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9章 相亲之旅

第九章 相亲之旅

出了张家老店。

曹方卓想到自己那个二手货手机,已停机近一年了。说不定已经坏了,干脆换一个!

于是曹方卓就先到银行取了几千块钱,然后在街上找起手机店来。

说起来就伤心!!!

这些买手机的店铺,不知道赚了多少钱。经常换门面、搞装修,让人很难找到一个稳定的店铺。曹方卓恶意的想到,一定是怕人家找他的麻烦。若是没赚昧心钱,至于这样吗?

一年的时间都不到,以前的手机店基本上都不在了。

大热天的带着虎仔。曹方卓要不是一个修真者,还真受不了。

他很快发现一家手机专卖店。整个店也就一间门面,整体装修成蓝色,玻璃大门上印着移动的标志。

推开玻璃门,走进店内四处打量一下,店中的手机品牌和款式不是很多。曹方卓买手机只是为了方便与家人联系而已,其它方面没有什么要求。

在一个柜台前仔细的打量着里面的手机,这时旁边的服务员立马站起来热情的介绍。曹方卓也没好意思打断别人讲话,就在那里假意的听着。心里盘算着自己的要求,颜色不能太艳丽,功能不用太多,信号要好。

这时,发现柜台里的一款诺基亚的手机很合心意。黑色机身,侧面有一圈金色条纹,感觉庄重。

就问服务员。“这诺基亚多少钱?”

“嗯!680!这款”

听到价格后,曹方卓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买了,功能就不用介绍了。你们这里能办手机卡吗?”

服务员不介意被打断讲话,只要能卖出手机,得到提成,谁愿意多说呢。知道对方还要办手机卡,他更高兴了,自己又可以加点工资了。

“当然能办手机卡了,不知道你想办理那一种手机卡呢?需要我给您介绍吗?”

“不用了,就办一张全球通吧!”曹方卓说道,毕竟全球通的信号还是非常不错的。

“请问,您是用自己身份证,还是随意号码。”

“随意号码吧!另外再充一百的话费。”他这个人很懒,平时不怎么出门,先把话费充够。这两百块话费,别人就一两个月的事。曹方卓却能够使用一年多,真是宅男中的极品。

很快手机办好了,曹方卓一看都快中午了。刚得了几百万,也该弄几道菜犒劳下自己。

跑到市场里买了点菜。

麻辣泥鳅、泡椒凤爪都称点。买瓶五粮春,一支干红,一瓶饮料。用几个塑料袋装着,然后用手拎着。

这虎仔就是麻烦,一定要在手上,让它在后面跟着都不行。想想也是,虎仔眼睛都没睁,哪有在后面跑的本事。小家伙对汽车的喇叭声一点不在乎,就打着哈欠趴在他手上。

曹方卓一开门就闻到菜香味,速度还是慢了。龚秀已经把饭菜做好了,看来他买的菜要晚上做了。

“妈,这么早就把饭煮好了!”曹方卓把手提袋中的蔬菜和凉菜都带进厨房。看到龚秀已经做好饭菜,关了天然气,正在擦拭灶头。

“不做好,等你做。你做的菜,哪个吃得下去?”龚秀头也不抬,调侃着儿子,继续做自己的事。要知道曹方卓的菜只能叫熟,根本就没有味道。这不怪曹方卓,从小到大都是父母把饭做好。他进厨房的时间本来就少,加之天赋平庸,能煮熟就不错了。

曹方卓厚颜无耻的说:“呵呵,我这技术虽然不过关,态度还是积极的嘛。”

“二娃!你把手里的猫放下来好不好?一天到晚抱在手上,你不累啊。今天买这么多菜做什么?难道有朋友要来,是不是女的?”

龚秀原本奇怪儿子怎么还没出去,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儿子正把黄瓜什么的放在菜架子上,又从包里拿出几个凉菜,惊讶的得很。,发出一连串的问话。这个年龄的老人话就是很多。

“不是得!”曹方卓故意停了一下,想引起母亲的好奇。见没有效果,就接着说:“今天发财了,特意庆祝一下。”

龚秀用手,摸了下曹方卓的额头,说:“没发烧啊,说什么梦话。发财,不要说捡到10块钱就叫发财,现在不是80年代了。没有个一百万就说有钱,人家会鄙视你的。”

这是有典故的,前年搬走的小黑,有次下楼里捡到10块钱,就高喊发财了。后来邻居都用捡10块钱就叫发财,来嘲笑这种事。

“妈,我给你讲,这次回来带了棵人参,百年的老野参。你猜!卖了多少钱?”

“编!继续编!你这次去的是南方,你挖到人参。你当我傻瓜啊!还百年老野参。一百多年都没人发现,你一去,人参就跑出来。‘快抓我吧,我是人参娃娃。’”龚秀不紧不慢的一条条理由反驳着儿子,最后反串了一把人参娃娃。

曹方卓心中暗想:无语了,没想到老妈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都是教师这个职业害的,居然用上了拟人手法。

不过,还是要给母亲一个解释。“真的,是那个吴大伯给的。不知道是他们哪里采的,现在他们都老了,又没有子女就送给我了。”

“那这百年的参还不卖个几万啊!”看到儿子再次强调人参的事,龚秀有点相信了。她是很相信儿子的,只要是稍微靠谱的事,她永远站在儿子一边。

曹方卓终于逮到显摆的机会了。

夸张的说道:“几万?!让你看一下。别看普通的人参就几百千吧块钱。上了年头的参是用百万作单位的。”

龚秀一听,百万作单位,立马感觉血压升高,心跳加快。

“我先晕会,几百万??我要工作多少年呢!?一年四万,十年四十万,一百万就要二十五年吧?”

看着母亲激动的样子幸好没有说出具体的数目,看来要主动往低说。小老百姓没见过那么钱,有时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也会让人受伤的。

比如,楼上的邻居打牌,胡了个杠上花的卡二条,一盘赢三十二块。一激动,突发脑溢血,用了三万。真是得不偿失啊!

从橱柜里拿出几个盘子,把买回来的几个凉菜腾出来。然后把作料这么好,搅拌均匀。

酒杯摆好。

干红和饮料冲着喝,也不知道那个最先这么做。现在盐都很流行这种方法,说什么是鸡尾酒。

瓶装的白酒是曹天友喝的。曹方卓对酒精过敏,三十年就没喝过几次。上次居然喝一小口就住院治疗一个月。现在没人敢劝他的酒,他也生死都不愿喝那玩意。不知道为什么喝葡萄酒就没事,那里面不也含酒精吗?

曹天友下班准时回来,看到今天的餐桌,就发出疑问了。

“今天的菜怎么这么丰富呢?”

曹方卓又是一番解释:大体意思就是发财了,庆祝一下。

现在的人对于享受没有反对情绪。有些人会考虑以后,有些人根本不管。曹天友对于得到突来的横财,当然是感到高兴。不过,也没有太出格的表现,两口子一边吃,一边安排这钱的用法。

曹天友说:“先拿80万存死期,剩下的15万存活期,以备不时之需,5万做日常基金。”

曹方卓已经把一百万的钱转到了父亲的帐户上,家里的事都是父亲说了算。

虎仔只能喝奶,父母看到大猫只喝奶,可能马上就产生疑问。养老虎,可不会被家里接受,说不定要自己交出去呢。

这些天,不光虎仔依赖他,他也喜欢上了小家伙。要真的交出去,他也舍不得。

所以一吃完饭就回卧室,从戒指里取出奶粉,然后用温开水调好。小虎闻到味道,就会迅速的找到奶嘴,大口大口的吸。

小虎仔真的有灵性,在外面吃饭的时候,从来不闹着要吃的。每次喝完奶,还用爪子抹抹嘴,实足的偷食者的形象。等它喝饱了,曹方卓都会用灵气给虎仔来个全身按摩,滋养这个小家伙。

曹方卓感觉没什么事情可做,准备睡。

外面传来龚秀的喊声:“二娃,出来一下,我给你说个事。”

“哦!来了。”曹方卓立马抱着酣睡的虎仔出去。

不然老妈生气,后果很严重。哭哭泣泣的诉说当年拉扯曹方卓的艰辛,然后就是邻居中的这个如何对待父母,那个如何对待长辈。光用语言攻击,就能击败几个军团。

龚秀对他说:“今天,老彭给我说,他有个亲戚。才二十五岁的小姑娘,你去看看。约在虹雨咖啡馆,下午两点半。记得收拾得好看点,不要错过了。”

曹方卓一听,不就是相亲嘛,至于这么庄重吗?

自己刚回来几天,父母就开始张罗相亲了。这速度真不可小觑,算来自己不只一百次相亲了吧。就去看看吧,当在企鹅上聊天。

说实话,现在相亲的双方,家庭条件和自身的条件都差不多的。可是问题是有些人,平时总把自己坏的一面藏起来。让家人和朋友都觉得他(或她)不错,实际却是外表光鲜,内心早已坏透了。

不管怎么说,去还是要去了。想到可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曹方卓还是有些激动,不过不会像第一次相亲那样强烈了强烈的。

曹方卓提前了半个小时出发。这个年代车被堵在路上,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早点走,是防止迟到,不管结果如何,态度要诚恳。而且他这个人,从来不喜欢迟到。

他也没有特意的去买衣服,做头发。穿上去年买的短袖上衣,休闲长裤,踏着凉皮鞋就出门了。

好家伙!

手上放着虎仔,穿着一身地摊货,就去相亲。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个土包子。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