了许久。

刘百万对曹方卓说:“曹先生,对于人参这方面我不熟悉。但老张这个人,在盐都也是个名人,并且是这方面的行家。老张说是值500万,你表个态吧!”

曹方卓这个人不是贪便宜的人,这参也就值这个价,不过拍卖的话至少要八百万甚至上千万。

“刘董!张老爷子说的价算得上参的真实价格,我们就按老爷子的价500万。你把钱转到工行卡上就行。卡号:61025xxxxxxxxxx5702。”

张明武最火了,好心牵个线,这下到好。卖家、买家都用他的价来说事,这件事儿,真和自己脱不了干系了。

刘百万转身对秘书说:“小吴,转500万到他说的帐号。”

秘书点点头,打开电脑,开始转帐,很快就把帐转好了。

“曹先生,你核对下账目,看有没有问题。”

“好的!”曹方卓进工行的网站查询了下帐号余额。

¥5000000.24。自己都不好意了。除了转帐的500万,自己卡上原来的钱就只剩无法取出的二毛四。穷啊!!

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帐都转好了,有钱真的好办事。

桌子上的参,被轻轻的推到刘百万的面前。

“刘董,这参你收好。我就先撤了。张老爷子,多多叨扰,以后有空再来看你老。”

“小兄弟慢走,随时欢迎你来耍。”张明武说。

刘百万说道:“曹先生慢走!”

曹方卓和刘百万几个告别,直奔家中而去。他才不管,刘百万等人是否会跟踪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