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0章 回归田园

第十一章 租用水库

一大早,曹天友夫妻就开始给儿子收拾行礼。

曹方卓说:“锅碗瓢盆等日常用品,就在当地买,这儿带去太麻烦了。就带点换洗的衣服和被子。”

“二娃,要节约。家里都有的东西,还现买做什么。一点都不俭省,以后怎么养活一家老小。”龚秀当时就批评他。

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做母亲的当然要为儿子的出行,考虑周全一些。她恨不得把家里的东西,都让儿子带过去。却根本没考虑到,出行时东西带多了也是的一个麻烦。

“妈!到当地买,是要花钱。可是,你想过没有?我带这么多的东西,别人不另外收车费吗?这么远,说不定多收的车费都比到当地买的钱都要多。再说了,这么多东西,我也拿不过来呀!”

曹天友知道年青人都图洒脱,走哪儿都是轻装简行。再说换新的,也要不了几个钱。

当即支持儿子,说:“算了,现在的年青人,哪个愿意大包小包的东西挂在身上。让他自己新买,等承包水库的时候,要多少钱?一起给你转帐给去。”

曹方卓心想:我手里都有三百多万,还会要你转帐?不过,不要的话怎么解释呢。算了,收吧!反正父母都是有工资,他们需要的时候再打过来。

到滇南省的汽车在八点出发,这是前天就已经打听好了的。

现在不过七点,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

被子做成方块背在后面,衣服装在布袋里一只手就提起走了。

虎仔还是在手里抱着,这家伙跟普通老虎一点都不一样。从得到它后,曹方卓到网上看过不少老虎的资料。据说,幼年的虎十分好动,一不小心就脱离虎妈妈的保护,被其他野兽干掉。这家伙像只懒猫,有事没事都在曹方卓肚皮和手之间休息。

曹方卓和父母告别后,就一人去坐车了。

他这个年龄的老男人,总不可能还让父母去送行吧!

曹方卓出了家门,在路边找了个厕所。进去把被子、衣服都收到戒指中。反正周围没有监控,地方又偏僻,不会被人看到东西突然消失。

这样赶车,就抱着虎仔,轻松多了。

郁关镇招商办的工作人员,已经把汽车从滇南省省城——春城到郁关镇的出发时间表,发给曹方卓。可川省到春城要多少时间谁也说不清,路上人多,停车次数多了,时间就慢。反之,亦然。

一路上,道路很平稳,车速较快。想想也是,这怎么说也算省道,虽然赶不上国道,但比曹方卓的家乡——盐都,也不会差多少。

曹方卓的运气还不错,几次转车都刚好合适。去郁关镇的车,一天才3趟。若是错过了,下一趟车可有得等。

等出了县城才知道,这条路一点也不好走。

路面都坑坑洼洼,车里的人时常被簸到半空。曹方卓虽然能控制身体,但那样就太特殊了,于是他也成为空中飞人的一员。其实,心情若好,可以把这当成是游乐园。

但是这酷热的天气,把汽车都快变成烤炉了。即便把客车的窗子,全部都打开了,里面依然热得发烫,真的让人难受。

加之车上多数都是农村人,个别人一点都不收拾,那股子汗味,让曹方卓差点把昨天的夜饭吐出来。

曹方卓问同行的老乡:“大叔,这车都这么抖吗?”

同行的老乡,用他那夸张的普通话说:“你们不晓得。这算好的了,下雨天才厉害。车左摇右晃,泥浆到处飞起。车轮经常被陷在泥坑里头,都开不出来。夏天到郁关镇的汽车经常被取消,就是怕车被陷住。”

“政府不管吗?”曹方卓好奇的问。

老乡憨厚的笑了笑,说:“怎么管?这条路基本每年都在修,可年年都这样。不下大力气整改成水泥路,其他的小打小闹没有用。”

“那就打水泥路啊!”曹方卓接口。

“水泥路,哪得花多少钱啊!镇上来工人、教师的工资都拖欠,哪还有钱搞这些明堂。”老乡说。

曹方卓不敢相信:“拖欠工资?不怕这些人去告他们吗?”

“呵呵,笑话。政府没钱,有什么办法。把他们撤了?”

另外的几个人,见他们说得闹热,也开始插话了。

“***,这些当官的一个个,就知道往自己包包里装钱,哪管咱百姓的死活。”

一个老年乘客劝道:“不要说了,小心把你整到进笆篓。”

这不劝还好,一劝几个人说得更玄:

“现在凡是当官的,一百个拉出去枪毙,最多有十多个是冤枉的。”

“找我们村长办事,先给两千,不然什么事都不办?”

“你说的有什么?前几年,王猛在外面杀人了,判了死缓。家里用了二十万,前天都出来了。”

曹方卓不认为自己的国家,已经到了这种坠落的地步。

心想:都什么人啊!这些人说的,若是真的话,政府是该好好整顿了。可实际上,就算贪官不少,但有几个的罪行能够枪毙。

一个镇的经济没有发展是很多因素造成的,比如:资金问题、能源问题、技术和人才等因素。能全部怪罪在政府身上,这些人自己怎么不想办法致富。最想别人给你把路铺好,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最过分的是二十万把死缓犯放出来,你以为那些狱警是白痴。就算他们要整歪的,也没有这么便宜吧!

老年人都喜欢说些道听途说的事儿,反正也无聊,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些人,明显有仇官的心理作祟。

很快就到了郁关镇。

车站就是一个二百多个平方的一个操坝。天气太热了,哪怕周围都是树木,附近也也没什么人。

车停下,曹方卓静静的下车,迅速的去找镇政府。

郁关镇政府并不大,也就四栋楼组成的一个院子。门口有个单间的门卫室,两个保安正在执勤。

曹方卓问道:“保安大哥,请问招商办在哪儿?”

“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租红云水库。”曹方卓回答道。一下把老底就交代出来了,看来还是世面见得少。

“这事要找招商办的方主任,招商办就在那栋楼的第一层,比较好找。”保安给他指了方向。

曹方卓一想:这保安哥的脾气还不错,这么热的天气,没有影响到心情。以前他可听说,多数保安会为难进出的人员。

刚要向保安告辞,转念一想,又停了下来。手里抱着虎仔,去见领导可不好。一是容易惹事,另一个是对领导不尊重。于是就低声的说:“虎仔,你先睡会儿!我等下就出来。”

说完,又开始打扰保安了,“保安大哥,提着衣物去见方主任不合适。先放你这儿行吗?”

“没事,等下记住带走就行了。”保安也好说话。

保安心里想:到咱这儿办事,放点东西很正常。再说了,提着一个包去见领导,领导很高兴,以为你送东西去。结果只是几件烂衣服,那不惹麻烦吗?

招商办里外就两间办公室。

简陋啊!

一个专门管经济的部门,居然没有像样的驻地。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镇上的经济真不怎么样。

为什么每个政府都要修建的有排场呢?不让外来的商家失望是其中一个因素,当然主要还是享乐主义影响。

里面应该是主任和副主任办公地,外面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地点。外间四张办公桌,有两张上面摆放着电脑,其他两个位置是空着的。

一个大背头的胖子在斗地主,一个眼镜兄正在浏览网页。看见有人进来,胖子的地主迅速最小化。眼镜关掉网页,一副我是好人的架势。眼镜笑了笑,问曹方卓:“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是川省的,听说这里出租水库,特地过来问下。”曹方卓没有觉得,两人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政府机构有些臃肿,这是大家都知道。这些平时没事,耍一下没什么。当然,有什么事的时候,还这样玩的话,就要另说了。

“哦,你就是曹老板啊!那天就是我和你网聊的,这事要和主任详谈。主任在里面。”

眼镜转身对里间喊道:“方主任,曹老板找您谈鱼塘的事儿。”

里间一个深厚的声音传过来。“请进!”

丫的!这屋子才多大?

外面有什么事能瞒过里面,还假装才听到,一个字——假。

还用“请”字,比君子剑老岳都假。

曹方卓走进里间,对胖乎乎的男子说:“方主任,那天在网上看到这水库外租的事。后来工作人员说要面谈才行,今天我就赶过来了。”

“曹老板,请坐。”说着。

方主任也给他做了个详细介绍,还把地图、像片等资料交给他看。

水库呈现不规则的芒果形状,整个水库的水面将1000亩。平均水深在15米左右,最深处有30多米,是一个比较大的水库了。

规划图上说明了上网去出租的原因。

一是,为展现政府机构信息化建设,二是这几十年都是政府投资修缮、养鱼,收入却不及投入的花费,政府想丢掉这个包袱。当然规划上说的是,发挥人民的聪明才智,给百姓增加一条致富之路。

在路上曹方卓了解到路途不方便,百姓外出务工也是原因之一。

“曹老板,你也看到了。这个水库,可以养10万多尾鱼,另外可以饲养家禽。周围的山地可以种植果树,只要不造成水土流失,政府是不会过问的。租金给你个实诚价60W一年,必须租满三年以上。若是一次型交足,就收150W。”